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七月22日.JPG

在法庭的攻防上,精神異常經常被用以為加害者辯護、使之逃過極刑的正當理由,

原因很簡單,從心理學的觀點,

精神異常者在犯罪的當下,其行為並非由主觀意識所控制,

而是另有悖離正常思緒的因素所主導,才會鑄下難以收拾的錯誤。

換言之,乃是一種"不知者無罪"的推定。

 

而"政治偏執"呢?

政治偏執儼然是另一種極端,他完全明瞭自己的作為,

並且希冀透過犯罪手段,對外宣揚倡導的政治理念。

這樣的乖張行徑,其罪責是否可以被人們所赦免呢?

從法律的角度,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沒有人可以在明知故犯的前提下免除其刑責;

然若從道德、從人性的關懷思考,

政治偏執與精神異常的心理狀態,基本上是相仿的,

沒有著親人的關愛、同儕的扶持、社會的溫暖...

人生的旅途上,是何其孤獨與寂寥的。

我們或許對其際遇感到萬分同情與惋惜,

但令人髮指的殘暴無道,終究還是得自己去承擔,

這該是法治國家應有的ABC吧!

(以下有雷,敬請慎入)

 

故事乃2011年7月22日於挪威所發生的真實恐怖攻擊事件,

一位為訴求禁止移民政策的極右派份子,

先是引爆位於挪威奧斯陸首相辦公室附近的汽車炸彈,

企圖暗殺工黨的首相首相未果。

隨即又冒充警察,對在臨近的烏托亞島(Utøya)上,

參加工黨活動的年輕孩子們進行大規模射殺,總計造成77人死亡。

兇嫌遭逮捕後,起初辯護律師期盼透過精神異常的鑑定助其脫罪,

但兇嫌卻予以拒絕,希望藉由為自己辯護,來宣揚反移民的政治理念。

當挪威全國上下皆陷入將兇嫌處以極刑的憤慨情緒下,

其中傷勢最嚴重的被害者出庭作證,

除了痛陳兇手的泯滅人性外,也點出了類似政治偏執的病態,

心理層面的空虛與孤獨,是最可憐且可笑的。

儘管兇嫌最終毫無爭議的被判處無期徒刑(挪威沒有死刑),

但個人相信,類似的政治偏執並不會因此停歇,

端看美國總統大選,由對移民不友善的川普當選,

在地居民對於新移民的新仇舊恨,

恐怕只是方興未艾,沒有止戰的一天吧!

 

坦白說,就自己從事政治工作的經驗,

我不相信有任何政黨與候選人,其政策是從魚肉鄉民的角度出發。

換言之,各迥異立場的陣營之間,

存在的只是觀點上的差異,而沒有嘉惠或傷害人民的問題,

競選期間的交相攻訐駁火,看看就好,

實在無須太認真,只不過就是一場戲。

回歸到電影,您說"反移民"的立場究竟是好或壞呢?

從人生而平等的角度析之,

既然在相同的土地上,彼此之間不該因著先來後到而有差別對待,

仇視移民的歧視作為,自然該被譴責。

但若從原居住人民的觀點來論,

對比著新移民遷入後所帶起的各種生存壓力驟升,

何以他們不能主張拒絕移民,不能爭取屬於他們最初的幸福呢?

 

綜言之,任何觀點都有其合理化的正當性,

端看您用甚麼角度去解析之。

惟重要的是,各種意見的表達途徑,

始終都得遵循著"人身自由"的絕對尊重,

無法秉持人權的根本原則,

縱有再強大的論據,終將無法說服群眾予以支持。

在法律上,這界線絕對是涇渭分明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心如石硯 的頭像
心如石硯

[心如石硯]yen&chi的攜手足跡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