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教室1.jpg

THE WAVE (2008) - Trailer (English Subtitles)--YouTube

"惡魔教室"這部電影,是去年在學校政治週放映時注意到的,

當時正值太陽花學運期間,雖不知主辦社團選擇本片背後的動機為何,

但仔細回想起片中的劇情,與學運從發起到落幕的過程,似乎存在著不少的共通點.

趁著學運即將滿週年的當下,希冀藉由電影的啟發,來試析當年學運當中所隱藏的"法西斯"元素.


不甘學運決策圈小 另組「賤民解放區」--YouTube

乍聽,"拿法西斯主義來對比萬人景仰的太陽花學運",擺明了抹黑?(下去領500...)

可別誤會,我可不是在給學運扣帽子,對於學運過程中的法西斯主義的批判,

如果大家不健忘的話,這是由妖西(劉敬西)與音地大師等人,

所另闢"賤民解放區"與"大腸花論壇"等場子,裡頭對於林飛帆與陳為廷一干學運領袖的抨擊.

一如法西斯主義中所隱藏著諸如獨裁,魅力領袖,集體主義等意涵,

當初他們所批判的,即認為學運領袖們,

搞小圈圈決策,造神運動,以及漠視不同團體的異見等,十足的根本就是獨裁式的法西斯.

 

或許因著二次大戰期間,德國納粹的屠殺暴行,讓法西斯主義矇上了極其負面的色彩,

但就我個人認為:法西斯主義,充其量只是一種統治的"手段",而不是目的,

故意識型態本身,會將統治模式帶往正向或負面的結果,關鍵終究還是在目的本身:

若目的的初衷是出於良善,是本於社會正義而起,

則縱使過程中採取了法西斯般的魅力領袖獨裁,基本上對結果而言,或也無傷大雅.

相反的,假若獨裁手段本身,就是他統治的最終目的,

那麼距離納粹的殘暴不仁,或也就近在咫尺之間了.

基此,本文並無意針對學運初衷的善惡進行揣摩,

僅僅是就抗爭過程中,與電影情節相似的現象,兩相列舉比較一番,

讓大家可以更深層的去思考:當年對太陽花學運領袖們的法西斯批判,是否正當合宜?

惡魔教室2.jpg

電影描述一名高中歷史老師,在講到獨裁主義課程時,有同學揶揄的說著:

"現在都甚麼時代了,社會都這般民主開放了,

 絕對不可能重演當年希特勒納粹法西斯式的極權統治..."

正是衝著這句話,讓該名老師興起了實驗的念頭,他決心讓獨裁統治在學校的課堂中重現.

大抵歸納一下老師在電影中的整個過程,可分為三階段:

惡魔教室5.jpg

階段一:魅力領袖樹立權威:

自然的,如果要在一個班級選出個領袖,老師之於學生的地位不對等,

基於服從權威的人性趨向,經民主程序的票選之後,當然無異議的便輕鬆勝出.

在確立了領導地位後,他要求學生們要絕對服從他所發號的施令,建立起領袖的話語權.

惡魔教室3.jpg

階段二:集體意識的養成:

建立了領袖與服從者上對下的關係後,接續著的,便是需要培養服從者彼此間的集體意識,

畢竟班級同學相互間並無交集之處,要想將大家結合在一起,必然得要有些方法.

首先,老師為班級命名為"浪潮"(The Wave),並且設計了象徵圖騰與組織制服,

讓同學們得以藉由對圖騰與服飾的認同,達到初步分野敵我的意識.

繼而,透過一些團體活動的規畫,讓班級同學得分工合作的去達成,

進一步建立彼此的榮辱感,讓大家得以對"浪潮"這個組織,馬首是瞻.

惡魔教室4.jpg

階段三:激情群眾的反動:

當班上同學開始熱衷於"浪潮"的熱血任務後,

老師認為時候到了,邀集大家到禮堂,準備宣布重要大事.

眾人乍聽,以為老師要來個誓師大會,準備搞個革命,改造社會,拯救地球甚麼的...

卻沒料到的是,老師此舉是要告訴大家:

"大家不是說民主時代不會出現法西斯式的極權統治嗎?

 現在我們所做的,其實就是法西斯,只是大家不自覺而已..."

說完,老師隨即要大家就此解散"浪潮",

但卻引來一些"浪潮"的死忠支持者的不滿,認為沒了"浪潮",自己的人生也完了,

於是不惜以死明諫,強迫老師得繼續運動浪潮,不得退場...

顯然的,在此刻,老師當初所存有的魅力領袖身份,已蕩然無存,

可說是在極權政治成型之後,人們已然成為附庸,讓制度牽著鼻子走...

 

以上三階段,即是電影當中,對於法西斯主義從興起到衰敗的描繪,

我們不妨回想一下,當初的太陽花學運,與之存在著多少的相似度呢?


學運不退! 妖西.王奕凱預告再行動│三立新聞台--YouTube

依循著前述的三階段論述,茲將太陽花學運的過程,分階段如下:

 

階段一:學運領袖的確立:

回想當時,第一批衝進立法院議場的,並不是太陽花三子(林飛帆,陳為廷,黃國昌),

而是另有其人,如今也不可考,因為沒人出面承認是首謀.

既然如此,何以他們會成為學運領袖呢?

其實也不難猜測,畢竟台灣大學,清華大學,中央研究院等頭銜,夠響亮了吧!

加上林飛帆,陳為廷等人豐富的社會運動經驗,學歷與資歷攤開來,

很快的就足以說服大眾,而成為發號施令的領航者.

 

階段二:太陽花圖騰的確立:

不論站在宣傳活動的角度,抑或是為了有個崇拜性的對象,

讓活動有著象徵圖騰,都是有其必要性的;

基於反黑箱的訴求,學運領袖們決定用象徵光明的"太陽花",作為活動的象徵物,

並創作了"島嶼天光"的主題曲,經過一次次的傳送與帶動唱,

將隨機性的彼此,聚合成為一群可茲辨識的團體.

藉由靜坐夜宿的分工合作,彼此的集體意識,也就越發的強烈,而牢不可破.

 

階段三:退場決策的分歧:

隨著抗爭活動的進行,其實分裂也無時無刻的發生著:

從同為黑島青成員對於是否攻佔行政院的意見分歧,

到不滿黑箱決策所另闢戰場的賤民解放區與大腸花論壇,

最後當學運領袖決定要退場之際,也遭到了學運份子王奕凱等人的反彈,

質疑他們未徵求大家的意見,就貿然宣布退場,引發不少的爭議.

端看著那幕場景,對照電影中學生拿槍對準老師的畫面,可說是再吻合不過了...

 

經過以上的兩相對照,

倘若電影中主角所安排的這一切,被稱之為法西斯主義崛起過程的話,

那麼,在當年太陽花學運中,又怎麼可能不存在法西斯的影子呢?

惡魔教室6.jpg

當然,回到我最初所強調的:

法西斯主義,本身只是一種手段,該意識形態的良善與否,端賴於使用它作為的目的而定...

電影中,"浪潮"組織只不過是老師用來教育學生的手段而已,本身根本就是個空泛的名詞而已,

再看看現實中的太陽花學運,當年以"反服貿,反黑箱"目的的運動,

如今紛紛變成各個主要學運領袖們競逐政治舞台的資本.

當中究竟還有多少人在關心服貿後續發展,我不知道...

而"反服貿"對他們而言,

到底是像"浪潮"一般的抗爭工具?

還是真有其捍衛台灣的背後目的與使命感存在?

我想也只有透過時間的沉澱,才得以獲得驗證吧!

 

延伸閱讀:相關"太陽花學運"文章:

[心硯影評][普雷] "女朋友 男朋友"(GF*BF)--自由意識下的心靈囹囫 (20130504)

我看"服務貿易協定"(服貿協議)的觀點--馬政府一貫"下滲式經濟學"思維的謬誤--[時事評析] (20130628)

反服貿協議學生攻佔立法院--省思民主失靈的遠因--[時事評析](20140319)

反服貿學運:"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真的嗎?--[時事評析](20140323) 

今天不談"服貿",說說此次學運"暴力"與否的自我觀點--[時事評析](20140330)

"賤民解放區"之於學運的民主激盪--"蒼蠅王"(Lord of the Flies)的啟示錄--[時事評析](20140408)

太陽花反服貿學運的回顧與省思:該是熱血或專業的取向呢?--[時事評析](20140409)

地球過後(After Earth)--頗符合台灣恐懼政治操弄現況的陽春科幻片--[心硯影評](20140410)

太陽花學運落幕,陳為廷:"若有天我們變成被對抗的大人,不要忘記這24天"--[時事評析](20140411)

群眾包圍中正一分局--縱觀學運,社運,其實大家都只願意相信自己所屬意的"真實"--[時事評析](20140412)

太陽花學運領袖成立"島國前進"(Taiwan March)組織--對第三勢力的原初期許--[時事評析](20140518)

 

心如石硯的CC創用3.jpg

, , , , , , , , ,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