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聽說犀利人妻很紅,只不過自己沒有閒暇去觀賞,
不過從坊間議論與新聞偶有報導的串連,
自己也大概將整個劇情都搞清楚了,
畢竟這樣的題材本來就已經是老梗了.
當然,戲劇的內容不需要贅言,
各大討論區或已討論到翻過去了,
這裡只是想從兩個觀點出發,
去省思自認為該劇所不完滿的部分.

首先,究竟戲劇創作本身,該是觀眾導向或純創作取向?
就我自己的觀點而言,我喜歡看的戲劇,
是那種早已有小說在販售的戲,
為什麼?因為那表示劇情的導向,
是跟著既定的腳本,而不是隨著觀眾的喜惡浪潮而定.

這樣的戲劇往往也比較具有深度,
徒然跟著觀眾潮流,甚至還會搞甚麼結局票選的那一種,
基本上是最沒水準的.
猶記得犀利人妻的前幾集,
當飾演小三的朱芯儀開始對姊夫溫瑞凡有好感的時候,

她還會不時的告訴自己:不可以,我不可以喜歡姊夫.
演出了那種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
其中的那種自我掙扎與心情轉折,
那時候的戲劇內容,我覺得很棒,
因為她把一個被社會認知為負面角色的小三,
塑造成在情感上悖離傳統,但卻有懂得反省自己的人.
這至少在過去的類似戲劇中,不曾有過這樣的定位.
(過往戲劇中的第三者,絕對都是直接出場就是壞人了...)
然而,隨著戲劇收視率一直飆高,
劇組似乎也不得不陷入觀眾的傳統口味取向,
開始又將小三演成社會價值所賦予的那種形象,
最後來演了些灑狗血的劇情,搞到NCC要進行關切.
大大的降低了其可看性.
換言之,倘若溫瑞凡與薇恩原初的腳本設定,
就是一度在一起後,最終還是得分開,
則未必是一定要讓薇恩做出瘋瘋癲癲的舉動,
而引來溫瑞凡的厭惡,
事實上可以用他們雖然在一起了,
但最終卻因著兩人都受不了良心的譴責而分開,
這樣的腳本設定似乎更高明些,
身為編劇的,實在不應該依著觀眾的謾罵取向,
而將角色也作了抹黑的設定.

其次,大家都說結局很爛,
最終結局是讓謝安真選擇當個新時代的獨立女性,
然而,我認為編劇所傳達的這種獨立女性意識,
事實上依舊是包裹在男性的大沙文主義的觀點當中.
怎麼說呢?從兩個角度可以得到這樣的結論:
其一,看到溫瑞凡與謝安真離婚後,
所謂的安真大變身,
從家庭主婦轉變成美豔動人的獨立女性,
乍看,讓我想到的是周星馳演的"家有喜事",
劇中吳君如飾演的大嫂,
一樣從失婚的家庭主婦變身為酒店紅牌,

這種戲碼根本又是老梗.
但我所質疑的是,用所謂的大變身,
用外在的改變,用多金總裁追求的戲碼,
重新讓外遇丈夫再次看見自己的好,
這是真的獨立女性嗎?
用美貌,用多金男追求來重新給謝安真定義其價值,
根本上就是陷入了物化與男性主義的框架當中,
畢竟,為什麼一定要變美才能重拾信心,
為什麼一定要有多金男才能再度肯定自我,
倘若真是新時代的女性意識,
自身即是價值,無需外在的條件來重新肯認自我價值.
其二,承繼上述的觀點,衍生至結局當中,
選擇做自己,
為何一定要以拒絕回頭的老公,

以及放棄深情藍總裁的追求,
才能是做自己呢?
這好像是告訴大家,
女性的價值,是建基在男性所賦予的價值之上.

難道溫瑞凡沒回頭,
就代表原來的謝安真沒行情嗎?

難道沒有了藍天蔚的加持,
就表示謝安真只能是個失敗的失婚婦女嗎?

這樣的結局,說穿了都依舊逃離不了男性主義的思維與框架.

寫著文章的同時,外面正經過進香遶境的隊伍,
放著吵死人的鞭炮與煙火聲,
讓我想起了一個合適的譬喻:
其實,犀利人妻劇中對於女性主義的自我覺醒,
就好像是神明的神威一樣,
老是需要透過像煙火或乩童等虛張聲勢的手段,
才能將神的意象植入人心當中,
殊不知倘若真的有神,縱使沒有神像,沒有遶境,
神依舊是存在的.

易言之,安真的獨立女性價值,
應該立基在不變身,沒多金男追求,老公不回頭的前提下,
自己就能走出自我的道路,那才是真的所謂獨立新女性阿...
不過當然囉!!這樣的劇本也太難編了吧....呵

(話說犀利人妻也實在太夯了,
正經如我碩班的指導教授,
居然也會在FB上,留下"我回不去了..."的字樣....
只能說老師還真是跟得上時代阿....
呵...這有點像邱毅委員近來的FB都在討論海賊王一樣,
真是讓人意想不到阿....)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