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文林苑王家都更案成為新聞的焦點,

從事件的發展析之,已然從一種理性的論辯,

成為一種所謂人權意識型態的黨派與立場之爭,

個人對於這個事件並沒有太多的研究,

所以也沒有太特別的評論之處,

只是對於那些帶頭引領抗爭的學生們,

感到有那麼點可笑...

 

從歷年來許多抗爭的案例中,

都可以看到一個可笑的事實,

那就是--大家都把社會革命看得太簡單了.

我想,也許是生長在台灣太過安逸之故,

總以為上街喊喊口號,

就像上下班一樣打卡式的抗爭行動,

就以為能夠改變社會中的不公義,

一旦被警察依法逮捕,

就開始呼天喊地的尋求民代協助,

這算哪門子的抗爭活動阿....

過去野草莓的行動如此,

這次文林苑的抗爭亦乎如此.

 

記得曾經觀賞過一部電影:

凱文史貝西主演的"鐵案疑雲"(The Life of David Gale),

片中描述一位反對死刑的抗爭者,

為了闡述自己的理念,

不惜製造一個虛假的罪案,

讓自己成為冤獄中的主角,

希冀透過自己的無辜死刑,來喚起大家對可能冤獄的重視.

這才是一種"公民不服從"的表現.

 

法律,某種程度而言,還是一個具有權威性的秩序,

當我們認為它可能不合乎公義之際,

我們所需要的,是一種不惜以身試法的勇氣,

企圖透過自身的觸法,來衝撞既有體制,

以喚醒社會對該議題的重視.

諸如台灣這種半調子式的抗爭行動,

少了令人驚嘆的社會革命勇氣,

多的只是讓人看破手腳的作秀而已.......

, , ,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