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_IMG_DSC_0001.jpg

Outbreak - Trailer--YouTube

近來由於西非的獅子共和國一帶的伊波拉病毒(ebola virus)有擴散蔓延的跡象,

幾位美國的醫護人員不幸遭到感染,美國政府決定將染病者專機送回美國進行治療,

因而引發了正反兩極不同的論辯,深怕染病者一旦返美,恐怕會造成更大規模的傳染.


20140803中天新聞 伊波拉病患返美 民眾憂疫症爆發--YouTube

說句題外話,看著上述的新聞,不禁讓自己有感而發:

其實不論是基於CCR的思維,抑或是有著其他的考量,

在台灣,甚至是在更多國家當中,有為數不少的民眾,

都會以取得美國公民身分為目標...那到底當美國公民有甚麼好的?

光是這一點,我想正反兩方都可以列舉數項作為辯駁:

反對此立論的一方,可能會告訴您美國的稅務很重,

而且目前正在進行全球海外大追稅,一點都不好...

但不論如何,我個人認為,為何美國人總能夠以自己的國家為榮,

根本的原因,在於美國政府對於其下國民人權的一種絕對尊重的態度:

譬如每每在發生戰爭或動亂之前,美國總會先一步的以專機進行撤僑,

以保全每位國民的生命財產安全為先,而不會像其他國家一般的以拖待變;

抑或是如同此次的將傳染病患者送回美國醫治的情況,

儘管美國當地民眾多有疑慮,甚至產生反彈的情緒,

但美國政府總還是在保護國民人權的強烈意志下,毅然的決定將他們接回自家國度,

我想,這應該是類似於"我把你當人看"的政府心態下,所無法企及的吧!

大家或可以去試想:倘若相同的情境發生在台灣,會是甚麼樣的光景呢?

 

當然,可以想見的,向來喜歡將世界推向滅亡災難的好萊塢電影界,

對於類似新世代黑死病的致命病毒題材,當然也不可能放過:

除了最近甫上映的"猩球崛起2:黎明的進擊"中曾提及的"猩流感"外,

這幾年較為人所熟知的傳染病電影,應該是"全境擴散"(contagion):

全境擴散.jpg

Contagion (2011) Official Exclusive 1080p HD Trailer--YouTube

集合了凱特溫絲蕾,麥特戴蒙,裘德洛,瑪莉詠·柯蒂亞等巨星,

由大導演史蒂芬·索德柏執導,但卻得到了影評圈一致普普的評價,稱不上是甚麼經典的代表作.

 

對於類似傳染病擴散的題材電影,其實最令自己印象深刻的,

是1995年上映,由達斯汀霍夫曼,蕾妮羅素,以及摩根費里曼所主演的"危機總動員"(Outbreak),

該片正是以當時流行於非洲的"薩伊伊波拉病毒"(Zaire ebolavirus)為主題,

進行了一場與病毒抗衡的防疫大作戰...至今應景的重新拿出來欣賞,同樣是不變的經典.

nEO_IMG_DSC_0002.jpg

故事敘述當年在非洲蔓延的伊波拉病毒,在大規模對疫區轟炸的情況下,疫情獲得了控制,

但沒料到的是,一隻帶原的猴子,在陰錯陽差之下被送往了美國境內,

讓病毒開始在美國重新蔓延開來,造成了某小鎮中許多居民染病,

甚至連前往進行研究的科學家們,也無法倖免於難.

就在疫情無法獲得控制,而美國軍方決定採用同樣的手段,

用將小鎮夷為平地的方式來控制病毒蔓延之際,主角們必須在僅有的窘迫時間中,

找到那隻帶原的獼猴,以便製造血清解藥,好解除恐怖的傳染病危機.

當然,最終主角們總是能夠不負眾望的使命必達,有個happy ending,

但以現實的情況來看,其實迄今醫藥發達的時代,面對伊波拉病毒,

其實好像還是沒有太有效的療法,致命性仍就相當的高......

nEO_IMG_DSC_0003.jpg

基本上,這部電影所帶給自己的啟發,倒不在於醫學上的防疫層面,

反倒是引發自己對於前一陣子頗夯的"預防性羈押"的命題,有著深刻的反思:


[東森新聞]內政部:脫序抗爭 將採預防性羈押--YouTube

猶記得在後太陽花學運時期,由於發生包圍中正一分局的事件,

讓警方採取了一連串所謂"預防性羈押"的作為,

當認定您可能在接下來的時間,會發生滋事情事時,

則政府便存在著合理化的正當性,先行將您留置,以避免動亂事端的發生或擴大...

相仿的,在電影當中,軍方用來對付疫情蔓延的手段,便是透過投放核彈的全面性摧毀威力,

將所有染病者消滅殆盡,以避免傳染情況進一步擴大...

但問題在於:他們傳染給他人了麼?

在尚未有傳染情事發生前,就貿然的把他們消滅,

這種"預防性毀滅"的作為是否恰當,相信是存在著相當大的爭議.

 

對此議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論辯,

桑德爾(Michael Sandel)在<<正義:一場思辨之旅>>書中所進行推衍的命題,

書中他用了是否對一名疑似炸彈客刑求的案例,來促使大家反思這個問題的正反主張:

@對疑似炸彈客用刑,雖違反人權,但卻可能讓他供出炸彈的所在地,以避免一場災難...

@不對疑似炸彈客用刑,畢竟他有可能是無辜的,此舉在於維護其個人人權...

同樣的情況,不一樣的觀點,您較傾向於哪一種立論呢?

在桑德爾的哲學世界中,並不存在著絕對的是非,端賴您用甚麼樣的思維去審視這個問題:

@傾向於功利主義多一些的,會認為犧牲某些人的人權,來維護更大多數人的性命權,是正當且必要的,

   因為那是立基在更多人的福祉之上而採取的必要作為,無疑的,這或許正是電影中的美國軍方,

   以及台灣先前預防性羈押的哲學立論基礎.

@而倘若是自由主義的追隨者,則對於個人人權至上是無可妥協的神聖,

   故用維護未發生,可能的集體利益為由,就能夠作為合理化侵害個人人權的理由,

   說甚麼都是不可能被容許的...

以上,孰是孰非呢?抑或是亦是亦非?

 

基此,大家或許漸漸的可以理解到:

議題本身並不存在著對錯的圭臬,端賴於您用怎麼樣的觀點與價值觀去進行詮釋,

倘若不懂得省思來自於異見對方的立論基礎,徒然的總認為自己所抱持的就是一種真理,

那最終也不過就是陷入一種無可救藥的偏執情境罷了...

 

心如石硯的CC創用3.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如石硯]yen&chi的攜手足跡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