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總統初選進入延長賽,可以預期的,從現在開始至五月底,

身為挑戰者的賴清德,將遭遇到種種關於「取而代之」的正當性檢驗。

包括先前所傳出、基於政局穩定之故,賴需要禮讓3%的機制;

抑或是質疑初選規則未納入「現任優先」考量,

乃截因於賴曾說過不選總統,表示會全力支持蔡英文總統。

種種的做法,皆暗示著除非賴清德得以在初選民調中大勝,

否則在取代現任總統參選的正當性將不夠強烈。

 

然而,個人認為,我們必須回歸到設置初選機制的目的進行思考,

黨內初選就是為了推出最強的候選人,

藉以在接續更嚴峻的大選中,獲得最終的勝利。

假若在明知代表的人選無法取得桂冠的情況下,

縱然基於政治倫理服膺了「現任優先」的提名機制,

輸了大選或也只是南柯一夢。

從現階段各家民調所顯現的態勢,

賴清德在面對柯文哲、韓國瑜等假想對象,尚且尤有一搏的機會,

而蔡英文則多半居於劣勢的情況下,

或說蔡總統背負改革的十字架,處境堪憐,全黨都該情義相挺。

無奈強敵環伺,

2020總統與立委挫敗恐牽動台灣國家主權地位倒退的危機下,

唯有置之死地而後生般的拋下既有規則與成見,

推出能讓民進黨穩住當前政治實力根基的人選,才是當務之急。

 

那麼,蔡英文與賴清德,究竟哪一位能夠肩負起如此重責大任呢?

 

坦白說,站在政治專業的角度,這麼說或許不怎麼適切,

但在當代社群網路聲量的推波助瀾下,

如今對於政治領導人的選擇,早已非檢視其過往的實質政績,

而是在求新、求變的籲求下,期待著如白紙般令人嚮往的救世主浮現。

套用股票的術語,當前民眾要的,

已不再是本益比的計算,而是本夢比的較量。

誰可以編織更綺麗的願景,誰就在選戰的賽場中更具優勢;

相反的,倘若已成明日黃花的角色,

縱然在努力企求重新塑造形象,恐怕也激不起選民再次的熱情。

 

日前,曾與一位研究社會脈動的學者交換意見,

其從九合一大選與立委補選的資料中,

勾稽出民進黨候選人支持度與軍公教族群分布之間,呈現著反向的關係,

顯示出歷經年改之後,軍公教所牽動近百萬的選票,

已然成為民進黨明年大選的基本障礙。

倘若再次由蔡總統角逐連任,面對年改的主事者,

該族群勢必難以改變其投票意向,甚或會激發其投給其他陣營的誘因。

但如果由賴清德出線,畢竟同樣曾為執政團隊的一員,

或許「討厭民進黨」的印象無法驟然逆轉,

但箇中仇恨係屬間接的情況下,重新尋求支持將相對可期。

搭配上先前屬於深綠支持者不斷簇擁賴清德參選,

預期一旦由賴出馬角逐,應更可激發深綠族群的投票意願。

兩相比較下,賴清德顯然都更具備帶領民進黨邁向2020勝利的特質。

 

「現任優先」,本該是再自然不過的定則,現任者具有執政優勢,

得以藉由各種政績宣揚來訴求民眾給予繼續連任的機會,

讓選舉得以贏在起跑點。

然而,當優勢成為劣勢,甚至淪為改變初選機制的堂而皇之理由,

究竟還有多少正當性存在,便令人質疑了。

將所謂的「現任優先」放到了大選的場域,就更顯荒謬,

歷經九合一大選的挫敗,

足以證明過去的執政經驗是不符人民期待的,

若2020再以現任人選應戰,

豈非擺明將箭靶推上戰場,結果之慘烈難以想像。

基此,「現任優先與否不重要,贏得勝選才是硬道理」,

我們實不該再拘泥於檢視政治人物的誠信與倫理觀,

畢竟在黨面臨存亡攸關之際,

有志者、有機會帶領全黨走出低谷的能者,

都該當仁不讓的站出來面對才是。

 

*本文同步刊登於新頭殼-讀者投書:

https://newtalk.tw/citizen/view/55779

 



文章標籤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