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_2  

nEO_IMG_DSC_0004  

 

近來常會瀏覽一些來自於雅虎奇摩轉載的專文,

這篇<當甄嬛遇上桑德爾>,撰文者是顏擇雅.

(話說最近還蠻頻繁的看到這位作者,

像先前<讀那個會吃不飽>一文,也是出自他的手筆,

現在才知道,原來該作者是出版一系列Michael J. Sandel著作的雅言出版社發行人,

呵呵...真是有眼不識...)

 

該篇文章係將台灣時下最流行的兩種思維,作一相互間的對比:

其認為<<後宮甄嬛傳>>,體現的是中華文化最醜陋的一面,

像是"在後宮,想要升,就得猜中皇上的心思;想要活,就得猜中其他女人的心思",

內容演得都是如何在人際相處間的算計心思.

相反的,他覺得桑德爾及其正義思潮,則是美國文化中最光明的一面,

強調的是每個人的意見,都該受到同等的尊重與重視,

所謂"君子和而不同",這才是真正的民主價值體現.

基此,他認為倘若將所謂"甄嬛職場學",諸如:

"容不容得下是娘娘的氣度,能不能讓娘娘容下,是臣妾的本事"的思維,

運用在美國大公司的用人邏輯上,可能會令人貽笑大方,

畢竟在國外,用人唯才,少有這般的人事算計.

綜言之,該篇文章的用意,即有那麼點在於貶抑甄嬛的文化體現,

而頌揚桑德爾所帶來的光明效應.

 

誠然,對於一個同時看過甄嬛傳與桑德爾所有書籍的自己而言,

這篇文章可說是對了一半...

在觀賞甄嬛傳時,自己的心情就隨著甄嬛的處境而起起伏伏,

完全感受到其中算計的恐怖...

又桑德爾,不論當初看到其著作驚豔不已,

在台大親自看到本人的丰采更覺醉人,我也覺得看完他的著作後,

心中不自覺的浮現陣陣的光明之火...

是故,作者這般黑暗與光明的對比,

就絕對的論理而言個人覺得頗為貼切.

然而阿...我覺得作者忽略了桑德爾理論中更重要的一件事:

除了公共論述中的尊重異己之外,更為首要的,

是環境之於文化的差異,都該被同等的尊重.

換言之,文化往往是因應著環境的條件而養成,

文化本身之間不存在優劣之分,端賴於是否適用於該環境而已.

所以說,作者舉出美國大公司,

對於中華文化中那種"搞關係"式的職場關係,感到匪夷所思;

其實相仿的,倘若用美國那種凡事論理,用人唯才的思維,

進入到華人的職場當中,恐怕也是會死得很難看.

這就說明了,不爭未必高上,要爭未必低下,

重點在於環境驅使著自己去爭或不爭.

(這就像很多美國人其實很討厭華人的原因,

在於華人所到之處,因為競爭的文化習性,

美國從小孩的天堂,

轉變為與台灣一樣課輔與補習不斷的煉獄.

而房屋也從居身之所的合宜價格,

變成投資投機的炒作工具...

顯然的,這樣的文化與環境的配搭,是多麼格格不入...)

 

所以說,倘若後宮甄嬛傳能夠讓兩岸三地的大眾心有戚戚焉,

甚至隨之而來的諸種人際關係與職場生存學等顯學浮現,

就代表著在大家的生活記憶中,這樣的情況確實是存在著的,

則用如此的算計思維,來面對相應的險峻環境,

根本上並沒有任何的謬誤之處.

我從不覺得這樣的文化是低下的,

完全只是因應著環境的發展而養成而已.

我想...個人這樣子的論點,

縱使是居於光明面的桑德爾大師,也應該會有同感才是吧!

 

by-nc-nd  

 

, , , , , , ,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