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涵竹讓木村傻眼 「嗲咻主播」爽完自拍 -- 蘋果日報20150713--YouTube

木村拓哉昨晚首度來台,本是娛樂新聞的頭條,

但卻因著中天主播劉涵竹的一句"楽しいでしょ"問候,引來是否違反新聞專業的批判.

我不懂日語,但就新聞報導所分析的,該詞彙通常用於平輩或上對下之間非正式的問候,

性質上類似於台灣人常說的:"爽嗎?",相對屬於比較輕蔑性的用語.

對此,主播劉涵竹隨後在臉書上澄清:

"如果問我為什麼從事新聞業?這一刻,就是答案!"

意指自己就是因著想著接近木村拓哉的理由,才踏入新聞業,

因此種種被認為是失態的行徑,都是截因於一個迷妹追星的心態所引致...

 

這起事件,我個人大致從兩個角度來解析:

 

一.語言文化的差異:

過去我常批評馬總統在接待外賓的時候,

總喜歡自己跳過專業的口譯官,逕自用英語直接和外賓溝通的情況.

(參見"台灣總統?美國智庫?馬總統,請問您是?")

一來那並不是一種對等的外交禮儀,

二來外交辭令首重的,就是詞彙的精準度,

往往一個同義詞的誤用,都可能導致可大可小的外交誤會與衝突.

相仿的,此次的事件亦乎如此:

我不知道劉主播的日文能力到哪個段數,倘若只是夠用的程度,

也許她對於"高興","開心","爽"等相似的情緒表達,

就只知道個"楽しいでしょ",於是將該詞彙說出,

來表達對偶像來台的歡迎之禮.

如此,那或許真的只是音著無知而引致語言上的一種誤用,

似乎也就沒甚麼好多加苛責的,就好像我們報告打錯字一樣,糗一下也就沒事了.

當然,"言者無心,聽者有意",

日本人如果真的那麼在乎禮節,那此舉或許真的令人不悅,

但試想:相同的情況,如果換成是台灣明星的話,會是甚麼樣的情景呢?

看過不少娛樂新聞採訪的手法,記者與明星之間,

並不像是採訪者與被採訪者般的一板一眼,正經八百的;

相反的,兩者之間的言談,比較像是朋友之間的聊天打屁,開開玩笑似乎都無妨.

於是,如果今天一位台灣明星被問到:"爽不爽?",

也許並不會讓他感到不悅,反可能答腔的回應:"很爽阿!"之類的話語.

此間的差異,我想就是來自於文化上的區別吧!

當然,既存在著差異,事先就該做點功課,

別把台灣那套輕鬆採訪的模式,錯置到正規禮儀的日本朋友身上,才不會有所失禮.

 

二.新聞專業的認知:

在新聞領域中,記者或主播,到底該扮演著甚麼樣的角色,

一直都是讓人所熱議著的話題.

過去所被賦予的讀稿機角色,在大眾傳媒發達的衝擊下,似乎產生了若干的質變:

基於話題性與點閱率的趨使,我們會期待著主播記者們,

可以多點人性化與個人化的色彩,而不再是過去死板的樣板形象.

於是乎,哪個主播在報導殺人案時顯得義憤填膺,

哪名記者在採訪災難新聞時潸然淚下,

不但不會遭到違反新聞專業的批判,反倒可能是搏得真性情的普遍好評.

長久下來,積習難改,自然主播記者們的採訪模式,

也從過去客觀性的旁觀者,轉而成為主觀性的參與者角色,

也才有後來屢屢被批判為"演很大"的乖誕報導產出.

端看此次事件,劉主播自稱是一種迷妹追星的表現,

其實或也不過就是真性情採訪的一種呈現,在台灣早已見怪不怪,

只可惜,在打蛇隨棍上的台灣,當輿論風向朝向了某個特定的批判立場,

那就是一昧的打落水狗心態罷了...

 

總之,我們所需要的,到底是甚麼型態的新聞報導呢?

若說生動活潑,略帶點灑狗血的報導方式看不下去,

難道真的一板一眼,正經八百的採訪樣態,就會有人想看嗎?

我不知道,也沒有答案,只是提供給大家一個思路的引子而已...

 

心如石硯的CC創用3.jpg

, , , , , , , ,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