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只剩我倆.JPG

標準末世論的電影,當中所提出的核心論辯也相當典型:

"當地球趨近於毀滅之後,劫後餘生下的人們,

 在有機會重新建構社會體系之際,

 究竟會希冀選擇遺世獨立的存在呢?

 還是再一次回歸災難前、透過某種規約組織新的人際網絡呢?"

 

當代社會的解構與重構,一直都是哲學上所熱衷思辨解析的問題,

援引劇中主角一席語重心長的話:

"與一個人生活相比,劫後餘生之前的日子反而是更加的孤獨..."

相信這句話,很大部分說進了現代人的心坎裡,

在看似往來綿密的網路時代中,究竟人際間的關係,

是更加緊密呢?抑或更顯陌離?答案是很清晰的吧!

(以下有雷,敬請慎入)

 

故事背景設定在未來,因著某種神經性疾病,致使地球上99.99%的人類滅絕,

Del便是那個倖存下來的人類,每日的例行任務,

就是到周遭環境尋找有無生存者的蹤跡,

並且為亡者清理遺體,生活顯得充實有意義。

其到處搜尋居住區域的目的,或多或少是希冀找到生還者,

但對於早已厭倦過往社會與人際關係運作模式的他而言,

一個人活著、無須受到任何規約的拘束,也是另種寂靜的享受。

 

某一天,Del遇到了Grace,兩人從最初的互不信任,

在相處中逐漸有著共同的默契,於是Grace也加入了Del的例行工作行列。

就在Grace進行區域搜尋的時候,發現一間沒有標註在地圖上的房子,

該房子被Del列為是禁區,裡頭有著死亡人類的遺體,

經追問後,才知道那是Del先前的家,是讓他感到傷心欲絕的回憶。

 

Grace看見Del傷心的模樣,於是決定告訴他一個真相,

原來Del根本就不是地球上僅存的人類,

遠方的另一社區還存活著成千上萬的人類。

那些人類為了忘卻劫後餘生的極度痛苦,

因而研發出將負面記憶抹去的科技,

讓當中的人們可以循此機制,

快樂地展開全新的生活,彷若地球未曾毀滅過一般。

 

Del起初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但在頓失Grace這個摯友後,

決定前往該社區一探究竟,部分原因也是對於該技術產生了若干興趣吧!

然而,當他見到正準備進行記憶抹去手術的Grace,

躺在病床上、接滿著醫療儀器線路,宛若重重枷鎖重新羈絆,

這才又讓他有所覺悟,使其決定帶著Grace逃離快樂社區,

回到那個一切由自己定義的國度。

 

遺世獨立或回歸群體,基於人類是群居性的動物,

重返社會體制的籲求,顯然是相當強烈的。

然而,只要曾經體驗過社會制度的人們,就會深刻的了解到:

社會的建構,乃建立在個人自由的箝制之上,

越來越繁複的規定將制約自己,越來越擁擠的人群將變成羈絆,

即便社會初始是快樂的,最終隨著變遷演進,

終將使痛苦係數加劇,回歸到體制毀滅前的傾圮狀態。

換言之,即便人性是趨向於群居,

但舉凡經歷過一次人類社會制度的洗禮後,

相信沒有人會希冀重新再走一遭,

暗喻著人類所嚮往自由的本性,終究將戰勝對群居的渴望。

 

與其身處在爾虞我詐的群體世界中,

一個人孤獨的活著,享受天大地大我最大的快意,不會更令人欣羨嗎?

從時下綿密網路世界所衍生的社會陌離感看來,

也許遺世獨立的生存,才是末世終結後的唯一解答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心如石硯 的頭像
心如石硯

[心如石硯]yen&chi的攜手足跡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