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其實同你我一般,一樣是立基在人性的思維下處世。

(當然,某種程度或許也與魔鬼係人類將神格給擬人化後的結果)

對於可供其驅使的信徒,乃以"利誘"做為手段,承諾著更豐厚的成就,請君入甕的讓人甘願為奴;

至於期欲攻擊的對象,則是訴諸"恐懼"的元素,直探心中有愧的缺憾,讓人不自覺的陷入到虛假的迷惘之中。

顯然,魔鬼之所以發揮其強大的影響力,關鍵即在於恩威並施的心機,

於是乎,若希冀成為魔鬼的絕緣體,則"無欲無求,無愧無疚",儼然成為根本的特質。

可惜,人們多少存有著劣根性,有著對權力最赤裸的競逐,有著對哀痛難以釋懷的眷戀,

則讓魔鬼趁虛而入,或也就勢所難免了。

這世界上真有魔嗎?

或許有吧...但魔鬼的蠱惑力強大與否,

關鍵...還是在於自我心中魔障的懸念有多麼深沉吧!

(以下有雷,敬請慎入)

 

電影取材自韓國的鄉野傳說,據傳萇山中住著善於模仿人類的妖物,遇之者必遭橫禍!

劇中熙璉的兒子俊敘在失智的婆婆代為照顧下失蹤,為了幫助婆婆恢復記憶,

熙璉一家搬回婆婆老家萇山居住,希冀熟人熟地的熟識感,能夠使她想起俊敘失蹤的經過。

期間,在萇山遇到一名紅衣小女孩,基於同情,熙璉收留了她,並且為她穿上俊敘過去遺留的衣物。

從此,家中不斷有怪事發生,首先是小女孩的行為舉止越來越像自己的女兒,就連聲音都一模一樣,

而婆婆似乎也想起過去的事,最後卻無故的人間蒸發。

這一切的怪誕事件,都在警方拿出一張陳舊的檔案照片後,有了解答...

原來,小女孩根本就是鬼魂的化身,當初被迷信萇山虎的父親活埋身亡,

臨死之前,同樣學會了與父親一樣的仿聲本領,能夠藉此蠱惑人類,並將之殺害、以增加自身的魔性。

然而,小女孩顯然對於熙璉存有著善意,或許是熙璉彌補了她最渴望的母愛,

因而小女孩希冀能夠有所回報,於是模仿著俊敘的聲音,讓熙璉又重新燃起找回兒子的希望。

儘管旁人一再的告知熙璉,小女孩是惡靈,千萬不能相信,

但愛子心切的熙璉,即便知道是謊言,還是願意抱持著那僅有的期待,選擇與小女孩回到洞穴中。

 

坦白說,未知台港韓之間,在電影上有否相互的交流渠道,

在本片的故事鋪陳上,其實讓我看到了不少台港昔日恐怖電影的橋段:

首先,以仿聲來蠱惑人心、誘發內心恐懼的手法,

事實上與台灣"紅衣小女孩"所描繪下的"魔神仔",是十分相似的;

兩者皆是相準著心中的虧欠,一舉讓目標陷入無可自拔的愧疚情緒之中。

其次,小女孩模仿著熙璉女兒的橋段,也有著經典港片"怪談協會"的"租房子"單元中,

房客舒淇刻意的模仿房東袁詠儀的妝容,逐步取代其現實中的身分,

最終直至無人認得本尊之際,就完成了"陰陽抓交替"的程序。

可惜了本片未能進一步的由此延伸情節,否則應該可以有著更精湛的張力演出。

 

有些影迷覺得本片的結局屬於爛尾,我倒覺得端看您從哪個面向評析:

以故事結構性而言,的確,當全片不時的埋下待解的懸疑梗、等待著結局中一併大爆發的解答,

卻只是來了場還算驚悚的人魔追逐之後,便驟然的落幕,實是落入了虎頭蛇尾的流弊。

然而,假若從情感的角度析之,最終當熙璉視線模糊、聽著小女孩模仿著俊希聲調,

即便容有逃出洞穴的機會,還是毅然的選擇重回洞穴,繼續尋找著失蹤的兒子。

或許心裡自知尋獲的可能性渺茫,卻依然不改其度的涉身犯險,母愛的情操著實令人動容;

又對於熙璉而言,與其終其一生的活在自責懊悔的煎熬中,

也許懵懵懂懂的相信著謊言,也算得上是一種解脫了吧!

(當然,這就是魔鬼最擅長運用的起手式了!沒想到竟是令人如此難以抗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心如石硯 的頭像
心如石硯

[心如石硯]yen&chi的攜手足跡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