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的焦點1.jpg

零的焦點5.jpg

Zero Focus (ゼロの焦點)--YouTube

"零的焦點"乃日本名偵探小說家"松本清張"的著作,

由於作品風格乃慣於點出當時日本社會存在的一些現象反思,故又被譽為是"社會派的推理小說家",

除了本片"零的焦點"外,其他有名的作品,還包括"點與線","眼之壁","砂之器"及"時間的習俗"等.

這部著作過去曾經也有拍成電影,而這次的重新翻拍版本,則是為了紀念松本清張的百年冥誕而生,

網羅了廣末涼子,中谷美紀,木村多江,以及西島秀俊等中生代演技派明星,

共同擔綱演出,可看性不在話下...

零的焦點2.jpg

故事背景設定在二次世界大戰後的日本,任職於廣告公司的鵜原憲一,

經友人的介紹,結識了美麗賢淑的禎子,憲一對禎子可說是一見鍾情,很快的兩人結婚了.

婚後沒多久,憲一向禎子表示:應業務所需,必須得到北陸金澤出差,八天後便可回來,

然而,八天過去了,憲一卻沒有按時返鄉,這樣讓禎子開始了千里尋夫的旅程...

零的焦點3.jpg

憑藉著憲一所遺留下的兩張房屋照片,禎子發現憲一似乎和某位大企業的夫人佐知子關係匪淺,

經過一番深入抽絲剝繭後,才發現原來當年二戰時期,憲一在擔任治安警察的時候,

曾經結識時為美軍駐日酒吧的陪酒小姐--瑪麗,也就是現在頗負聲望的名媛佐知子.

佐知子因著偶然的機會在金澤又遇到了憲一,發現憲一居然還認得她,

唯恐憲一難保哪一天會將她的秘密給洩漏出去,於是起了殺機...

(當然,這裡僅是大略說出主線的劇情,對本電影或本著作有興趣的朋友們,

可以參閱一下"維基百科--ゼロの焦点",會有更詳盡的介紹,不過都是日文的就是了...)

零的焦點4.jpg

深究佐知子當年下海當伴酒小姐的緣由,乃是因為當年戰亂之故,父母皆因戰爭空襲而慘死,

留下她與年幼的弟弟相依為命,然弟弟當時因罹患了疾病亟需用錢,

無奈之際,只能夠下海到酒吧賣笑,說來也頗令人備感同情,實不忍苛責...

個人認為,參酌先前自己喜歡的"東野圭吾"作品,我發覺日本懸疑小說作家,

經常操弄的手法,便在於將犯罪的嫌疑人設計得相當可憐,或身世曲折,或在社會中遭遇不公的對待,

才會導致出最終做出殺人的冷血行徑,藉此對比式的懸殊落差,來衝擊讀者們的價值觀與正義感.

而如此深具反思性的素材,也是自己漸漸喜歡上日本社會劇情片的主要理由.

 

再則,提到為何佐知子不能夠放憲一一馬,讓他安然的回東京與禎子開啟新人生,

畢竟憲一到金澤,其實只是要向過去的情人田沼久子道別而已,沒有絲毫威脅佐知子的舉動.

對此,始終一句不變的名言:"只有死人才不會說話...",

活著的永遠會是個隱隱作痛的毒瘤,唯有死無對證,才能夠令人永遠安心.

基本上,這在博弈理論上,也是經過論證的思維:

博弈理論認為,兩個人相互約定不將某個秘密說出,預計經過十次的考驗,

在前九次中,該秘密都沒有被說出,試問第十次,也就是最後一次,說出的機會比較大,還是不說出呢?

按常理想,既然前九次都沒說了,這次應該也不會說才對,總得有始有終;

但理論卻認為,反正都最後一次了,就算說了違反誠信也沒差了,

因此終究都還是存在著說出秘密的動機,只要誘因夠大,絕對有背叛當初約定的可能,

於是乎,"不會說話的死人,才是最保險的",才會成為亙古不變的定則.

所以說,如果自己身處著類似的情境時,千萬不要傻到約出去和對方談判,

因為再多的談判保證,都不如讓您死來得一勞永逸,

故那往往只會順了對方的意,找個機會把您給做掉罷了,做人真的別太傻阿!!

零的焦點6.jpg

最後,當我看到佐知子的丈夫,在知悉佐知子所犯下的罪刑時,

居然為了頂下所有的罪,而選擇以自裁的方式終結生命,頗令自己感到震驚.

因為在影片當中,他對佐知子是何其冷淡的,還經常冷嘲熱諷的懷疑她是否出軌,

沒想到卻是如此用情至深的人...

是故,在此也奉勸許多老夫老妻們,千萬別吝惜的把您們的愛讓對方知道,

很多時候,當愛沒能夠即時的傳遞出去,大概那一份溫馨就從此埋沒了吧!

終其一生,或許對方也都沒能知道您有多愛她,那豈不是可惜了麼?

刑事偵緝檔案2.jpg

後記:

自己也算看過為數頗豐的偵探片,當我看到電影中兇手都穿著紅衣時,第一個讓我想到的,

港劇"刑事偵緝檔案II"(Detective Investigation Files II)中"紅衣女郎"的案子:

那個案子兇手,作案時候總是穿著紅色大衣,令人不解,因為紅色那般顯眼,殺人居然可以如此招搖;

而後,抓到了兩個嫌疑犯,但弔詭的是,兩人分別都有著不在場證明,

就在辦案人員感覺案情陷入膠著,認為紅衣女郎是第三個兇嫌之際,

一張高中時代的合照,出賣了兩個嫌疑犯,原來他們之間是認識的,而且感情相當好,

這才突破了盲點,原來紅衣女郎是他們兩個共同扮演的,分別執行著殺人與棄屍的任務,

藉由顯眼的紅衣,來混淆目擊者誤認為是同一人,使她們的不在場證明也得以成立.

相較之下,個人覺得"零的焦點"就沒有好好的將這個"紅色大衣"的特徵好好做個發揮,

頂多只是最後讓田沼久子身著紅衣,用來替佐知子頂罪自殺而已,真是有點可惜了...

(當然,從發行的時間軸看來,"零的焦點"顯然先於"刑事偵緝檔案"許久,

故在誰參考誰的推論上,自然是刑偵模仿本著作的可能性居大,

不過,個人覺得刑偵仿效得真的頗成功,不但將吸納了原有紅衣的元素,

還更進一步將它發揚光大,想出了"兩人分飾一角以取得不在場證明"的劇本,真是頗為難得!

真要抄襲的話,就當如是,既抄到了精髓,也抄出了創意...)

 

心如石硯的CC創用3.jpg

, , , , , , , , , ,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