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31 黑島青等團體晚間突襲總統府抗議亞投行 - By新頭殼新聞網站Newtalk

就在剛剛,看到了一群以黑島青為主的抗議民眾,因不滿馬總統指示加入亞投行的決策,

到總統府前進行抗議,並與值勤的憲兵發生零星的衝突...難道學運又要再起了麼?

說起來不無可能,一來將"參與亞投行"與"親中賣台"劃上等號,

這個誘因對於匯集抗議人潮而言,號召力似乎完全不亞於去年的服貿黑箱;

二來在帆廷二神正值輪休的期間(林飛帆當兵去;陳為廷淪為奶昔哥...),

自然有許多後進的有志之士,希冀藉由立功來取而代之,

端看去年有多少參與學運的人士,紛紛投入議員選舉,

為廷兄要不是因著鹹豬手事件,搞不好現在已經是立委大人了,

據此就可以知道:抗爭活動對他們的從政之路而言,是助益而不是阻力,誘因絕不可謂不大...

我覺得,與其每年三月天,都要想個議題來進行向政府示威的活動,

還不如學勞工秋鬥的模式,固定在每年三月,

召集所有反政府民眾,一起來向政府嗆聲,也許還更有正當性一些.

 

 


2014.03.29文茜的世界財經周報/亞投行列車即將開動 多國趕忙上車--YouTube

關於此次的抗爭焦點:"亞投行",根據維基百科的簡介: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英語: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縮寫:AIIB),簡稱亞投行,

是一個願意向亞洲國家和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資金支持的政府間性質的亞洲區域多邊開發機構,

成立目的是為了促進亞洲區域的互聯,互通建設和經濟一體化的進程,

並且加強中國與其他亞洲國家和地區的合作力道.總部設在中國北京,法定資本1,000億美元."

當然,名目上的功能是如此,但坊間的懶人包,則指出這是為了抵制美國製造國際熱錢的效應,

以及與日本為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相互抗衡的舉措.

但不論如何,這確實是由中國所主導的準國際組織.

而此次民眾所抗爭的焦點,除了反對加入任何以中國為主的組織外,

另外在參與的程序上,也是備受詬病:

是由陸委會請託國台辦代為投遞參與意向書,

而非像其他國家一般,直接投遞到籌辦中的秘書處,明顯有矮化國格之虞.

又在加入的名稱上,或也不可能以"台灣"名義參與,

也許最佳的情況,就是循奧會模式,用"中華台北"的名稱加入,

這樣的稱謂,是否能夠讓國人接受,也是另一個讓人質疑之處.


馬"一人決策"加入亞投行 立委批"黑箱"--YouTube

萬般質疑,總歸一句話,就是認為馬總統已經無法再代表著多數民意,

自然的,他所作的所有決策,都會被拿出來批判與檢視,更遑論是與中國有關的事務,

一頂"親中賣台"的帽子先扣上來,只是最基本的而已...

的確,走進了"後馬的跛腳時代",馬總統的政策或許不值一提,

那來看看在2016年,極有可能成為下一任總統的蔡英文主席,

她對於此次亞投行的參與與否,有著甚麼樣的見解呢?

 

亞投行.jpg

資料來源:摘錄自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臉書

從她的臉書訊息中,大致可以彙整出幾個觀點:

1.表明台灣絕不會自外於區域組織的參與,加上文中從未明白表示反對加入亞投行,

   就我個人的解讀,似乎只要加入的模式合乎對等原則,她並不反對加入該組織.

2.與許多社運團體所質疑的相仿,蔡主席同樣對參與的名義與方式提出質疑,

   顯然認為若非以國家的規格參與,就是自降國格的不得體做法.

綜觀以上所言,其實不知蔡主席有無思考過:其實上述兩點之間,極有可能是存在矛盾與衝突的?

  

很清楚的,亞投行是由中國主導的國際組織,基於一個中國政策,

有可能讓我們以國家的規格與名義,加入這個組織嗎?幾乎是不可能的吧!

中國的底線,台灣最佳的情況,就是以WTO的"台澎金馬特別關稅領域",

抑或是國際奧會的"中華台北"名義加入亞投行,試問:這樣的名稱,蔡主席願意接受嗎?

務實的來看,或許應該接受,畢竟這是我們行之有年,參與國際組織的一貫模式,

但在反中情緒日漸高漲的今日,那些近來揭竿而起的社運團體與新興政黨,

會在民氣可用的情況下,壓著民進黨不得不起身反對如此矮化名稱的喪權辱國,

讓蔡主席在名稱問題上,或也不得不採取著反對的立場.

 

那好啦...若非以台灣名義,非以國家格局加入,就悍然拒絕參與亞投行,

想當然,中國方面絕不會在此面向中讓步,最終的結果,就是我們選擇不加入...

而這不加入的結果,顯然和蔡主席的初衷,又是相互違背的,

因為她從不認為台灣該在區域組織當中置身事外.

如此矛盾的境況,著實考驗著這位未來國家領導人的智慧.

(我想,倘若這場抗爭行動持續下去的話,論述預料會逐漸清晰,

 和太陽花學運相仿,會變成"反黑箱,不反加入亞投行"...

 因為民進黨本身根本沒那麼反對加入該組織,

 但社會氛圍又逼使得他們不得不有所表態,

 讓他們最後或只能夠祭出程序正義的大旗,

 在決策擬定與參與過程的細節中,找到"黑箱"這個著力點...)

 

顯然的,在批判馬政府自降國格,準賣台的加入亞投行的同時,

其實更該思考的,是我們到底要不要加入這個區域性的國際組織?

若不需要,那甚麼都不用談了,反正不加入最大,凡事與我們無關;

但如果想要加入,又或者必須得加入,

那麼,該如何在能夠加入的情況下,

最大化彰顯我們國家的主權,就成為最重要的課題所在:

而就我個人的判斷而言,除了委由國台辦代為遞件是個嚴重外交瑕疵外,

在參與的名義與資格上,我想大概最好的情況,

或也不過就是現在所浮現出來的雛型吧!

真要說其中有著多麼恐怖的賣台陰謀麼?或也言過其實了吧!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