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_IMG_IMAG0098.jpg

最初接觸到宮部美幸的相關作品,應該是電影"Level 7",

電影中以藥劑將老人淘汰的機制,衝擊著自己對於現實與道德間的衝擊,

從批判狂想者的過程中,讓我們見到了世人是多麼的虛偽,

對於當下所謂的長照,以孝道外包的模式,疊代的自我欺騙,這般可笑.

據此,宮部美幸在我心中留下了不可抹滅的印象,

茲將其與東野圭吾,同列為擅長社會批判議題的小說家.

 

不過呢,在今年甫結束的2017台北國際書展中,入手不少宮部美幸的著作,

才發現原來其早年所撰寫的素材,居然是集中在日本鬼怪神話等靈異故事,

風格之間的大相逕庭,作者領域跨越之大,令人著實感到佩服.

儘管書本的幾篇序言,咸以宮部美幸乃以鬼怪的角度來洞悉人性,

企圖將其早期作品,與近年訴求社會議題省思,相互進行敘事連貫性的結合.

但坦白說,在我閱讀過後,卻沒能窺見當中有何與人性較為相關的情節,

又或者說:甚麼都可以是人性吧!就好似任何故事都可以和人生相互譬喻一般,

只是引言人的一廂情願的認知罷了吧!

就我看來,裏頭的六則短篇故事,就只是深具日本古代風的鬼怪寓言故事,

壓根很難與人性的任何啟發相互掛勾.

因此,相較起來,個人私心的還是較偏愛宮部美幸的社會素材小說.

若要說本書有著甚麼樣的特色,我個人覺得:

完整描繪出鬼的兩種意象,或許是其迥異於其他鬼故事的特異性所在.

一般而言,對於鬼,對於任何關於鬼的傳說或影像,

總是不免抱持著恐懼的心情去面對,如履薄冰,深怕哪個步驟走錯了,會惹來殺身之禍.

顯然,那是出自於避禍的一種敬畏,而其背後往往可能出自於心中有愧,也就是心虛所致.

如"討債鬼"中的宗吾郎,因著早年兄弟鬩牆爭產的黑暗過往,心下始終存在著疑懼,

因而在僧人的胡謅下,才會深信著兒子信一郎是個討債鬼,而欲除之而後快.

類似的恐懼,在時下社會中尤其常見,最可笑的,

就是那些生前對長輩不聞不問,過世後才來如喪考妣(不是妣考邱喔...),畢恭畢敬.

表象上以為是對逝去長者的尊重,其實不然,或許更擔心害怕的,

是長輩的怨念,會化身為鬼神前來索命吧!...典型的"心中有詭".

 

前述的"恐懼",經常是深植於大眾的印象,也是眾多小說創作者,

在撰寫腳本的設定中,最常見的鬼怪邏輯...鬼,就是來要命的...

然而,在"附身"一書中,宮部美幸卻給予鬼怪更為多重的設定,那就是"救贖".

對"人"而言,敬畏鬼怪,除了出於恐懼之外,另種可能,

是期許鬼怪的神通,得以帶來某種救贖的功能,解決當下的困境;

無關恐懼,純粹從濟世的角度發想,使鬼怪有著帶來好運的象徵.

如"和尚的壺"當中那幅怪異的畫作,即是解救在地鄉親免於瘟疫的神蹟.

相對的,對於"鬼"來說,人的協助,何嘗不可能是一種救贖呢?

在"阿文的影子"中,那隨著孩童嬉戲而浮現的黑影,

迷失在人鬼殊途的陽世間,憑藉著人們熱心的抽絲剝繭,

最終助其回歸其所,展現出人鬼和諧的祥和之氣,

如此的人鬼關係,本身即非建立在恐懼之上,而是一種互為救贖的存在.

 

綜言之,鬼怪之無形,本就可以呈現出無可計量的面貌,

您怎麼去審視鬼的存在,端賴於自己存著何等的心態而定,

喜怒哀樂之間,鬼怪的意象亦隨之轉折,

或許這就是諸篇引言所稱,其寓鬼怪點出人性詭譎之處吧!

 

延伸閱讀:相關"宮部美雪"電影評論:

無止境的殺人(長い長い殺人)--輿論話語權為當代資本積累之根本--[心硯影評]

獵捕史奈克 (スナーク狩り)--廢死聯盟的最佳說帖?--[心硯影評]

宮部美幸(宮部みゆき)推理系列"Level 7"--道德框架下的集體偽善

魔術的耳語 (魔術はささやく)--心理戰,源自於有愧的人生--[心硯影評]

所羅門的偽證(前篇:事件/後篇:裁判)--自欺欺人所構築的偽善社會--[心硯影評]

理由--宮部美幸4周連續SP 第一夜--家,始終是最深最美的依戀--[心硯影評]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