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樹架圍籬擬斷根 志工護樹爆衝突-民視新聞--YouTube

在民主時代中,甚麼樣的意見表述,都該獲得絕對的尊重與保障,因為這是憲法上所賦予的基本人權.

然而,倘若意見表達本身,隱含著"非照著我的意見下去做的"脅迫意涵,

則是否依舊屬於基本人權的保障範疇,我想就未必有著一致的見解了.

就好像是吃素這回事一般,"吃素救地球"是某些團體所倡導的理念,

但假若那些團體非強迫大眾都要吃素,不吃就冠上"不愛地球"的帽子,

則大眾是否依舊可以接受這樣的批判呢?

再說了,同一行為的背後,本身也往往具有窘異的作為動機,

有些人吃素為了救地球,有些人則僅僅只是為了自己身體健康而已,

但殊途同歸的結果,往往便讓人產生大家吃素都是為了救地球的錯覺.

"護樹盟"的情況也大致相仿,網路鄉民們,支持護樹盟的大有人在,

但相信大多數抱以支持的,其實都是立基在"反財團","反遠雄"的動機上,

真正純粹"以樹為本"的理念出發者,我覺得應該是不多的.

不過,儘管是被當成"工具人"的性質,護樹盟似乎也不以為意,

反正只要有人支持其抗爭活動,則目的也就達到了,無所謂.

 

對於台北大巨蛋的爭議,其實我比較納悶的,

是案例替代後,護樹理念是否依舊能夠廣為大眾所認同的"同一理性"問題.

今天,為了個大眾不怎麼在乎的國際運動會,就要蓋個大巨蛋,

單單撇開移樹與否的爭議,光就大巨蛋本身的功能性與浪費公帑的問題,

就有足夠的理由,讓人們去予以反對了.

然而,倘若換個建設案,如果在一個醫療資源缺乏的地區,希望興建一家大型醫院,

但興建過程,必須將建地上的樹木移除,若這時候護樹聯盟同樣用'樹本"的理念來阻擋,

與當地居民的醫療人權相互抗衡,再假設建商不是遠雄,而是諸如義美般的良心企業,

則這個議題炒得起來嗎?護樹理念依舊能夠獲得廣大迴響麼?

我個人是覺得不可能的...因為這始終是人的社會,本就該以人為本.

 

站在自己所身處的學術界角度析之,之所以會有著許多"物權'(非人權)理論出現,

往往不過都是因為學術界激烈競爭下,鑽牛角尖的論述結果而已,

本身立論是否真有達致真理的境界,泰半都是有所爭議的.

就拿人權理論的研究來說好了,早些年也曾涉獵過相關文章,

從最早的人權,發展到後來開始討論動物權,到如今又出現諸如護樹盟的植物權立論,

表面上看起來是人權理論的進化與進步,但實際上卻看得出基於求創新而標新立異的痕跡.

畢竟,想要投稿到SSCI,TSSCI等學術刊物,

不來點獨特的見解,彰顯自己多有學問,又怎麼可能被青睞呢?

基於這個自己所認知到的現象,我對於類似這種衝擊著一般人智識的論點,

往往都是頗不以為然的.

要理論依據,即使再怪誕的論點,也不用擔心找不著,因為現今學術界的寫手真的很多,

甚麼樣的理論,只要您花點時間google一下,絕對都有人闡述過.

所以,理論本身不代表任何意義,能夠真正的獲得大眾的認可,才有實質的價值.

不信的話,按台灣這般民主開放的進程看來,要不了多久,可能就會出現個"吃屎聯盟",

"理念是訴求物質不滅,資源的循環回收再造,不浪費養份,而終極目標,也是愛護這個地球."

吃屎的理由,要講得多冠冕堂皇還不簡單,但您願意吃嗎?

 

一項公共政策的制定本身,本就一定會有受益者與受害者兩造,

而一項好的公共政策,即是能夠用受益者的利得,來補償受害者的傷害,才是合乎公義的作為.

今天,台北大巨蛋的興建,就假設受害者如同護樹盟所說的,是那些本就生長在那裡的樹木.

則遠雄與市府提出的補償方案,就是不以砍伐,而以移株的方式,

不結束樹木的生命,只是請它們到其他地方繼續生長.

接不接受是一回事,但至少這是他們所提出的方案.

不接受,可以持續的協商與溝通,而不該是用這種準革命式的抗爭模式,

來迫使市府一定得接受自己完整的理念與訴求.

長此下來,假若這樣鐵板一塊的抗爭模式成功了,

則對於公共政策而言,無異於會造成一種"寒蟬效應":

形成"只要有爭議,我就不碰觸"的退卻心態,深怕陷入多做多錯的窘境.

而市政首長的施政理念,恐也將從"最大建設"思維,龜縮至"最小爭議"的自保心態,

這般的市政趨向,是好或壞,相信值得大眾更深層的思考.

(我想,未來各級政府在栽植大樹的時候,可能都會有所忌憚,深怕種了就移不走了!

我倒是建議,為了避免類似爭議,乾脆以後大樹都種在盆栽花盆中,

想要移動隨時都可以,以免到時候有必要移株時,再次引發"樹木土地所有權"的爭議.

這聽起來像是個笑話,但也是民主時代下,公共政策往往窒礙難行的真實寫照.)

 

當然,對於護樹聯盟這個組織,我個人是尊敬的,

畢竟不論在國民黨執政,抑或是柯文哲當家的時代,理念始終如一,

不會和許多政黨外圍組織的公民團體一般,因著顏色而有所路線上的調整.

但不可諱言的,裡頭也不乏有些成員藉此出來從政,

想問問這些人的,是您在抗爭的時候,

想的真的是樹木的在地生存權?還是選票呢?

我不知道,答案或只在那些人自己心中...

 

心如石硯的CC創用3.jpg

, , , , , ,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