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運爆內鬨?23生 闢「賤民解放區」-民視新聞--YouTube

學運在前日立法院長王金平承諾"先立法,再審查"之後,總算見到了完美落幕的曙光,

其實在早先的好幾次機會中,就已經看到了下台階的契機,但很可惜的,

因著學運本身的多元性,最終還是沒能達致一個趨同的默契,讓僵局只能持續下去...


林飛帆快閃參與【賤民解放區(原公廁旁解放論壇)】--YouTube

在此間,個人覺得值得探討的現象,是同為社運常客的"妖西",認為學運該由全體參與者進行決策,

而非現有的幾位媒體矚目焦點人物進行菁英領導,因此另外開闢了"賤民解放區"的場子,

任何人到了這裡,都可以拿起麥克風,暢所欲言的道出自己的想法,

而不必只是迎合著菁英所做出的決策,只能夠跟隨其後搖旗吶喊.

儘管學運總指揮林飛帆認為"賤民解放區"與學運主場乃是分進合擊,相互呼應的盟友,

但一般外界的解讀,多少都可以嗅出:涵蓋在學運總體目標之下,已然出現了領導的路線之爭.

蒼蠅王.jpg

第一時間看到這個新聞,其實第一個念頭閃過的,

是過去曾經看過的電影"蒼蠅王"(Lord of the Flies):

蒼蠅王敘述一群天真無邪的小孩子,因著一場空難的劫難,被迫留在一個荒島當中,

一開始大家尚且同心協力的執行求生任務,但日子一久,開始出現誰都不服誰的問題;

在缺乏領導得以發號施令之際,一個小男孩拿起了某根類似權杖的木棒,

聲稱擁有權杖就可以主導一切事務,於是有了一段短暫而有秩序的時光.

但隨著時間一久,難免有小男孩對領導不滿,逐漸的產生了質疑,認為:

"為何總是得聽你的?難道只因為你有那根自己聲稱有權力的權杖麼?"

心想著:倘若有權杖就可以進行領導,那我把權杖搶過來就是了...

結果,大家開始為了爭奪那柄權杖,開始進行了彼此間殘酷的算計,最終演變成相殘的局面.

 

在前述"蒼蠅王"的故事中,根本的關鍵是甚麼?是那根未被小孩子們所認可的權杖...

一開始,當聲稱權杖有其權力基礎的男孩出頭時,大家得以隨之一呼百應,

那是因為有著這樣的領導秩序,對於大家的求生機運有著正向的助益,

而非對於那根權杖背後正當性的認可.

於是乎,當領導的路線逐漸悖離了大家所認知的目標,或是與個人的利益相互衝突時,

原初的肯認默契也就驟然消逝,繼而尋求一個新領導標的的開始...

立基在個人的理性判准下,周而復始的顛覆既有領導,這才是"民主".

(我想,藉此多少可以讓學運領袖們,體悟到當今為政者的些許難處,

好似不管怎麼做,不管自己認為做得有多好,好像都會有另一批人揭竿反對,

我想這絕不是他們所樂見的發展,但民主過程往往就會導向了這樣的結果...)

因此,我覺得"賤民解放區"的出現,恰好為這堂街頭公民民主課,譜出了額外的章節,

它可以讓學運的大眾重心的去反思:

口號中所聲稱的捍衛民主,可以容得下這群人的出走麼?

可以包容他們所挑戰主流學運領導的路線麼?

如果可以,如果可能,那這樣的民主素養與修為,才稱得上自己所豎起的大旗.

 

最後,藉此也要奉勸當今的馬政府,如今所面臨的窘境,

其實就和蒼蠅王中的小孩王一般,儘管有著聲稱領導權的權杖在手,

但權杖顯然已經沒有了統御的信服性,

也就是學運們所說的:"失去了統治的正當性..."

雖然大家或許會說:民主的背後,該是法治為依歸,

總統任期乃是由法律所賦予,任期內有著絕對的正當性.

當然,法理上的正當性是絕對,但民意所賦予權杖的效力,卻是瞬息萬變,

空有著任期的保護,和瞬時民意對著幹,有時候也是挺麻煩的吧...

 

延伸閱讀:

我看"服務貿易協定"(服貿協議)的觀點--馬政府一貫"下滲式經濟學"思維的謬誤--[時事評析] (20130628)

反服貿協議學生攻佔立法院--省思民主失靈的遠因--[時事評析](20140319)

反服貿學運:"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真的嗎?--[時事評析](20140323)

今天不談"服貿",說說此次學運"暴力"與否的自我觀點--[時事評析](20140330)

 

心如石硯的CC創用3.jpg

, , , , ,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