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學的開放課程--Michael Sandel談正義

最近開始涉獵一些歐美大學的開放課程,
原來這些開放課程最早是從iTune的iTune U功能而來,
在iTune U中就有許多可供人免費下載的大學課程,
諸如政治哲學,博弈論,MBA課程,經濟與金融課程,
以及更為專業的電腦程式寫作等.
後來對岸也蔚之為一股風潮,將這些課程紛紛翻譯成中文,
在各大論壇中提供下載,都頗受好評.

Michael Sandel的這門正義課程,坊間也有相同內容的書籍,
自己第一次買來即一口氣看完
(這對我而言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因為我很懶得看書....)
只能用"真棒"來形容.
也無怪乎作者以28歲的年紀,
就以"自由主義與正義的侷限"一書,拿到哈佛的政治學博士.
其中對於正義,Sandel總是沒有一個既定的定論,
只是不斷反覆的告訴大家一個根本的觀念:
看個人是用甚麼樣的觀點來看正義...
譬如其中就曾舉例:
麥可喬丹與比爾蓋茲家財萬貫,
他們是否有義務繳納大筆的稅金來幫助窮人呢?
自由至上主義的人認為,財產權乃不可侵犯之權利,
所以國家沒有權力進行劫富濟貧的所得重分配,
富人幫助窮人的行為,只能出於富人的自發善行而非強制.
然而,反駁者會認為,國家中的富人之所以能致富,
乃因著國家的保護,以及窮人們安貧樂道所致,
所以富人自該將一部份的財富用以社會福利之用,
這乃是相當合理的舉措.
故同樣的一件行為,當個人的觀點不同,自然有不同的解讀!

經過這種大師醍醐灌頂之後,有時候再看看國內的教學環境,
老師往往忙著所謂的研究,在教學上就是叫學生報告,
抑或是按著自己準備的教材照本宣科,
實在有那麼天壤之別.
然而,今日能夠看到這樣精彩的課程,
乃是拜全球化之所賜,
而全球化又正是現在大多數社會科學教授們最熱衷的研究議題,
但當這樣的教學落差逐漸擴大,當教育也能夠成為產業化之後,
拜全球化之賜,也許有那麼一天,
當歐美名校大學決定大開方便之門,將所有課程都數位化,
散播到世界各個角落,循著空中大學的模式,
當課程修業完畢,僅需通過考試就授予學位的話,
試想這對於台灣的教育體系又將是多大的衝擊呢?
這不免讓人覺得諷刺,台灣教育一昧的拷貝歐美國家,
一昧的讚揚歐美所提倡的全球化,
老師們為了升等,整天就是作研究寫論文,而忘了教學的初衷,
想不到也許有一天,當全球化導致外國名校學歷不再遙不可及,
則最後落得失業收場的,
可能就是這一群跟著拿著全球化大旗,搖旗吶喊的學者專家.
作繭自縛,很可笑,但也實在不無可能.....

學術,尤其是社會科學,千萬不能忘本,
談全球化,誰說就一定要跟著西方談西思,
我只知道,論辯西方思想,我們不可能贏過歐美,
畢竟生長環境的差異,導致彼此價值觀有根本的歧異,
但若談中國思想,我們會輸給他們嗎?
中西思想之間,本來就不存在優勝劣敗的問題,
而在於是否願意推廣與否,
因著全球化,台灣幾乎全然接受了西方的道德體系,
而對岸的中國,也順著這波全球化與中國熱的浪潮,
在全球各地廣設孔子學院,宣揚來自於中國的價值與道德體系.
一樣的全球化,然而結果卻截然的不同.

吸收別人的觀念很簡單,但之後想要跳脫出其觀念就很困難,
相反的,要將自己的想法推廣出去很難,
但只要成功,接下來進行任何立論都將事半功倍,
至於自己想要哪一套,端賴於自己的選擇........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