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殺了妻子.JPG

相同素材的電影,介之於超凡與平庸之間,

往往就在於情節鋪陳與橋段剪輯是否天衣無縫。

本片不論從故事選取、人物設定、倒敘演繹、

乃至於背後所期欲闡述的意涵,

皆與執導『黑暗騎士』的諾蘭

曾拍過的名作『記憶拼圖』(Memento;凶心人),

有著幾近吻合的高度雷同。

唯可惜敘事上的貧乏,加上不夠聚焦於記憶的拼湊與連貫性,

致使劇情顯得有些鬆散,顯見即便是同樣的題材,

在不同執導功力下,產出的結果亦大異其趣。

 

回顧諾蘭的『記憶拼圖』,

開場即設定主角為殺妻罪人的身分,為了洗刷自我罪嫌的謎團,

其透過身體所佈滿的刺青線索開始尋找當中的蛛絲馬跡;

然而,礙於其罹患短暫記憶喪失的症頭,

使其無法連貫性的追根究柢,

只能從每個片段式的記憶拼湊相關的人事物,

再藉由刺青的型式協助記憶回溯。

直到謎底揭曉之際,原來殺害妻子的確實是自己,

為了降低個人心中的愧疚感,於是藉由自己記憶喪失的特性,

鋪陳了一樁永遠解不開的真相,

讓他得以永遠活在追擊殺妻兇手的循環中,

無須面對來自於內心道德的譴責。

(以下有雷,敬請慎入)

 

相仿的,本片亦從主角殺害妻子的情節開場,

而記憶拼圖中的病徵,則換成是喝酒斷片的記憶喪失,

憑藉著手邊不時出現的物件,讓他一再的回溯妻子遇害當日的作為。

儘管謎底揭曉,妻子並非其所殺,

但卻是間接因著其個人對生活的種種顢頇態度所引致,

深究起來,要說妻子乃因他而亡,似乎一點也不為過。

然而,深究其為查明妻子死因的理由,

與其說是為了找出真兇來祭老婆的在天之靈,

其實更深的意涵,還是為了要證實自己的清白,

藉以降低自我的道德罪,好讓他得以繼續以嗜賭的習性過活,

而不致於背負上殺妻的千夫所指,坐實的是一種鴕鳥心態吧!

 

兩相比較,記憶拼圖除了勝在回溯情節上的無縫接軌之外,

背後所期欲詮釋的『道德罪』寓意,似乎也略勝一籌,

致使表現在電影精彩度上,

也就有了天差地遠之別,算是本片較為可惜之處。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