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壹週刊】核四決策一周三變 馬英九眾叛親離--YouTube

如果長期follow本部落格的朋友們,每每在時事評析中,只要提到馬英九,

總會說起過去自己的教授曾說:"馬英九當選總統會是個災難"的話.

現在想想,還真非事後諸葛...

(那位教授並非敵對陣營,而是和馬英九總統還頗有交情的藍營人士)

當時,我的教授就他和馬總統的的接觸中,

直指其人儼然是個我們所俗稱的"法匠",熟稔法律,但卻絲毫不知變通,

同時,他手邊有本記錄數據的小冊子,裡頭是各式各樣政策執行的數據,

每每在聆聽地方簡報的時候,當地方提出相關籲求,他總喜歡用數字來辯駁對方,

以為數字就是證據,數字就是真理...而忘卻了人民實質感受的問題.

和當年同是藍營明星的宋楚瑜,習慣一下鄉就撥款的另一種極端,截然不同.

這或也是法律人做為國家領導人常會衍生的弊病,

畢竟,如果政治都能夠依循在法律的框架下解決,那根本也不成問題了吧!

顯然的,在知法守法的基礎之下,還需要更多點智慧才行.

 

 


20120502 電價逆轉!馬英九夜襲電價三段漲朝令夕改?電價昔非漲不可 今突緩漲 三立新聞

除了上述教授的觀感之外,就這幾年馬政府執政下的施政風格,自己認為:

真正的致命傷,在於一種懼怕批判,陷入了一種朝令夕改,"父子騎驢"的困局:

(上youtube,搜尋"馬英九 朝令夕改",就可以讓您回想起很多案例)

政府各部會總是習慣性的將欲推動的政策,先透過媒體宣傳,試探民意的風向球,

當引發民眾普遍反彈之後,便又出面澄清那只是閣員的個人想法,尚未做成政策.

又如同近來的學運和反核的反政府示威運動:

兩岸服貿從必須一字不改通過,逐漸的讓步到逐條審查,甚至最後還放出未必都不能修改的風向球;

而核四的情況更扯,從前一天和蘇貞昌主席幾近互譏爭吵,態度強硬的兒戲,

到隔日縣市長會議後即做成停工的決議,短短一天,政策再次急轉彎.

當然了,有錯必改也許未嚐不是壞事,但站在民意支持的角度來看:

馬英九先是激化了反對他的群眾,而後在政策反覆的過程中,

又讓原先支持他的人民,又嫌棄他的軟弱與反覆的態度,轉而不再相挺,

正是立基在如此"父子騎驢"的困局中,才讓自己的民調,始終在9%的低谷中迴盪著.

(PS:父子騎驢的典故,是說一個父親騎著驢子,由兒子牽著進城,被一個路人指正的說:

怎麼老爸自己享受,讓兒子那般勞累呢...於是,禁不起批評,父親下來,換兒子騎上去.

走不了多久,又有一個路人指著兒子說道:

你看那個小孩真不孝,居然讓父親用走的而自己享受...聽畢,父子倆決定一起坐上去.

本來想著,這樣總是沒話說了吧...

沒想到,又遇到一個路人,低頭喃喃自語的說:

唉!看那隻瘦弱了驢子真可憐,父子倆加起來那麼重,就這樣壓在驢子身上...

聽畢,父子兩人又基於不忍之心,決定一起下來,大家都用走的.

但最終,最後一個路人看見他們父子倆牽著驢子,大笑的說道:

驢子是用來讓人騎的,你們兩個都不坐上去,還真是太笨了...)

 

 


I Shall Be Back Tomorrow / 我明天早上再來--YouTube

放眼未來的兩年,您還有著甚麼樣的期待麼?

我是已經對這個政府死心了,死心的原因,並非自己認同了近來幾場社運的訴求與手段,

而是認為:"性格決定命運",而性格往往是一個人最無法更易的命定,

試問對於一個始終見風轉舵,無法堅持定見的領導人,還能夠有多少的指望呢?

苗栗大埔的土地正義...反服貿協議...反核四訴求...接下來還有沒有呢?

從這兩天網路上又在瘋傳著:

"你知道自由經濟示範區條例,這兩天要立法通過了麼?"懶人包看來,

抗爭永遠不缺場子,倘若領導人自己施政完全毫無定見,無異於是提油救火,

只會讓這場烽火無止盡的蔓延下去...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