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1.jpg

過去提到恐怖電影,相信大家第一時間會想到的出品地區,

不外乎泰國與香港這兩個出產過不少經典恐怖電影的地方.

不過呢...最近看了幾部韓國的鬼怪電影後,著實也讓人不敢小覷,

或許裝神弄鬼的搞怪手法,多半也是流於透過感官刺激來達致,了無新意,

但情節中所蘊含著的邏輯性與結構完整性,才是恐怖片得以自圓其說的箇中精華,

而本片"一千零一魘",多少即掌握了這樣的重要特徵,

就鬼片的標準來說,雖不是特別好看出色,但裡頭所呈現出來的意涵,卻讓人回味不已.

恐怖故事2.jpg

電影的架構,有點類似於過去香港"三更"以及"怪談協會"的做法,

乃以幾則短篇鬼故事,串起整部電影的恐怖氛圍,

讓影迷們隨著電影觀賞的進行,漸層的感到心中的那股發毛涼意.

其中,有民宅被變態快遞入侵的,有飛機上出現殺人兇手的,

有嫁到變態醫師的,還有載到感染致命喪屍病毒的患者...

各種不同的情境,引領著影迷們,想像自己置身於其中的恐懼,

宛若幽閉恐懼症一般的窘迫,令人不寒而慄.

 

其中,尤其頗耐人尋味的,是第四則關於是否解救喪屍病人的掙扎:

一位疑似感染喪失病毒的患者,被送上一輛救護車,

醫護人員們就是否要載她一程,彼此起了爭執:

如果她感染了,

則救護車上的人員,都將遭遇不測,還不如攆她下車,才能解救更多的人;

如果她沒有感染,

則不載她一程,根本就是見死不救的行為,有違醫學所秉持的救世倫理.

如此的兩難局面,讓我想起了所謂"預防性羈押"的議論:

究竟在犯罪發生之前,能否單就某人的犯罪意圖,

就先行予以羈押的必要,以防止後續更大的危難發生,到底是不是具有正當性的?

這個議論的答案,往往都是採結果論,

總是端視著結果是否真的發生犯罪,來反溯早先羈押行為的正當性與否,

某種程度,引發著人權議題更大的反思空間.

究竟"人身自由"是否絕對都該予以保障?

抑或是當個人自由可為危害大眾利益之際,得以採取適當的強制措施,

以避免更大規模的人身傷害,相信都將是人權場域中始終沒有定論的爭議吧!

 

而在四則故事之間,其實都存在著一個共通點,那就是"自我想像":

原來,那些故事所呈現出來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而是當事人僅僅透過一些徵兆,所自我建構,想像出來的恐懼而已.

很弔詭的是,如此建構出來的虛幻景象,

其實往往要比起真正我們所認知恐怖事物,要恐怖得太多了...

恐怖故事3.jpg

引申到政治事務上,這不禁讓我想到了,

兩黨長年以來,立基在統獨爭議上的鬥爭,其實不也是如法炮製麼?

"利用傳媒的渲染,建構著敵黨執政後的恐怖景象,進而呼籲選民要保家衛國..."

 

以國民黨為例,打從陳水扁競選台北市長,甚至更早,就不時的告訴國民:

只要民進黨取得了政權,就會宣布台獨,則中共就可能會攻打台灣,

這是不是事實?顯然不可能是,畢竟市長的位子,哪來的權力宣布台獨阿?

但他們就是這樣的去擅用民眾對戰爭的恐懼,一次次持續著恐嚇著人民.

 

而相對的,民進黨一點也不遑多讓,時時刻刻的,

總是習慣性的將國民黨與中國作為一個"同路人"的連結,

凡只要國民黨的中國政策,就是親中;

只要國民黨人接待中共官員,就是抱大腿;

只要國民黨到中國考察,就是準備賣台...

但事實呢?很明顯的,如果到中國遊歷就是賣台,

那民進黨人及其家眷,到中國求學會經商的,怎麼就不是賣台呢?

怎麼就是叫做"知己知彼,百戰不怠"呢?

因此,是不是虛構,其實一戳就破...

 

但大家總是這麼屢試不爽的,原因很簡單,就是製造選民們的恐懼,

只要選民願意相信自己一方所建構出來的"恐怖故事",那就會有票,

無怪乎在政壇上屢次說著"恐怖故事",往往讓政客們是樂此不疲的.....>.<

 

心如石硯的CC創用3.jpg

, , , , , , ,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