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口的二人.JPG

情與慾之間,令多少有情男女猜心於其中,

人們總是希冀追根究柢的知道那個宛若『雞生蛋,蛋生雞』的循環命題,

想著了解究竟在對方的心目中,對於自己身體的渴求,

到底是愛情成分多一些呢?抑或純粹只是基於原始慾望的衝動。

 

當迷惘於『由情成慾』、還是『因慾有愛』的懵懂疑猜中,

是否曾經想過,

情與慾其實根本就是兩個獨立不相關的事件,沒有重合交叉的可能?

換言之,對於一個追求慾望宣洩的對象而言,

一旦訴諸於感情的約制,在給不起承諾的困境下,

縱然再美好的身體愉悅,終將換得負心出走的結局。

說他『負心』麼?

或許也太沉重,畢竟打從初相識的那瞬間,就沒曾想著認真過…

 

然而,人性總難免舉棋不定,

即便個人心裡清楚情慾之間的涇渭分明,

不免還是會因著種種悸動的時分,而起了跨越彼岸鴻溝的念頭。

於是乎,社會中約定俗成的道德規範,彷彿便成為最佳的金鐘罩,

諸如人妻人夫、血緣關係、有家庭要照顧…

據此種種被外界稱之為『不倫戀』的禁忌關係,

恰好淪為遊戲人間登徒子的當然藉口,

讓自己在面臨從無責慾望恐發展為糾葛愛情的當口,說服個人放下的說帖,

使其能夠繼續孑然一身的縱情自我,而無視從中所誘發的愛情火苗。

留下的,是可憐的癡情人,拋下了俗世一切可能招致的辱罵,

放下了做為人所應有的種種尊嚴,只為了悅己者容,

最終仍得吞下自己或只不過是另個洩慾對象的事實,教人如何承受呢?

 

電影精彩之處,在於將愛情與慾望的獨立性處理得宜,

就在人們總習慣的以為,做多了就會有愛,抑或有愛才會做的關聯性思緒中,

故事中直子與賢治,卻當頭棒喝式的告訴大家:

別傻了,雋永的愛情確實可以蕩氣迴腸,

但單純的慾望著實也能夠難分難解,

直到世界末日的盡頭,都足堪憑藉的僅有的身體記憶,

無盡的追尋著彼此,不說過去,不問未來,只在乎當下的片刻歡愉。

(以下有雷,敬請慎入)

 

忘不了賢治沒意識問著直子:

是不是很享受在商場、廁所、暗巷中歡愉?

直子卻認真的告訴賢治:

我以為你喜歡,我是喜歡你才這麼做的…

箇中的怨念儘管深沉,真心換絕情的情景著實也備顯淒涼,

但言語間所流露的摯愛情份,卻是每個人畢生所追尋的養分。

或許存乎於直子與賢治之間的關係,咸被認知為一種互相宣洩的縱慾,

但包裹在慾望之下的愛情,可是真實無瑕的,畢竟…

倘若沒有愛情作為驅力,單純慾望的牽引,

是能夠令人離經叛道、悖離所有道德約制的放膽去做麼?

相信曾經有過箇中掙扎的,才會懂得吧!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