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自己是一個無神論者,
儘管偶而在人生遭逢抉擇的時候,
還是多少會訴求宗教上的寄託,
但總是重心靈而非形式.
故每每到了需要進行拜拜的時分,
總會感到那麼一些無奈,
畢竟一堆貢品搬來搬去的,
在炎炎夏日中曝曬,冒著食物餿掉的風險,
但其實拜前拜後根本沒有改變任何事物.
還好家裡有電梯的輔助,
不然還真是會火氣大到瘋掉.

當然,自己最終還是順利的去完成這些任務,
為的不是怕甚麼好兄弟不爽,
而是為這個家,為爸媽分憂解勞.
某種程度也是一種學習的過程.

記得叔叔曾經說過:
照顧爺爺奶奶的責任,應該在他們這一代,
而不應該讓我們這一代來扛,
當然,這樣的用意是良善的,
但某種程度而言,也造成了一些負面效應.
有一陣子,其實自己不是很喜歡待在家中,
因為說實在的,現在自己除了寫論文之外,
好像也沒有太特別的事情要忙,
又論文也不可能24小時在寫,
(有時候真的沒靈感....寫不出來...)
所以有時候看著爸媽幫爺爺奶奶做些甚麼時,
總是希望基於為他們分憂解勞的原因,
替他們為爺爺奶奶服務,
但媽媽總會說:
照顧爺爺奶奶的責任不該落在你們身上,

讓自己總是有種能幫忙,但又無法幫忙的感覺.
然而,一家人之間,總是環環相扣的,
倘若照顧上一代的責任都該由下一代來承擔,
則我所希冀做的,也不過就是幫忙自己的父母,
其實又有何不對呢?

漸漸的,自己才體悟到,
其實家務事,不該是那種截然消級排他制的消去法,
因為消去法最終不但排除了這些孫字輩的大家庭責任,
而無心於此的兒字輩,人家不鳥你就是不鳥你,
你能奈他何?隨便搪塞個理由裝忙,
難得回來的時候再帶個假面具,裝孝順...
還不是照樣被稱讚到不行.
想想我們這些孫子們,其實大家也都不忙,
有時間開著跑車出去把妹閒晃,花錢又傷身,
有時間暴吃甜食再跑步瘦身,浪費生命.
還不如偶而回家真正為爺爺奶奶做些事.

(譬如身為孫子的我們,大家也都會開車,
帶帶爺爺奶奶去醫院看看門診好像也沒那麼難嘛??)
誠如自己所說的:這是一種學習的過程,
學習如何服從與應對,
當然也應該是一種來自於大家庭的應然要求.
其實很多事是可以並行不悖的,
並不是說著甚麼要打拼前途,
就可以將這樣的應然責任拋下,
我想那些都不是理由,而只是一些自我解套的說詞.

基此,與其用消極的排除制,不如用積極性的參與制,
要時時刻刻的告訴大家,這是大家共同的責任,
就像是考試一樣,當我們要求子女考100分,
也許他就能考到80分,
但倘若我們只要求80分,也許最終結果就只有60分.
不是嗎?沒有要求,就不可能有結果的......

有時候很多牢騷的抒發,
其實都只是來自於不甘於一個可笑的謬論,

總是覺得為何那些離爺爺奶奶遠遠的家人,
與他們顯現出來的互動反而溫馨,反而親切,
但真真正正在他們身邊的,
卻總是滿滿的無奈與怨懟,
說實在的,這樣的感覺我不能接受,
但現實又讓自己不得不去接受,
自己總覺得越是在自己身邊的人,
越該是親密才是阿?不是嗎?
究竟這樣的感受是自家特有,
還是來自於華人世界的共同經驗呢?


當然,或許這也是自己的人生觀使然,
有點像是天龍八部中所云: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我一點都不在乎甚麼所謂來自於血緣的連結,
畢竟血緣從更宏觀的角度來看,
只不過是偶然性的,
而不是必然,
故對我好的,我絕對會對他更好,反之亦然.
或說這是一種兩極端的表現,
愛恨分明,不是多情就是無情,
但這樣簡簡單單的不假修飾,
才是最真實的自我映照........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