最近死刑議題的討論,
似乎沒有隨著王清峰部長的下台而終止,
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趨勢...

近來看到廢除死刑聯盟的一些言論與動作,
諸如認為死刑是最廉價的正義,
以及認為生命權任何人皆不可剝奪,
希冀藉此向大法官再次聲請釋憲....

首先,針對第一點---死刑是最廉價的正義?
我說這答案確實是正確的,是很廉價沒錯,
但這重點在於:該死刑犯到底該不該死?
如果真的是罪證確鑿,十惡不赦,
則不用最廉價的方式來解決他,
難道還要用大量納稅人的錢來終身監禁嗎?

 

 
有時候覺得,所謂的人權團體,
其成員組成大致上有兩種人:
一種是家世背景優渥,生活得太好,
開始希冀發發慈悲心,來滿足自己的成就感
(曾經聽同學到過一名人權團體領袖的家中,
那簡直是可以用皇宮來形容了.....)
另一種則是以宗教為導向的慈悲,
自以為萬物眾生皆可渡化,
希望渡死刑犯來強化自己的修行...
老是希望用寬容的態度來對待死刑犯,
如果真是這樣,那答案很明顯,
是否該由廢死聯盟出資,
在人權團體領袖的居家附近,
成立一個感化死刑犯的單位,
讓死刑犯可以在其中接受他們的感化教育,
以滿足他們對廢死的訴求.
我相信答案必然也是否定的,
因為這就像蓋垃圾場一樣:
有倒垃圾的需求,但最好不要蓋在我家...
真是如此的話,請那些廢死聯盟不要再假道學,
自以為是甚麼清高的普世價值,
實質上根本只是希冀遂行個人自我滿足的管道.

其次,生命權不容任何人所剝奪?
這句話廢死聯盟應該先到那些受害者的墳前,
點炷香說給他們聽..
廢死聯盟的想法,就好像是"死者不會說話"一般,
認為死了就死了,要搶救的是還沒死的犯人,
這樣的邏輯是不是怪怪的,
因為若要討論生命權,則受害者被剝奪的生命權該如何補償呢?
別老是說兩者不能混為一談,因為兩者本來就是相關的,
希冀用"政府補貼受害者"以換取"死刑犯的終身監禁",
這更是慷政府之慨的做法,
如果真的這麼重視人的生命權,
怎麼不見你們成立個基金會,來幫助失去支柱的受害者家庭呢?
又在最近的新聞採訪中,幾位死刑犯也都希望趕緊執行槍決,
畢竟早死早超生,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而廢死聯盟希望用終身監禁的感化教育,來代替槍決,
某種程度而言,是與當事人的意志相互違背的,
何以廢死聯盟有決定他人生命權的權力呢?您們是神嗎?
您們這樣的作為,說穿了只是讓死刑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這就是你們所要闡述的生命權嗎?
如果真的尊重生命,就讓生命的當事人自己去做抉擇吧!

終言之,最終還是再次強調個人對死刑的看法:
死刑是不可逆之刑,又司法的審理體制必然存在著不周延之處,
故一旦對當事人的犯行有絲毫的質疑,確實不該貿然行刑,
應該等待真相出現的那一天再行定奪,
但倘若是罪證確鑿的死刑犯,不斬立決,更待何時,
這不是以暴制暴的原始野蠻,
而是殺人償命的公平正義,
也僅是對於受害者家屬們最基礎的尊重與安慰..

 

  

延伸閱讀: 相關"死刑存廢"的文章: 

鄭捷父母下跪道歉,"盼判兒死刑,速審速決還公道"--大義滅親的是與非

支持廢死者,乃立基在三個不尊重的自由人權爭議上

台北捷運江子翠站鄭捷隨機殺人案--正反廢死爭議論點的補遺 

台北捷運江子翠站隨機殺人事件--呼籲廢死團體莫再陷入反社會人格的論辯

鄭捷隨機殺人案--敢問支持廢死的,您們是在捍衛人權?還是維護暴力? 

8年殺3人的最高法院生死辯論庭 --- 懇請爭大位的,該就廢死的議題有所表態 

殺童魔曾文欽一審無期徒刑 -- 究竟刑法貴在嚇阻,懲罰,或教化呢?

槍決六死囚大快人心--呼籲廢死聯盟勿陷入教條主義的迷思 

歐盟的免簽證手段驗證了現實主義的立論

廢死聯盟該想想甚麼叫"必要之惡" 

廢死的正當理由

廢除死刑聯盟的邏輯謬誤 

國情差異下的廢死爭議

死刑是廉價正義?寬容才是最可笑的慈悲

人權重在對等,而非價值

死刑存廢的理由與前提--極刑的裁量認知 

廢死聯盟:死刑沒有嚇阻犯罪的效果?荒謬的邏輯

曾勇夫"非法殺人"?對於廢死聯盟一些觀點的辯駁 

電影--鐵案疑雲(The Life of David Gale)--廢死聯盟的典範

電影--驚悚 (Primal Fear)--精神病患犯罪的社會集體責任觀 

電影--藥命關係 (Side effects) --- 心理醫師在犯罪事件中的角色

向總統建議特赦 -- 國情環境之差異懸殊,真有所謂的國際標準麼?

被害死者母親掌摑 伊朗絞刑犯免死--廢死談寬恕,當如是也

十億追殺令 (稻草之盾;10億懸賞追殺令;藁の楯)--法治社會下無可救藥的惆悵

獵捕史奈克 (スナーク狩り)--宮部美幸4周連續SP 第二夜--廢死聯盟的最佳說帖?

鄭捷判4個死刑,另判144年6月徒刑--感謝法官的道德勇氣--[時事評析]

新竹戀童男,養小鬼著魔,買兇殺童陪葬--中度智障不該是審度刑期的藉口

惡魔情侶"石刑"虐殺少女案--敢問兩公約中"犯罪情節重大者"所指為何?

女童隨機割喉案--人魔割喉小二女童--台灣人,您還要沉默多久?

籲請社會民主黨表述廢死立場--我對貴黨苗博雅立委參選人的批判

法務部今晚4監所同步槍決6死囚--馬政府父子騎驢困境的不意外

北捷中山站持刀砍人--社民黨李晏榕:"媒體,被告,被害者的權益保障要公平"?

法家:觀其行,非誅其心--法律貴在懲罰,而非教化--[人文省思]

謎一樣的雙眼(沉默的雙眼)--無期徒刑:永無止盡的煎熬--[心硯影評]

預告犯(電影 Prophecy/日劇 The Pain)--廢死聯盟的圭臬詮釋--[心硯影評]

內湖女童割喉案--慟!來不及長大的"小燈泡"--[心硯札記]

復仇法--小林由香 著--[心硯書評]--堪可作為廢死聯盟的教典



創作者介紹

[心如石硯]yen&chi的攜手足跡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