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還蠻常看到來自於<<親子天下雜誌>>所轉載的文章,

繼上次<讀那個會吃不飽>一文頗有啟發外,

今天又閱讀一篇題為<孩子別怕!美國這樣教孩子看待槍擊案>,

作者乃居住在紐約的唐家婕,

全文內容,因著著作權因素,無法轉載,

大家有興趣可以上網google一下.

 

此篇文章,主要乃在論述美國康乃狄克州近來所發生的槍擊案,

在美國的兒童教育上,會用甚麼樣的態度來撫慰那些目睹慘案的孩童.

作者認為,儘管慘案的血腥場面很殘酷,

但最好的安撫方式,並不是盡其可能的去掩飾真相,

甚至是希望小孩子們最好能夠完全忘卻真相.

(不論透過心理或生理的手段達到此目的...)

相反的,他覺得美國人會希望讓孩童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或許在告知的措辭上會多所婉轉,

但絕對不是用粉飾太平的方式來進行創傷後教育,

因為對美國人的認知而言,他們覺得這也是一種機會教育,

畢竟一個小孩子從小到大,歷程中必然會經歷過大大小小的創傷,

倘若每每都選擇將這些創傷隱忍不發,

最終對於幼童的發展也未必正向,

反而告訴他們真相,讓兒童對於創傷有一定認知,

懂得正向面對創傷,未來也才能夠養成不逃避的勇氣.

 

某種程度而言,作者會特別點出"美國人"如何看待此事,

事實上乃隱喻著一種東西文化的教育差異性.

東方文化在儒家教育的洗禮下,凡事講求內斂,謙遜,

對於兒童面對創傷一事,多半父母皆會因著不忍之心,

而選擇以迂迴的方式告知,甚至隱瞞而不告知...

而西方文明則在個人理性的思維下,

以同理心認為"如果我是孩童,我會希望了解真相"的心態,

選擇讓兒童面對此殘酷真相,

確實是存在著相當大的歧異性.

但要說哪一種教育文化比較優,其實很難有個定論,

因為文化向來是與國情和社會風俗息息相關,

當文化適合於該社會倫常運作,那就行了....

 

恩...講到這裡,不禁讓我想起一個還算貼切的譬喻,

用以來對照東西文化上的差異性:

就拿宴客來說好了,

東方人向來是最喜歡宴客的,

每每宴客不僅排場大,而且料理菜色都超豐富,

但很奇怪的,經常可以見到宴客主人總會面對滿桌佳肴說著:

真的很抱歉,都是粗茶淡飯,沒甚麼菜,大家多包涵包涵,

明明滿桌菜,硬要說沒菜,這就是東方人向來講求的"謙虛".

而西方人呢?就菜色上,一樣會擺上滿桌的佳餚,

他們會相當自豪的對客人們說道:

自己為了這場宴席,下了很多的功夫之類的話,

用來證明他們對這場宴會的重視程度,

對於西方人而言,倘若像東方人那樣的謙遜說詞,

則客人會覺得"都沒菜還叫我們來做什麼呢?"

也許不同文化的人會覺得他們很愛"秀",

但展現真實的自己,向來就是他們的文化特性.

兩相比較下,甚麼樣的文化令人感覺舒服呢?

或見仁見智,但就個人而言,

我不敢說我很欣賞愛展現自我的人,

但我確定的是,

我很討厭那種所謂以謙虛自居的人,

感覺真是超假的,無比噁心....

 

by-nc-nd  

 

, , , ,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