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的文明,總令人有著無限的想像空間,馬雅文化就是箇中的經典案例之一。

從遺址中略可窺見的數學與天文學的文物,人們想像著馬雅曾擁有高度的科學成就...

從近似於當代直升機氣降的H字圓形圖騰,推論該年代可能有過直升機的發明...

從幾乎一夜遭到殲滅覆蓋的文明,則被賦予著更廣泛,更為天馬行空式的各種揣測...

(較具有考證的說法,應是在西班牙人入侵該區域後,帶來天花等病菌引致馬雅人大量亡故所致)

然而,總覺得電影不論如何合理化對於未知文明的想像,

即便是再怪誕的戲劇化情節,始終還是能夠引起觀眾的興致;

無奈的是,多數劇情鋪陳,往往在擘劃了過為宏大的世界觀後,

隨著情節的演進,覺察到無法自圓其說之後,

只能使出最終的殺手鐧--導入外星人入侵或異形附身等X因子,

將一切歸咎於萬能無敵的物種,為故事做強辯式的收場,終究難逃虎頭蛇尾的命運。

是自己認為在歷史考古類型的電影當中,故事鋪陳要算是最差的一種模式...

 

本片正是陷入到前述劇情構思泥沼的案例。

從中規中矩的考古探險劇情作為起始,當影迷們認為電影屬性與法櫃奇兵或古墓奇兵相仿之際,

隨著情節開始出現歧異,開始悖離著深度的歷史縱深之際,

一度試圖將故事取向,導入探險者個人心理在遺址詭異氛圍下的轉變使然,

說著馬雅人一夕消失,乃是在另個黑暗世界中,等待著賦歸光明的日子到來。

然在轉折始終過為生硬的情況下,最後還是沒能脫離放大絕的命運,

索性來場異形附身大屠殺,殺到影迷或許都已忘卻探險隊何以來此的初衷了,

總體的故事發展,可說是糟糕到了一個極致...

 

對於考古,個人總抱持著一種不如放下的態度...

誠然,將整個古文明的來龍去脈,理出有條不紊的頭緒,

固然有助於釐清人類發展的脈絡,然在無礙於當下發展進程的前提下,

諸此的考古發掘,或也只不過是滿足茶餘飯後的八卦言談而已,實無太大的功能性。

相反的,其帶來著甚麼樣的負面效應呢?

人,終究都存有著功利之心,發掘古文明的舉措,少有立基於無私的傳承使命,

而是如電影中的人物一般,若非為豐厚的傭金,就是期欲樹立個人學術地位所驅使。

當動機啟始於自利之際,則考古過程中的一切行徑,也就不再純粹,

一旦面臨到阻礙,諸如碰觸到文明所引以為戒的禁忌,抑或是被儀式所封印的聖地,

都將在宛若看到魔戒一般的心生貪婪,說甚麼也要不計代價的突破窠臼,

在殺紅了眼式的迷亂心智下,最終葬身遺址之地,也是再自然不過的結果了。

 

這儼然是從過去到現在的古文明探險電影當中,所一再希冀提醒世人的警語,

印象中最深刻的,是"法櫃奇兵第三集--聖戰奇兵"的結局,

當最終試煉需要用聖杯來取水之際,在眾多杯子當中,

眾人咸認為聖杯必然是光彩絢爛的,但只有印第安那瓊斯本著純潔的心,

根據自己對宗教文明的認知,選擇了最平凡的木杯,才完成古文明所給予的終極考驗。

也許說來八股,但在秉持著無私無我的心態,輔以尊重古文明所期欲封存的記憶,

則考古探險本身,對人類而言,才有實質的意義可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心如石硯 的頭像
心如石硯

[心如石硯]yen&chi的攜手足跡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