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了將近一個月,終於有機會進場觀賞這部頗受好評的韓國電影。

坦白說,個人覺得這是一部道德訴求相當強烈的故事,

若說陽間的法院負責審理人們生前所逾越法律的懲罰;

則毫無疑問的,閻王地府所責司的,便是在人們死後,回顧其一生的作為,

就其悖離道德倫理的事項進行審度,據此決定其人能否繼續投胎為人。

然而,法律的罪行,有著明確的法條作為分野,

違反條文所規範的事項,當屬有罪,差別僅在於刑度為何而已。

但道德的罪呢?誰有洞悉善惡的法眼,去釐清剪不斷理還亂的人際關係線呢?

其實關鍵呢...在於影響所及當事人的感受...

 

誠如電影所點出的核心宗旨:

"人一生都在犯錯,但倘若這些錯能夠真心被原諒,就不會成為一種罪。"

換言之,世界上根本沒有道德完人,每個人難免都會犯上普遍認知下的道德過錯;

但這過錯是否就代表著其人背負責某種罪責,

就端賴行為當中是否存有宛若"善意謊言"的良心犯意。

倘若悖德行徑的初衷係出於善意,又影響的當事人亦得以從中,

獲得療癒與救贖的機會,據此瞭解與原諒其人的惡行,

則頂多可說是難以彌補的過錯,而不致於墮入道德罪刑的地步。

 

儘管如此,對個人的內心而言,或說"錯"不及於"罪",

但倘若窮其一生,甚至到了生命終了之際,

這些曾經犯下的錯誤,都未能向當事人敘明並求取原諒。

或許來自於陰間的求刑問責得以倖免,

但在自我的內心中,恐怕始終都將陷入到無間地獄般的煎熬。

與其徒留遺憾,何不試著相信自己良善的初衷,誠實的面對當事人,

娓娓道來箇中的來龍去脈,相信他們會懂得的。

(以下有雷,敬請慎入)

 

故事敘述消防隊員金自鴻在一場火災當中,為了拯救民眾而慷慨捐軀,

陰間使者前來迎接之際,尊稱其為"貴人",因為千年以來,他是第48位"利他善行"而亡的死者。

使者們的角色有點像是律師,必須助其通過"殺人、怠惰、欺騙、不義、背叛、暴力、天倫"七道地獄試煉,

七道關卡皆獲判無罪,才能夠重新投胎做人,同時也方能有機會再次見到金自鴻念茲在茲的母親。

起初,使者們心想著:"既是千年一遇的貴人,按其德行,應該可以順利通過各項考驗。"

沒想到當中分別在"殺人、怠惰、欺騙、暴力、以及天倫"關卡中遭遇到挑戰:

@殺人:為了拯救火場的民眾,犧牲了情同手足的打火兄弟。

          -->這是出於解救更多陌生群眾的初衷,雖造成無辜傷亡,但本質係屬善行。

@怠惰:金自鴻雖然身兼多份工作,但坦言勤奮是為了賺錢,引來崇尚"偽神"的質疑。

          -->使者以"上有老母,下有小弟"要扶養的理由,認為其崇拜金錢的目的在於無私的善行,

               完全不是作為享樂主義的奢迷之用,據此獲得了審判者的同理心。

               (自己最想碎唸的是這一項:

                道德與宗教老是認為"講談錢就俗了",但勤奮的目的若非為錢,難道是要"做功德"嗎?

                就像各種宗教儀式一般,法事功德圓滿後,師父們嘴上說得好聽,捐多少"隨喜就好。",

                您試看看捐少少,抑或是都不捐,端看對方會不會跟你翻臉...

                電影中的審判法官也相彷,個個自命清高的姿態,

                結果還不是用功利主義下的"業績制"來綁架陰間死者,

                命他們得要完成49人投胎任務後,才能轉世為人,這不是構築在功利的誘惑麼?)

@欺騙:寫信給罹難弟兄孩子的信,讓孩子總以為爸爸還在關懷著自己。

          -->為了不讓孩子在精神上無依無靠,才出此下策,擺明是善意的謊言。

@暴力與天倫:看著家徒四壁的窘境,在飢寒交迫的情況下,心生殺害全家人以避免痛苦的歹念。

          -->個人認為最有爭議的層面,儘管行為當下所想及的,是不希望全家人繼續受苦,

               勉強稱得上是本意為善;但逆倫的念頭,其實怎麼樣的解釋,都很難擺脫大逆不道的印象。

               當然,劇組在這裡處理得相當得宜,在母親知情且諒解的理由,

               以母親自認為沒能給兄弟倆良好的生活環境,備感愧疚自責的前提下,

               據此赦免了金自鴻動念殺母的道德罪責。

               雖說境遇始終令人堪憐,但誠如本文先前所提及的:

               "當道德的過錯,得以被當事人所原諒,基本上也就不算是個罪刑了。"

               家庭關係,清官難斷,很難說誰負誰多,求的或也只不過是相互體諒罷了...

 

不知道大家都在哪些橋段當中,抑制不住自己的淚水呢?

就我個人而言,分別在怠惰與暴力天倫這兩個關卡中潰堤,而且是那種遏止不住的眼淚直流...

為了家庭,為了給予家人們更大可能的幸福,

縱使自知必須犧牲個人的生命,也在所不惜的那種大無畏,令人深深的感佩,也是無盡的疼惜。

這不禁又讓我想起了近來的勞基法修法,面對著那些處境堪憐的邊際勞工,

政府居然會以"那些勞工需要多加班來賺取養家餬口的生活費。"為正當的論述理由,

並以此作為放寬相關工時規範的依據,著實令人心痛與咋舌。

誠然,邊際勞工為了促此家庭擺脫貧窮,

自是會像金自鴻一般,身兼多份工作,只為了讓母親及弟弟衣食無憂;

但相仿的,即便他們自知身體即將出現過勞暴斃的警訊,卻也會宛若片中母親一般,

為求讓家人們過上更好的日子,早有自願就義的決心。

邊際勞工的共同際遇在於窮忙,但政府不求解決低薪的癥結點,

逕自先行放寬工時規定,再以"勞工需要加班"作為合理化的藉口,

罔顧勞工身陷過勞死的疑慮,著實讓人完全無法苟同。

 

勞工為什麼會走上"過勞死而終不悔"的命運,

那是為了讓家人們過得更好,而不是為了想要多加班。

分不清其中的差異,只能說在這個政府的治理之下,人民實在有夠悲哀!

(電影中有著消防員補蜂的鏡頭,

 似乎韓國也是將補蜂捉蛇的任務,交由消防隊員來負責。

 不知政府相關單位有無責司的同仁觀賞本片,

 倘若日後此橋段被拿出來作為台灣消防隊該比照辦理的論據,也無須太意外。

 畢竟這個政府已經完全超乎我的想像,沒有甚麼是不可能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心如石硯 的頭像
心如石硯

[心如石硯]yen&chi的攜手足跡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