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麗萊多里鬼屋.JPG

儘管兼具著鬼片的各式經典技法,

諸如時間循環、鏡裡鏡外兩個世界、古宅驚魂、驅魔儀式、鬼魅附身、人形玩偶等,

本片真正令人驚悚的,反倒在宗教教義上的我執。

一如歐洲中世紀將受有知識教育的女子視為「魔女」,

過往基督教在對於女性守貞亦顯得保守,

不僅教義中明確的將婚前性行為視為禁忌,

若因此不慎有了孩子,非婚生子、連同其母親,都將被貼上「罪惡」的標籤,

那可是必須走上絞刑台般、窮凶極惡的劣行。

 

宗教著實相當弔詭,

神明們嘴上總說著「拯救世人」、「慈悲為懷」、「替你死」等看似體恤人類處境的暖語,

但實則悖離遠古所設定的教義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期欲除之而後快的殘忍行徑,著實也毫不手軟。

兩相對照下,表裡不一的言行,不禁令人納悶,

究竟宗教只為了捍衛那些「打高空」的教義,

為實現教條擘劃下的理想國度而存在呢?

還是真的如同他們表面所說、是為了人類更美好的生活而來?

答案,從電影女主角瑪麗安(Jessica Brown Findlay飾)

在講述未婚懷孕過程中,便可清楚窺見。

 

縱使是遭到男人的始亂終棄,落得未婚懷孕的下場,

然她卻從不覺得羞愧,反倒不時眷念著與孩子爸爸纏綿緋惻的那一晚,

渴望著重新濡沐在魚水之歡的境界。

對比著擔任牧師的現任丈夫,囿於種種教條的侷限,

或對於和曾經的罪惡之身親密接觸,存有相當大的疑慮,

深怕自己的道行恐將一朝瓦解,

故只能壓抑內心對妻子的慾望,始終冷漠以對,

遠離男女情愛以求潔身自愛,彼此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

兩相比較,顯然宗教所指涉的罪惡,反而是其人愉悅的源泉,

讓宗教目的係為了人類存在的謊言,儼然不攻自破。

 

尤有甚者,電影進一步以二戰時期的德國納粹為背景,

稍稍google一下,希特勒基本上是無神論者,

將驅魔神父相互串連,多少或許有種除魅化的意味。

然而,就個人解讀,更深層的意涵,

應在暗諷宗教與納粹之間,本質上並無差異,

皆是為求實現我執的目的而存在

(宗教為了證明自己的神是唯一真神,

   而納粹則認為亞利安民族是唯一優秀),

從而漠視真實的人類需求。乍看慈悲與暴行天差地遠,

但究其內涵,卻是幾近吻合的恐怖。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