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芬史匹柏執導、由奧斯卡影帝湯姆漢克斯與影后梅莉史翠普同場飆戲,

搭配著扣人心弦的史實素材,使電影入圍本屆奧斯卡最佳影片及最佳女主角兩項大獎。

坦白說,按個人對各該電影的偏好,若兩個獎項皆由本片抱回,並不令人意外,乃實至名歸。

 

"國家利益"的定義究竟為何,實屬相當耐人尋味的議題;

然而,若該定義無法獲得確立,則新聞自由也將無以為繼。

一旦執政者期欲隱藏的真相,遭受來自新聞界的挑戰,

則"國家利益"往往就成為箝制新聞傳播的正當理由。

就電影演繹所透露的訊息,與自己對新聞自由的界線,是相互吻合的:

首先,新聞的公器乃屬於被統治者,用以監督執政者的手段,

縱使記者與政要之間,為了掌握第一手消息,始終都維持著交好的情誼;

然一旦政要有著危害社會情事之際,再好的交情,也都該忽略不論,堅定著彼此涇渭分明的界線。

其次,既然新聞屬於被統治者的工具,則新聞自由背後所捍衛的價值,就該是極大化被統治者的福祉。

某種程度,被統治者福祉與國家利益間,存在著共通性,

但前提係執政者的施政與大眾利益趨向是相同的;

倘若政府政策背後的目的,乃為執政者一己一黨之私,為的只是做為施政不力的遮羞布,

據此以犧牲人民福祉作為代價,則揭露箇中的黑幕,就成為新聞人無可迴避的當然責任。

  

換言之,新聞自由不該因循著政媒之間的交好,而有所偏頗混淆;

又當遇有悖離人民福祉的情事,不論對象為誰,縱使上至一國元首,都該堅定的揭露真相。

這是屬於新聞人的驕傲,也是其責無旁貸的責任。

電影中,法官以"諾曼第登陸"為題,詢問華盛頓郵報的辯護律師,

若提前知悉登陸情資,是否也會秉持新聞自由提前公布。

律師雖認為其與披露越戰機密資料,無法等同視之;

但個人認為,身為盟邦,若提前將登陸計畫報導出來,使敵軍有所防範,

並不符合被統治者的最大利益,自然應該與國家立場一致,不因搶新聞而提前曝光。

而越戰資料顯然不同,它所揭露的,是美國軍方早評估過毫無勝算,卻礙於國際面子問題,

歷經四任總統、依然源源不絕的將國民遣往越南作戰,這對大眾而言,顯然是一種欺騙行徑;

基於人民有權知道真相,又促進社會福祉的理由,公諸於世,顯然是不得不的唯一選擇。

(以下有雷,敬請慎入)

  

電影重新復刻華盛頓郵報揭露五角大廈越戰機密的歷史過程,

該份報告指出,美國官方早評估過越戰無法取勝的可能,

卻礙於對抗共產主義的意識型態、總統個人政治仕途、以及國際面子之爭,

致使歷經四任總統,依然持續的將國人送上戰場,陷入到進退兩難的泥沼。

機密報告最初由一名越戰記者從蘭德智庫盜出,交給了紐約時報;

紐約時報在獲得獨家搶先披露後,遭到美國國防部的關切,

並因此被法院下了禁制令,宣告其在三天之內、上訴未有結果之前,

都不得再對越戰報告做任何報導。

這無疑給了甫準備掛牌上市的華盛頓郵報一個搶獨家的機會,

透過關係人找到了該名記者,在取得完整報告內容之後,

報社的負責人,得在政要私人情誼、投資人撤資、國防部提告、

以及人民知的權利之間,做出最終的抉擇。

在冒著鋃鐺入獄、關門大吉的危機下,負責人還是毅然的做出出版的決定,

縱使最終官司打到最高法院,然在秉持著憲法賦予新聞自由的前題下,

終究將新聞公器留給了大眾,據此也讓華盛頓郵報打下了不朽的基業。

(電影最後帶出了水門案,似乎在暗示著:美國民眾對尼克森總統的不信任,

 似乎正是從越戰報告揭露的事件中,開始出現破口的...)

 

過程中,最令人感動的,莫過於是那個籠罩著國家利益至上的年代,

新聞人所呈現不屈不撓的風骨,縱使得面臨與私交甚篤的政要決裂,

甘冒著與國家機器正面對決的風險,為求大眾福祉,依舊毫無懼色的選擇走在自由大道上。

看著劇中梅莉史翠普面對著股東質疑、擔負著家族企業恐一夕瓦解的壓力,

在確定著揭露真相不會損及前線士兵的利益後,二話不說的下令印刷出版,

不為股價波動,不畏官司纏身,選擇戰在歷史正確的一方。

試問當今的傳媒界中,尚存有此等氣魄的,還剩多少呢?

 

 

以現今台灣的新聞界來說,要檢討起來,恐怕三五篇文章也寫不完,

單就點出箇中最重要的癥結點,乃在於報導本身所轄及的廣度,有越來越顯偏狹的趨勢。

新聞不再從極大化大眾的福祉為出發點,舉凡能夠提高點閱轉載率的,

往往都會優先於涉及人民權益的消息。

於是乎,哪個網紅直播當下走光、哪個主播又倒奶主持節目等花邊新聞,

可能都遠遠比起某些關乎國家發展的弊案還要受到關注。

誠然,這多少與閱聽大眾的收看取向息息相關,

畢竟人們總喜歡談論閒話家常的八卦,勝過艱澀生硬的政經議題。

但作為新聞人的,是否就該迎合著大眾的需求,而非秉持著社會正確的選擇,

相信是值得從業人員仔細的忖度再三。

當然,背後最關鍵的因素,我想還是在於幕後大老闆的心態,

沒有著對新聞質素的堅持,一昧的朝向追逐點閱率至上的商業準則,

真要說底下的記者多麼滿腔熱血、對新聞抱持著多大的期許,想來也都只是枉然吧!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