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攻擊直播1.jpg

恐怖攻擊直播2.jpg

【恐怖攻擊直播】中文版預告【聚星幫電影幫】--YouTube

韓國電影"恐怖攻擊直播"在各大電影網站評論均搏得一致性的好評.

透過一樁災難挾持事件的突發狀況,

端看媒體與政府機關在危機處理當中所算計的面向,

藉此來對國家權力,以及本該超然的第四權(媒體),進行全面性的深刻反思.

雖說頗有新意,但要說是首創的電影風格,那倒也未必,

因為在觀賞這部電影的當下,

不禁讓我想起了多年前柯林法洛(Colin Farrell)所主演的"絕命鈴聲"(Phone Booth)

恐怖攻擊直播6.jpg

兩部電影的腳本設定,皆是以幾乎固定的空間為宗

("絕命鈴聲"皆在電話亭中完成,而"恐怖攻擊直播"則全程鎖定在電視台的攝影棚內),

透過以一種類似於空間幽閉的氛圍營造,極致的讓觀影人處於屏息以待的高壓情緒當中,

讓整部電影毫無冷場,這是該類型電影之所以成功的關鍵因素所在.

恐怖攻擊直播5.jpg

劇情描述廣播電台主持人尹英華,在一次直播節目中,

接獲一名聲稱要炸掉漢江上麻浦大橋的訊息,

尹英華原以為此人在開玩笑,但沒過多久,就真傳來麻浦大橋爆炸的消息.

這對於身為新聞人的尹英華而言,無疑是個搶獨家新聞的絕佳契機,

他掌握了這個機會,開始了與嫌犯漫長的直播談判過程.

嫌犯是一名基層勞工,炸橋的原因,在於不滿幾十年前的一樁勞務糾紛,

為此,其要求總統必須公開進行道歉,否則將進行後續的恐怖攻擊計畫.

然而,政府卻沒有絲毫道歉的意願,反而期待著當恐怖攻擊造成傷亡之後,

得以堂而皇之的向嫌犯宣戰,以格殺勿論的方式來作處置...

 

隨著劇情的發展,嫌犯無意傷及無辜的作為也逐漸呈現出來,

對照著政府施展強硬公權力的鐵腕政策,兩相對照之間,

不禁也讓尹英華陷入了一種準"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躊躇情緒,

也無疑成就了本劇最讓人省思再三的結局.

恐怖攻擊直播3.jpg

綜觀整部電影,個人認為,值得提出來討論的要點有二:

 

1.搶獨家新聞的媒體劣質文化:

在當今搶新求快的時代下,如何能夠在第一時間,獲得最大群體的按讚點閱與關注,

已然成為了新聞媒體業能否獲利的不二法門,

基此,"搶獨家"儼然已經成為了一個不得不的根本作為.

撇開如電影"明日帝國"當中"製造新聞"的極端不論,

其實大多數的獨家內幕消息,多半都是類似於本片中所描繪的情況:

掌握獨家訊息者,會同時向多家新聞社進行兜售,在彼此競價追逐的過程中,

逐漸的朝自己所設定的甜蜜點趨近,最終達到自己預期的目標

(不論其目標是金錢利益,抑或是要讓某名人身敗名裂等...).

基此,倘若我們認知此種兜售獨家訊息的行徑,是一種道德上的謬誤,

則無疑的,眾家新聞媒體就是這謬誤舉措下的當然幫兇,

正是因著他們的競相加碼,讓有心人有機可乘,而導向了負面的結果.

是故,每每遇到類似的情境之際,各家媒體總會聯合出面的呼籲著,

呼籲大眾莫聽莫看,莫讓劣質的新聞文化充斥社會,別讓劣幣驅逐良幣等...

 

然而,可惜的是,賽局理論告訴我們:合作總是困難的...

儘管媒體之間明著合作驅弊,但在暗地裡,卻各個存在著背叛的誘因,

因為他們更加深刻的了解到:"甚麼媒體文化啦,道德啦,其實都是屁...只有收視率才是真的"

就像在電影當中一般,當主角尹英華取得這第一手恐怖威脅資訊時,

心中第一刻所想到的,並不是通報轄區的警察單位,而是拿它來作為重返主播檯的籌碼.

隨後,當尹英華逐漸因著威脅的高壓情緒,而期欲放棄播報的時候,

卻被上級給擋了下來,要他繼續的直播下去,目的也很清楚,

因為一旦收視率達標,該上級也能夠獲得高層的升遷機會.

如此為了職場權力的赤裸裸嗜血,也無怪乎類似劣質的搶獨家文化將永不止息,

這或許是新聞業界所永遠逃不了的命定...挺悲哀的...

恐怖攻擊直播4.jpg

2.國家施行合法暴力的一貫程序:

在電影中,政府代表對於嫌犯的訴求,非但不予以理會,還益發強硬的試圖激怒對方,

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嫌犯在失去理智後,開始出現嗜殺的非理性行為,

一旦有無辜的民眾傷亡,政府便能夠師出有名的,以絕對的武力優勢,對嫌犯採取擊殺的手段.

對此,許多觀影人頗為不解,認為要總統道個歉而已麼,有這麼困難的嗎?

為何政府要採用如此對立手段來處理一樁恐怖脅持事件呢?

我認為,不為什麼,就為了一個"出手的正當性".

(就像時下最常揶揄政府卸責的話語:"都是they的錯...",

總是喜歡在第一時間將責任撇得一乾二淨,而後找個替死鬼的標的物,

盡其所能的找到可以鬥臭對方的證據,而後傾全力的攻之,以突顯自己的清白與無辜...)

 

就電影的設定看來,嫌犯有點屬於台灣先前的白米炸彈客"楊儒門",

單純只是為了替過去的勞工迫害做個平反宣示,本質上並沒有傷人的打算.

面對此種"理念型","無意傷人"的嫌犯,政府往往一個處置上的不小心,

就可能讓嫌犯獲得大眾廣泛的同情,而處於一個下風的地位.

因此,為了避免落入窘境,政府的做法,就是期待著能夠有無辜民眾因此傷亡,

畢竟一旦有人員命喪嫌犯之手,則嫌犯縱使再有著正當的理念,也淪為了殺人不眨眼的魔頭了,

政府這時候再透過優勢武力出手,不但師出有名,也能夠搏得社會大眾的肯定與掌聲.

此種以民眾傷亡作為合法暴力的正當算計,或可說是政府在維繫社會秩序中的小心機吧!

 

回歸到現實世界中,其實類似的情況也並不少見:

還記得"維基解密"(WikiLeaks)的創辦人亞桑傑(Julian Paul Assange)嗎?

當初美國政府深知,倘若單單以洩密的罪嫌將其逮捕,肯定會招致許多箝制人權與新聞自由的罵名,

故為了逮捕其人,由中情局安排了一場性侵或性騷擾的戲碼,將之冠上一個罪名後,

於是呼籲國際刑警組織全球通緝逮人...

試想:以性侵罪名被逮,總比散佈國家機密的理由,要來得臭多了吧...

而這正是國家機器的目的所在,儘可能的將嫌犯搞臭,以突顯自己動用公權力的正當性,

這是典型國家進行合法暴力的當然手段.

 

又如同當初太陽花學運期間,當學生攻進行政院的當下,

有許多人直呼是"上了政府的當",也是一樣的道理.

在進攻行政院的過程,讓政府有了將學生們貼上"暴民"標籤的理由,

故才會衍生出後來強力鎮壓的公權力行使的結果.

一切的一切,或都只是政府謀定而後動,靜待著絕佳正當時機點出手的算計罷了.

 

所以囉!!有志於此的,在行動前得要再行三思,而別輕易的就著了國家合法暴力的道了...

 

心如石硯的CC創用3.jpg

, , , , , , , ,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