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家中外勞無預警逃跑的時候,

(據說她逃跑是為了追求更高薪的工作...)

曾經寫過一篇關於全能外勞與孝道傾圮相關性的文章,

(這篇文章因私人理由已刪除...)

當時記得有一天,

該篇文章忽然出現大量facebook按讚的情況,

那時候很納悶,想著:那是一篇探討家事的文章,

怎麼會有那麼多人分享出去呢?

後來今天才知道,

原來該篇文章被分享到"TIWA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的粉絲頁,

似乎是用來作為探討外勞在台灣被歧視,受到不平等對待的情況.

 

當然,自己對於每個人的言論發表都予以尊重,

不過呢...我一直都覺得很多所謂打著人權大旗的團體,

似乎都有無限上綱的趨勢,廢死團體如此,外勞人權團體亦乎如此.

怎麼說呢?這就要從分清楚"歧視"與"雇傭"的差異性談起.

 

記得以前指導教授曾經對我們舉過一個例子,

他認為每個人或因著不熟悉,抑或真有歧視的意味,

或多或少都曾有過歧視性的心態.

在美國,有些洋人看到一群老中或老韓聚會,就感到不舒服,

總覺得他們似乎在謀畫些甚麼事情.

相仿的,在台灣,當我們看到公共場所聚集著很多外勞時,

總是潛意識中,會不自覺的與"犯罪"作若干程度的連結.

這的確是一種歧視,一種對於不同種族間的優劣性歧視.

在不存在任何利害與利益衝突的情況下,

就對於不同種族有著程度上的厭惡感,確實是種不可取的歧視.

倘若這些團體訴求的是去除這般的歧視心態,

給予外勞一個平權存在於台灣的空間,這我倒是頗為贊成.

 

然而,當雇主在評斷家中外傭的不是之處時,

個人認為此時將人權的大帽子扣上去,

變成任何的批評都成為一種歧視,說實在的並不公平.

因為此間存在的,是一種金錢的雇傭關係,

外勞仲介抽傭合理與否,那是另當別論,

但對雇主而言,今天花了錢,

自然就期待外勞能夠做好該做的事,服從雇主所叮囑的命令.

(有些命令是為了老人家的安全,需要絕對的服從...

ex:像自己先前一在的囑咐家中外勞,沒有其他家人帶的情況下,

不要帶著年邁的老人外出散步,以免發生跌倒的意外,

但家中那外勞把話當耳邊風,依然故我,虛應故事....)

而與外傭同住在一個屋簷下,

也必須歷經生活習性差異的磨合;

這些都不是那些空口說白話,呼口號的人權團體們,

所能夠解決的個別事件.

在僱傭關係中,就好似大家在工作中有頂頭上司一般,

上司自然的會對下屬有所要求,難道據此就是一種歧視嗎?

要求僱傭之間有著身分上的階級差異,難道就是一種父權思維嗎?

我深不以為然就是了.

 

有時候,這也是為何批評廢死團體的廣大民眾,

通常都會以"等您們成為受害者家屬,再來談廢死與寬恕的問題",

來反駁他們那宗教慈悲式的論點,

因為沒有身受其害的深刻體悟,

的確是無法了解其中的椎心之痛.

相仿的,家中不曾請過老油條的外勞者,

也絕對不可能理解箇中的辛酸與無奈....

簡直就是花錢找罪受...

 

綜言之,空口說白話的人權呼籲誰不會,

但人權問題在乎的是理性的論辯,

而非預設所欲捍衛的群體皆是被迫害的一群,

處處檢討的,都是別人的不是之處,

稍事有要求的管理模式,就一股腦的認為是雇主的無良,

那未免也太過了吧~~

(簡直就是得了被迫害妄想症...)

 

by-nc-nd  

, , , , ,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