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提克斯研究所1.jpg

The Atticus Institute Official Trailer #1 (2015) - Horror Movie HD--YouTube

不知觀影人對於這部電影的觀後感是甚麼?我個人的感覺是...超特別...

一般而言,喜歡走標新立異風格的恐怖電影,通常喜歡走兩種運鏡風格:

一種是第一人稱式的V8拍攝手法,

透過搖搖晃晃的鏡頭,來營造彷若影迷們身入其境般的擬真,藉此製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氛圍,

此類電影的濫觴,當屬1999年上映的"厄夜叢林"(The Blair Witch Project),

又或近來較為人所熟知的,大概就是忐忑(As Above, So Below)驚字塔 (The Pyramid).

這一類電影我不是很愛,除了暈車體質看了容易頭暈之外,

通常這類型的片子,其故事內容也多屬空泛,只剩下影音效果在駭人,是最弱的恐怖電影類型.

另一種則是像本片一般,用準記錄片的剪輯手法,

透過諸如真實情節的虛構,相關人物的訪談,以及陳舊影片與泛黃照片的呈現,

讓您在觀影當下,還天真的以為是在觀賞一部Discovery的玄學教育影片,

寓虛構於真實,拍攝的手法可說是相當的高竿,令人印象深刻.

 

未知影迷們對於這部電影的評價如何,

儘管國外電影網站的評分多半只是持平,但自己卻頗為喜歡,

雖然最終結局導向了典型"大法師-like"的驅魔情節,多少有那麼點爛尾與老梗,

但總體而言,仍然不失為一部佳作,至少它真能夠起到讓影迷驚悚的效果,

能夠做到這一步,對恐怖電影來說,也不簡單了...

 

阿提克斯研究所2.jpg

電影年代設定於二戰過後的冷戰時期,描述一群專注於靈學研究的教授,

為了解開各種超靈異現象,開設了阿提克斯研究院,廣為接納自認為有特異功能的人士.

一開始的進展,讓他們頗為失落,除了少數幾位能將認知卡片的猜對比率提高一些外,

其他許多曾讓他們寄予厚望的人選,最終都證明是騙局一場...

然而,就在他們幾近絕望而想要關閉研究院的當下,

忽然出現了一名測試者,讓他們又浮現了希望與熱情:

這名測試著完全顛覆了既有科學公式的定律,

一一符合了他們對於特異功能的定義,這不禁讓研究小組感到興奮.

 

不過,興奮感稍縱即逝,接續著的,是對於該測試者的未知恐懼,

因為測試者的能力,不僅符合特異功能的定義,

甚至遠遠超出了他們所能夠用科學知識所解釋的範疇.

在逐漸走向失控之虞,小組召集人決定尋求國防部的協助,

由國防部介入對該測試者,沒想到國防部異想天開,

希望將測試者化作冷戰時期的超級武器,將之用於軍事用途,

卻不料因此讓邪靈暴怒,最終只能尋求宗教驅魔儀式來解決...

 

阿提克斯研究所5.jpg

坦白說,這部片最終導向宗教取向的驅魔劇情,頗讓我始料未及,

畢竟一開始的劇情鋪陳,

讓我聯想起自己很喜歡的一部電影"第七度感應"(Red Lights),

內容係針對許多裝神弄鬼的手法,進行一種除魅化的科學驗證.

無疑的,相對上那會是我比較偏好的劇情,畢竟在無神論的假設下,

一切再擬真的特異功能或神蹟,都必然該有個科學上的破解之法才是.

只能說可惜了...最終在無法自圓其說的情況下,只能選擇了老梗的邪靈附身解釋,

讓先前用機率,用物理學除魅的科學元素,都宛若聊備一格般的雞肋,可有可無...

 

當然囉!您若從一個宗教信仰的角度來看,這部電影或許就深具有傳道的功能,

因為循著片中的劇情演進,代表著某些超自然現象:

科學無法解釋,軍事無法控管,唯有訴諸於神祇信仰的協助,才能夠從根本解決.

(基本上,這種傳教式的說法,聽聽就算...

 因為俗世宗教的終極目的,還是您口袋中那白花花的鈔票而已...

 甚麼驅魔,功德,原罪,替死...都只是裝神弄鬼的幌子罷了...)

 

阿提克斯研究所3.jpg

要說本片帶給自己甚麼樣的啟發,我覺得:

"比起驅魔的邪靈,其實更加恐怖的,是貪婪的人心..."

電影刻意將時代背景設定在冷戰時期,我想目的或也不外於此,

希冀從惡靈與研究者的對比當中,來暗諷著人心比起鬼魅更為兇殘的事實.

 

電影中,當美國國防部接管了阿提克斯研究院後,開始對測試者進行了一連串軍事用途的試驗:

包括測試當事人是否具備隔空暗殺,原子彈操控等功能,以期將她作為軍武國防的終極武器.

然而,測試的手段並不人道,乃是以一系列電擊當事人的方式來完成,

看著研究員見獵心喜,泯滅人性般的嘴臉,著實要比附身的邪靈,顯得更加的醜陋不堪.

 

這不禁讓我深深的感到,許多西方國家所倡言的人權理論,其實根本都是屁話,

因為話都是人在講的,而人永遠都有著自圓其說的能耐.

以本片為例,對於測試者種種非人道的試驗,

根本就大大的違反著人權理論下對於個人身體的絕對保障,

公然的悖離著他們自己所信奉的人權思維.

但是,很巧妙的,研究者們一點都不覺得這有著任何道德上的謬誤,

因為站在國家的利益上,倘若能夠藉由發掘特異功能人士,將之轉化為軍事用途,

則若因此順利的終結冷戰的對峙局面,得救的,可是更為廣大的普羅大眾.

所以立基在國家目的,著眼在人民集體,

對一個個人進行非人道的試驗,好像也就沒甚麼大不了的麼?

 

類似的自圓其說,每每在美軍戰場上的虐囚案,都經常可見:

他們總會堂而皇之的說著自己刑求逼供的目的,是在要脅戰俘說出敵軍的軍事情報,

據此可能更加精準的殲滅敵軍,以早日完結殺戮戰場的任務,

故所著眼的,是為了廣大軍中弟兄的福祉,是有其正當性存在的...

當然,理論隨人掰,這種"殺一人,救萬民"的立論,似乎也不能說是種錯,

端賴自己如何在個人與集體人權之間,做個理性思辨的權衡考量吧!

 

心如石硯的CC創用3.jpg

, , , , , ,
創作者介紹

[心如石硯]yen&chi的攜手足跡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