訊息聯播


蔣富強皮膚專科診所ICON.jpg

中天新聞》祖父招牌腿色 太陽餅第3代傳人尋短亡--YouTube

今天的頭條,讓也算是半個台中人的自己同感哀傷...

師承祖父:太陽餅發明人魏清海,現為"魏清海太陽餅老店"的老闆魏郁奇,

疑似因為經營不善,生意清淡,抑或是有感於自己的製餅技術不如前輩,

日前選擇在車上燒炭自殺,讓太陽餅製餅圈深感哀悼...

基本上,類似像太陽餅這樣儼然與地方連動為同義詞的特產,

誰是原創,誰是發源店,根本早就已經不重要,旅客們也並不在意,

大家所存在的念頭,只會是:來台中就要買太陽餅當伴手禮,如此而已.

(說真的,其實每一家口味都差不多...甚至可能都是同一家代工的也說不定)

在這種情況下,先到者已經不再有著"先贏"的優勢,一切全憑行銷與經營手法來決勝負,

因而才會產生諸如創始店經營不善的悲劇傳出...

  

無獨有偶的,今天看到另一則新聞,看似與此風馬牛不相關,但實際上卻存在著同樣意涵的根本爭議.

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指出:律師高考近年來錄取率皆超過一成,等於是每年錄取高達千人以上,

讓許多律師因此找不到工作,成為了流浪律師,歸咎其原因,

乃指向了各大學廣設法律系,以及律師高考錄取率居高不下等因素,

故建議應該節制大學設置法律系,以及對律師員額進行總量管制等措施.

其實明著說是為了民眾的權益,但實際上根本就是既得利益者在維護個人利得,排除後進手段之嫌.

 

那麼,這兩則新聞的共通點何在呢?

在法律認可當事人可以進行自訴的前提下,律師說實在的也並不是絕對的必需品,

而是當事人立基在勝訴的考量下,所進行的專業代理人委任.

如此看來,要選擇委任哪一位律師做為訴訟代理人,那是國民的自由權利,

我們通常會選擇自認為最有勝訴希望的律師,而不是最老牌的律師;

這就好像是我們在吃太陽餅一般,通常會選好吃或有名氣的,而不是創始店的一樣.

當創始店的口味與噱頭無法與後進者競爭時,試問能夠希望以"競爭過激"為由,

要求政府立法禁止太陽餅店繼續擴張嗎?能禁止大家去學習如何製作太陽餅嗎?

若真如此作為的話,顯然是相當奇怪的做法吧!

因為那無異於就淪為一種計畫性的經濟,為求一定利潤的保障,

去立法保護既有店家的經營特許,而禁止新進店家進入,

此舉短期內或許能夠收到顯著成效,因為競爭不再;

但長期來說,也將因著沒有競爭,而成為毫無創新的一灘死水,成為一成不變的尋租工具.

  

流浪律師的情況也是一樣,因為害怕利潤稀釋,害怕競爭過度激烈,

就希冀政府做出限縮法律系設置,降低律師高考員額,

心態上也無異也是一種計畫性經濟的思維,對於有志在此的後進者,是絕對的不公平.

要清楚的是,政府在經濟上的功能,應該是確保自由市場的運作無礙,

而不是設置相關的門檻,去塑造出某種特定的型態.

易言之,技能的養成,和市場競爭之間,應該要做一個明確的區隔,

不能夠因為市場競爭激烈了,就阻止大家去學習該項競爭的技能,

就拿法律系為例,只要有著充分的資訊揭露,

知道了縱使考到了律師執照,也有可能淪為流浪律師的風險,

則個人若還是願意花錢就讀的話,那是個人的自由選擇,基本上政府根本無權去做干預.

一昧限縮名額的做法,所保障的,根本只是既有競爭者的利益,完全不合乎公平正義的原則.

畢竟,後進者在具備相同的專業智識下,競爭能力完全不會輸給前輩們,

試問怎麼能夠在求學或考照的關口上,就將他們給扼殺呢?

 

總之,如果太陽餅無法因著競爭激烈,而禁止大家學習製作太陽餅,持續開餅店的話,

那麼,基本上律師公會就無權就限縮法律系與律師高考的員額有所置喙,

因為那都是自由競爭下的市場機制,優勝劣敗,就這麼簡單.

當然,當執業律師年年增加,既有的利潤基礎一定會下降,這是可以預期的,

但從來也沒人規定或保障律師一定要是高薪一族,

即使當競爭促使得薪資來到了現行的22K,甚至無案可接而淪為流浪律師,

那也是個人選擇與自由市場的結果,公權力都不該因此而有介入的正當性才對.

(當然,如此立論的前提,或許就在於您是如何看待大學教育的,

個人認為大學教育不該是職前訓練的一種,而是啟發個人智識的場域,

因此才以為系設置所本身不該與經濟主流趨勢掛勾,而該服從於個人的天賦與志向選擇.

但若以現今政府閒將大學視之為職業訓練所的現象來看,也許類似於律師公會的建議,

可能政府真會因此而介入主導吧...

(悲劇的是,凡政府介入的事,多半都是失敗的多,成功的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心如石硯 的頭像
心如石硯

[心如石硯]yen&chi的攜手足跡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igy
  • 您的理論基礎實在詭異,

    1.專職技術人員與太陽餅有何相同?兩個不同的東西如何比較?

    國家考試認證目的簡單的說因為某項技術尤關全民福祉
    所以需要國家考試把關,
    如同醫師、會計師、律師等,
    如果沒有國家考試通過的「醫師」執照,你會放心讓他看病嗎??
    如果沒有律師執照,你會讓他打官司嗎?
    執業律師證照考試的目的,是為了節省個人面對法律糾紛時的搜尋成本(search cost)。例如,如果沒有具公信力的律師執照,則個人找訴訟代理人之
    前,就必須收集各個自稱法學專業超群者的相關資訊。對於許多人而言,這種資
    訊搜尋的成本恐怕非常高。一旦政府能提供執照考試,並發給合格者證書,則前
    述搜尋成本即能大幅減低。

    做太陽餅需要國家考試認證嗎????

    買個太陽餅對人民的福祉跟專職技術人員一樣嗎????

    為什麼你可以把兩個不一樣的事件拿來比較????

    可以解釋一下嗎?????

    2.太陽餅不好吃可以換一家,
    你生重病沒醫好換一個醫生嗎?官司輸了換一個律師嗎?來得及了嗎???

    保障一定程度的薪資水準,不是既得利益者的保護,而是為了保護全民,「倉廩實而知禮節

    ,衣食足而知榮辱」,不讓專職技術人員陷入紅海,使他一點也不想亂來,讓你享受到的醫

    術、法學、建築、會計都可以無後顧之憂,這樣不好嗎?

    3.法律只有某些情況允許自己打官司,即便自己打官司,你會嗎?你懂嗎?法官看你沒請律

    師亂判亂嚇唬你,你能知道嗎?請告訴我你願意承擔以上風險。

    你能萬事自己來當然可以,但你就要承擔內行人把你打到體無完膚的風險

    重點是,你吃難吃的餅還有換一家的機會,官司自己打輸了呢?重病自己抓藥沒醫好呢?
    國家認證把關的目的就於這件事對全體國民福祉有關係,所以需要國家控管
    如果陷入了紅海,削價競爭,最後便宜的劣幣逐走良幣,
    這樣就顯示國家的控管已經出了問題。

    拿最近的假油事件來說,大統由便宜又大碗,是不是排擠掉很多好油?
    大統本身也是國家認證的GMP,卻因為市場競爭引發如此事件,
    就顯見國家GMP控管有問題了。
    你現在看到GMP的微笑已經不太讓你安心

    需要國家控管認證機制的授權,如果任由由市場競爭,受害的絕對是人民。

    4.你知道每年可以念醫學院的人數有控管嗎?醫師公會每年都會評估需要多少醫生而招收醫學系學生,因為他們知道人數過多會有品質問題,所以我們現在還是有不錯的醫療技術可以享用,如果按照你的說法,市場競爭決定去留,我想我們的醫療體系會崩壞的更快。
    給你一篇文章參考一下,http://ppt.cc/Zfjb

    另外,你覺得大學是啟發個人智識的場域,就太昧於現實!

    大部分人進去科系的目的是我想多學一點這方面技術,反正以後也不要從事相關行業,是這樣嗎?

    還是為了以後能夠從事相關行業才選擇這個科系呢?

    少數人我不敢說,但大多數人都是為了將來就業的準備

    不然多花個四年幹嘛???

    你說個學理上的理論就想推翻現實也在詭異!?


    您有念大學吧?請說明當初為何念這科系?





    如果你還認為專門技術人員可以用市場競爭的方式淘汰,
    你就要承受蓋的房子會倒,找的醫生會讓你更嚴重,找的會計師會讓你補稅補到破產,找的律師會讓你原本可以緩刑卻判兩年的情況,你要嗎?可以像太陽餅一樣換家就好嗎?

    如果都交給市場決定,那國家還需要控管什麼?
    放人民去死想幹嘛就幹嘛就好,
    你說,這是你想要的市場競爭?看不到的手嗎?

    5.市場競爭如果是真理,為何還有凱因斯學派希望政府要控管?

    請回答上述五個問題,我們還可以繼續討論,謝謝。
  • 感謝您的留言!!不少寶貴的觀念讓自己受益良多,
    儘可能的扼要回應一下當初撰文的初衷吧!...

    記得那時候的報導,是提到因為律師考試每天通過的人數增加,導致很多考試及格,
    取得律師執照的準律師根本接不到案子,成為了流浪律師.
    所以律師公會希望政府能夠提高律師考試的及格門檻,目的是想要縮減律師執照的員額.
    問題不在於政府的把關與否,因為國考原本就在,而是單純的認為律師公會用提高及格門檻來排擠後進者進入的做法,
    根本就是用權力來阻擋新競爭者的進入.
    畢竟國家用國考來做把關,但公會不能夠因為可能的利潤稀釋,就要求政府將這個考試的關卡做一個緊縮,那是不公平的.

    至於會跟太陽餅扯在一起,那是因為都是同一天的新聞,該太陽餅業者屬於老字號,但卻被後進者給打垮了,
    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引喻,認為既然都有著相同的資格,則律師公會就不應該為了保障既有執業者的利潤來打壓後進者,
    因為沒準的後進者更為優秀也說不定,這一部分就該交由市場來決定,看打官司的人,想找老字號或新品牌...

    大致上的想法是如此啦...歸納一下說法:
    1.律師國考當然是必要的,但國考應該立基於資格的把關,而不是在為既有執業者阻擋後進的競爭對手,所以不該用總量控管的說法來緊縮名額.
    2.國家的控管在於律師資格的認定,至於自己打官司想找哪一位律師,那就是自己的自由,這部分就是各律師們必須去競爭的自由市場,
    本篇只是認為既有律師不能害怕後進的競爭所可能的稀釋利潤,就希望政府讓大學少開法律系課程,或緊縮律師名額,這是不公平的.
    3.至於大學的目的方面,的確,學有專精是目的之一,但按自己的興趣就讀,也是可能的目的之一吧!這裡主要所論述的,
    是想強調政府不能夠因為流浪律師現象產生,就縮減大學法律系的名額,因為那是剝奪了想唸法律系學生的權利,
    畢竟唸了才有機會當律師,政府不能去預想大家會成為流浪律師,而應該讓真正想唸的人有機會去念才對,至於唸了之後做啥,那是唸的人選擇的自由.
    4.至於您提到市場競爭與凱恩斯學派,誠然的,放任式的自由實踐上絕對不會是真理,但真要管控的話,您得看是立基在哪個面向做管控:
    是真的為了全民的福祉?還是出於少數利益團體遊說下所形成的管控機制?兩者間所生成的結果可是天差地遠,
    至少在這個新聞中,個人認為那是律師公會的既有執業律師們,為了降低競爭性與保障自我利潤而起的管控意圖...
    5.讓專技人士免於削價競爭的論點,自己基本上是贊同的,但究竟該保障著甚麼樣的薪資水平,那或許就是各人有所認知差異的部分吧!
    個人至少還不認為您所列舉的那些專業人士的薪資,已經少到讓他們可能被迫墜入削價競爭的深淵了...

    大概是這樣吧!綜言之,政府管控的應該是資格認定的部分,一旦大家都能夠通過律師考試的考驗,那就該公平的競爭,
    而不該有類似公會想藉由緊縮名額來保障利潤的情事發生...

    心如石硯 於 2013/12/30 18:24 回覆

  • pigy
  • 您反對的立論點在於

    1.既得利益者怕後面來競爭的,為了自己的利益,講了個藉口緊縮人數

    ,達到既得利益的目的。
    ﹍﹍﹍﹍﹍﹍﹍﹍﹍﹍﹍﹍﹍﹍﹍﹍﹍﹍﹍﹍﹍﹍﹍﹍﹍﹍﹍﹍﹍﹍﹍﹍﹍﹍﹍
    以上顯現您思考層面太淺,處於空想層次,

    為什麼呢?律師公會幾乎由大牌律師把持擔任,
    他們都是經驗老道的律師,根本無庸擔心後面的競爭者,
    你有一個官司,你要讓20年法庭百戰以上經驗的律師打?
    還是剛拿到牌的菜鳥律師?
    或是只有一兩年經驗的律師?

    跟醫生一樣,你要實習醫生幫你開刀還是主任醫生??
    專門技術人員重視的是技術跟經驗,
    可以說專職技術跟酒一樣,越陳越香,
    但不否認少數會變醋。
    不過絕對與太陽餅或類似產品不同。

    你說由律師交給市場決定,現實上
    市場還是決定經驗老到的人喇,
    剛進去的菜鳥只能砍價競爭,
    同一個官司,都一樣有律師證照一個開價20萬,另一個開4萬
    一般老百姓會選哪一個?
    找便宜的,最後輸了,判決定了,找20萬的也來不及
    就算找了,因為一審輸了,二審翻盤更難更貴,如果案件是不能上訴的哭都來不及。

    就像你原本要花1000元才能買到橄欖油,
    大統給你500的橄欖油,
    都一樣有GMP認證,一般人會買哪一個?
    大統說,我為了市場競爭不惜成本回饋(反正沒抓到前管你去死)
    當然你可以說不買大統油,但,都吃了幾年,不要說你沒買大統
    大統油便宜,外食族應該都重標!
    怎麼辦?
    搞到最後,民眾已經不信任GMP認證的油,
    現在要開始重新檢討認證制度,

    你要律師界也是爛到最後再檢討嗎?
    這樣會有多少冤案??


    「市場競爭」僅存在伯拉圖的理想國,
    遇到真實人性,是福是禍?

    再舉一個例子,現實社會市場競爭的結果就是大吃小,
    生活被大企業控制,
    小七為啥出一堆問題沒在怕的?
    日月光為何罰不怕?
    他們都是市場競爭的佼佼者,你說你可以選擇換一家,真的可以選擇嗎?
    即便換一家,之前人民所承擔的副作用怎麼辦?

    可以說社會不流動也是市場競爭(政府不管)的最終結果,
    因為大者恆大,富二代流竄,人家資本大,你成本壓不下來
    怎麼競爭?
    市場競爭的最終就是「路有凍死骨,朱門酒肉臭」


    公會本來可以不用理會政策,人多根本不影響他們,影響的是剛出道的律師
    你說為了既得利益,但現實上根本是動不了他們的地位
    反而是他們怕新進來的搞壞律師名聲
    為了民眾的司法利益以及對跟律師的專業的負責才跳出來說話!

    這一切,跟太陽餅這個產品的市場競爭有何關連性?

    你說律師公會是為了既得利益者著想,
    請立論有力清楚,而不是說
    「個人認為那是律師公會的既有執業律師們,為了降低競爭性與保障自我利潤而起的管控意圖...」

    這樣就可以把太陽餅跟專業技術人員混搭在一起。

    身為一個部落客,又是博士之高智識份子,請對自己的公開言論負責


    一句「市場競爭」的帽子扣下去,啥事都可以公平解決了嗎??


    2.你認為緊縮名額來保障利潤的情事是不對的。
    ^^^^^^^^^^^^^^^^^^^^^^^^^^^^^^^^^^^^^^^^^^^^^^^^^^^^^^^
    以上更證明您完完全全在象牙塔,不肯認清現實

    專業技術人員如果不管制數量,受害的絕對是國民。
    以一般人都會接觸到的醫生為例子,
    你知道嗎?目前是醫師公會會控制並緊縮醫院學學生人數喔!
    他們會評估市場需要才決定要收多少醫學系學生
    我們現在享受的醫療品質是經過緊縮名額程序的,這個你知道嗎?。

    假設不控制不緊縮,醫生這行業覺得好賺,大家擠,醫師氾濫,
    同樣動一個刀,在完全競爭市場下,只能削價競爭
    假設以前一天動一個刀拿1萬可以收支打平,一天維持一兩個刀就夠了
    現在因為削價競爭,拿1千,變成一天要開十次才能收支打平
    醫生不是機器人,一個刀動輒兩三個小時,要十個刀都維持專注力、體力、精神力
    你覺得這樣可行嗎?
    這樣品質會一樣嗎?

    你要醫生一天開你這次就好?還是你是十個人中的其中一個幸運兒??

    (題外話,現在的健保就是這樣幹,不管你技術多好就是拿一樣的錢,搞的五大空科。)

    律師也是一樣,你的CASE收高一點,但我就專注你一個CASE
    收低,但是我必須額外收十個CASE,你覺得哪一個品質較佳?

    「保障利潤」換句話說就是所謂的「行情價」,這樣不好嗎??

    完全競爭市場下,為了生存或是賺錢,會有很多破壞行情的狀況產生
    人民一開始很爽,買到便宜的東西,但最後
    受損的還是同一批人剛開始很爽的人。(大統油就是明顯的例子)

    你說抓!好~那當初認證的目的,
    也就是可以國家已經幫你保證可以信賴的舉動不就失去意義了嗎?

    保證利潤至少可以稍微有效防止人性邪惡的一面,你懂嗎?
    當然不保證有少數貪婪的人。


    你不斷提學院派理想話的言語,卻不肯認清人性跟現實,實在很遺憾。


    不過也要謝謝你
    讓人有機會可以解釋為何專業技術人員與一般市場產品是不能站在同一平台比較!!
  • 終究還是要說的:
    我在本文中引用太陽餅的例子,是因為那是一個前輩遭後進者競爭而敗下陣的案例...

    我這裡所強調的讓市場決定,是指政府不能用緊縮來控制執業數量,
    而應該讓本來就有資格通過律師高考者,都有著執業的機會,不能因人數過多就提高門檻...
    按您所設想的,老律師沒在怕競爭的,他們反而怕的是新律師敗壞這一行,
    那是您先預設了"薑是老的辣的前提",事實是否如此,
    當然自己沒找過律師,所以不懂律師這一行的情況,也許真相您所說的吧!
    但縱使這是自由競爭下的結果,也不能據此作為用來限制未來律師數量的合理化理由,因為那是個人權益的問題.
    就像是很多國考改規則與考科往往引來抱怨不斷一樣,可能讓本來可以執業的律師,變成考不到執照...
    那可是連競爭的門票都拿不到,又怎知有否一搏的機會呢?

    很多事都是有利有弊,就您提到健保的例子好了,以前開刀那往往都是天價,甚至還得送紅包,有錢人才開得起,
    現在健保如此,很多人批評,但起碼醫療大眾化了,品質有否變壞不得而知,但至少醫療疏失似乎也不常見就是了,
    顯示醫療品質或沒有因為健保的開辦而有所減損,
    那反向的來想,是不是代表著過去對醫師的待遇過於優渥了呢?難道全然沒有這樣的可能性麼?
    況且現在各行業有"公會"組織的集體制約下,您所謂削價到刀刀見骨,引致於品質低劣的情況,是不可能發生的,
    公會得以將自由競爭確保在一定的利潤基礎之上,而不是漫無目的的任由大家削價搶客.
    跟最近的假油案情況或不相同,假油案牽涉的不僅是削價競爭的結果,
    很多油品價格可是高價,但卻一樣混充廉價油品,
    換言之,那純粹就是一種詐欺的商業行為,似乎和削價導致品質低劣有相當的差距吧...

    綜言之,
    首先,也許您的想法,或自己有著親身的經驗,認為所謂的"高薪養廉"的概念是成立的,
    覺得只有保障了專業人士的薪資水平,才能夠讓他們將專業用在社會大眾身上.
    這個論調基本沒錯,但重點在於現在諸如律師或醫師的薪資水平是否合理的問題,
    合理的話,則過多的員額,才會產生削價競爭的疑慮;
    但倘若有著過於優渥的現象,則員額的增加,按理也只會衡平至常態,不致於產生削價低劣的情況吧!
    其次,看來您似乎不太相信政府國考的把關機制,終究還是認為經驗甚過一切,所以老資格的律師不怕競爭,
    但我覺得只要是能夠通過律師考試的,本身應該就具備完整的資歷,
    倘若勝訴的勝率和執業年數成正比,那有問題的,該是現行的司法制度吧?
    最後,還是再重申一下我這篇文章的初衷:
    我認為要選新進的律師或老資格的律師,那應該是個人的選擇自由,
    或許您說老律師開價20萬,新律師開價4萬,試問會找誰?
    您的結論總認為避免敗訴,貴一點沒關係,當然找老字號,牌子好,信用老...
    但我覺得若屬於勝算居大的,縱使敗訴也無傷大雅的,找便宜一點的律師又何妨?
    只要存在著這種情況的官司與尋找律師的思維,那就代表著新律師對於老律師當然有著市場上的競爭衝擊,
    故用限縮律師資格來降低競爭性,不就有著球員兼裁判之嫌了麼?
    當然,我對於律師的生態並不了解,所以說不出太多的實際情況與行話,
    所以大概就只能像您所說的,都是用理論在做一些推想,這點倒是值得改進,進一步了解的地方...
    但我只是覺得既然都是專業的技術人員,只要在一定的利潤前提下,
    有機會勝訴的話,難道他會因為收得太廉價,而沒有發揮全力而導致敗訴嗎?不可能的吧!
    似乎用收費的多寡,來端看專業人士運用專業技能的程度,好像也不怎麼對吧...

    總之,還是謝謝您!真的讓我多想了很多專技人士與一般產品之間的差別性所在!!^^

    心如石硯 於 2013/12/30 23:1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