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傳承人1.jpg

記憶傳承人2.jpg

【記憶傳承人:極樂謊言】THE GIVER 中文正式預告--YouTube

科幻類型的電影,向來都是廣大影迷最感到高度興趣的範疇,理由很簡單,

因為大家都想看看這些走在時代尖端的導演們,

其內心所想像,所擘劃的未來世界,究竟是怎麼樣的面貌,

又其所建構出來的電影世界,又能夠帶給現實環境多少的變革與創新.

過去,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大概就是史蒂芬史匹柏的"關鍵報告"(Minority Report),

電影中阿湯哥在大螢幕前滑來滑去找尋線索的場景,正是今日你我人手一台觸控螢幕的濫觴,

可說是虛構的電影帶動著科學創新的最佳典範.

記憶傳承人7.jpg

然而,隨著電影圈創作氛圍的轉變,從早先的科學發展,逐漸的邁入環境保育,以及人文哲思的趨勢,

過往從電影藍本去引領科技創新的模式,好似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

是透過電影中所透露出來的人文歷史與環境生態的浩劫,進一步的反思著科技發展的若干謬誤,

這在當代的好萊塢科幻電影圈,似乎已經成為了一種主流價值:

從近兩年來幾部賣座的科幻電影,諸如"飢餓遊戲","分歧者","地球過後"以及"宿主",

甚至是近來火紅炙熱的"星際效應",基本上都脫離不了這種"反烏托邦式"的電影浪潮.

而本文所介紹的這部"記憶傳承人",自然也服膺著上述的潮流,十足表露著反思人類發展的趨勢,

故事的架構與風格,則是像極了"分歧者"與"宿主"兩部青少年科幻電影.

記憶傳承人3.jpg

電影故事敘述在一個現代既有文明已經崩壞後的新世界,

為首的幾個長老為了避免人類重蹈覆轍,於是為新世界制定了新的規則:

在新世界中,沒有家庭組織,沒有任何顏色,感情,音樂等一切可被用作差異性的元素,

群居的成員由制度分配之,而每個居民的工作,也按個人的天賦來按能力授予之.

(對照一下,是不是和"分歧者"當中,每個青少年按自己的天賦選擇職業志向幾乎是相仿的...)

而就在一場大慶典上的職業分配大會上,喬納思被組織認定為具備著多重的能力,

其天賦適合擔任傳承者人類古今歷史的"記憶傳承者",

換言之,他可以知悉其他居民所無法知道的人類歷史,感受著人類那曾經愛恨交知的過往.

 

起初,喬納思對於人類過往歷史感到相當的好奇,尤其在其接受了許多光明面的歷史後,

更是不解為何當今的新世界要將這段史實給封印的理由;

然而,隨著人類嗜血暴戾的一面陸續傳遞到他的腦海後,他一度困惑了,

開始去認同了長老制定新規則,摧毀過去種種的用意與苦心.

不過呢...最終當人類的歷史封印解除,當存乎於人類心中的愛被開啟之後,

終究讓他無法苟同新世界中一切秉公按能處理的冷漠與無情,

而試圖去解開這記憶封印之謎,以便於將一切的愛與情感,重新的還給本該有情愛感受的人類.

(對照一下,這個由"愛"所串起的核心價值,是不是又和"宿主"的內涵十分相似呢?

"宿主"敘述由外星生物統治下的地球,基於避免紛爭之故,將人類中的情緒元素消除,

但最終外星生物還是在一次次與人類的接觸過程中,體驗到了愛與情的美好,

重新對於人類的感性世界,有著截然不同的正向評價)

記憶傳承人4.jpg

對於類似取向的電影,往往隱隱約約的都會透露著一個悖論般的大哉問:

人類文明崩壞後的新世界,總會制定一些避免重蹈覆轍的制度,然而,當這般的新制度施行有年之後,

逐漸的將為人類所不予認同,最終引發一群有志之士群起摧毀之...

但故事...往往在主角起義之後,就完結了,從來鮮少有人討論著後續更新制度的建構問題,

換言之,推翻著不得人民的體制,是為人所津津樂道的,

但革命者是否能夠創造一個比起原初體制更佳的新制度,那便是為人所質疑的要點所在吧.

畢竟,文明崩壞後的新秩序,絕對也是因應著避免人類重蹈崩壞的趨向而擬定,

本質上也是立基在保護人類的初衷,故倘若這套被視之為人類重生的制度被主角們所反抗,

則主角真能提出個更加新穎有效的體制麼?令人質疑...

這也正是現實當中,許多抗爭行動都不免被看作是"為反對而反對"的主因,

因為反對者似乎從來都沒有舉出更能夠讓人說服的替代方案...

 

就如同電影中,當喬納思接觸到了人類相互殘殺與破壞生態的歷史之後,曾經陷入了一種反思般的迷惑:

他曾因著長老們隱瞞著人類的光明面而感到不解,但當他看到種種人類的嗜殺史後,

卻開始了解到了長老們的用心,甚至開始認同了人類該被封印情感的做法,

因為他一時間的確也無法想出能夠化解著人類相互為戰的妥適方法.

或說這是一種愚民式的快樂,本質上不是一種真快樂,

但反思政治哲學家彌爾(John Stuart Mill)的名言:

"我寧願當痛苦的蘇格拉底,也不願當一隻快樂的豬",

這句話在過往被視之為反暴政,反愚民統治的格言,但從個人自利的觀點來看:

痛苦的掙得了真理,和安逸的滿足了食衣住行的需求,孰優孰劣呢?我想答案未必如彌爾當初所想像的吧!

 

說到這裡,不禁又讓我想起了李連杰,陳道明所主演的電影"英雄"(Hero):

當劍客無名有機會成功刺殺秦王的當下,他想起了殘劍的忠告:"為了"天下",秦王不能殺",最終縮手被擒.

對無名而言,殺秦王一人,看似解救蒼生,但卻不知下一個太平盛世何時到來,免不了的又是相互為戰的狀態;

但不殺秦王,或許得屈從於秦國的暴政當中,但至少百姓尚且安居樂業,並非民不聊生.

這純粹是個人價值選擇上的決定,沒有甚麼奴性與否的問題,

畢竟人本就存有著趨利避害的趨向,倘若選擇了自以為格調較高的價值,

而將個人,乃至於社會陷入了更大的風險當中,是不是值得,我想都是可以討論的議題吧!

記憶傳承人5.jpg

其次,本片可以讓大家思考的另一個問題是:

"最大程度的自由與開放,是否就等同於最大的幸福?"

在電影中,當喬納思第一次接觸到雪橇滑雪的趣味時,不禁問著老傳承者:

"為什麼這麼有趣的玩意,要被長老們禁止與隱瞞呢?"

老傳承者告訴他:"因為滑雪需要大量的雪,而下雪會帶來廣大的農業災害,所以新世界禁止滑雪".

相仿的,當喬納思見到了五花八門,色彩奪目的顏色之後,同樣對於顏色被隱藏一事感到困惑,

老傳承者則告訴他:

"因為有了顏色,人類就開始會區分你我(如膚色),

有了你我就有敵我意識,最終將引入相互為戰的狀態".

換言之,一切的開放,一切的自由,基本上都有著如連鎖效應般的代價,並非無償,

除非其背後的代價皆能夠為社會大眾所承受,否則,一昧的自由開放,

最終所引導出來的,絕對不會是最大程度的幸福,

這顯然和自由主義所倡言的理念,是截然的一種反動.

 

政治烏托邦主義者,總期待著"最小規模政府"的統治,

認為政府只需要保障人民的財產安全和契約效力,其餘一切都該給予最大的自由,

不該如家父長制一般的保姆統治,干預人民大大小小的事務.

但承繼著電影的案例,就拿"夜店"該不該禁止的議題來說:

開放夜店設立,給予了習於夜生活的族群最大程度的自由,

但如同前陣子的群毆殺警案一般,暴力,撿屍,迷姦,毒品...種種負面的現象,

卻同時帶給了社會大眾最大的恐懼與危害,

這般代價沉重般的自由,是否真有其存在的必要?國家是否有予以禁止的正當性?

我想都是這部電影可以帶給大家更廣泛的思考空間...

記憶傳承人6.jpg

儘管類似的"末世電影",總認為用"愛"可以消弭所有的仇恨與隔閡,

但基本上,我倒覺得這樣的籠統解答是過於一廂情願的:

大家不妨去思考一下:人生在世,到底要的是甚麼?

以我的答案來說,為的...不就是一個"愛"字麼?

不論這樣的愛,是出於對家人的親情,抑或是對於戀人的愛情,其實都一樣:

出於親情,你會希望給家人最妥善的照顧,最高品質的生活,這些...都需要資源;

出於愛情,你會期待自己擁有三高,希望可以在眾多追求者中脫穎而出,而這些...都需要競爭.

所以,正是因為愛的理由,我們免不了的必須立基在競逐資源的鬥爭當中,

而人際間一旦有了鬥爭,終究都將走入崩壞與毀滅的命定.

 

因此,要說"愛"可以作為末日重生的唯一特效藥,

大概也只是說是流於宗教道德勸說般的虛妄吧!>.<

 

延伸閱讀:

關鍵報告 (Minority Report, 少數派報告, 未來報告) -- 犯罪,真的可能事先預防嗎?

地球過後(After Earth,重返地球,末日1000年)--頗符合台灣恐懼政治操弄現況的陽春科幻片

飢餓遊戲 (The Hunger Games)--願機會永遠對你有利,但規則卻是由我制定

分歧者(Divergent;異類覺醒;異類叛逃)--柏拉圖(Plato)理想國(The Republic)烏托邦的否證

星際效應IMAX版(Interstellar;星際穿越;星際啟示錄)--用愛來打破應然的莫非定律

 

心如石硯的CC創用3.jpg

, , , , , , , , , , ,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