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_IMG_DSC_0010

nEO_IMG_DSC_0001

 

上周已經提前預訂了"超人:鋼鐵英雄"的電影票,

才得以在上映的首日觀賞到這部繼黑暗騎士之後,另一部令人期待的大作.

看過這部電影後,說真的,與自己先前所預測的劇情主線相去不遠...

(參閱 http://heartinkstone.pixnet.net/blog/post/149546896 )

儘管這部戲的監製與故事腳本,皆是由克里斯多福諾蘭擔任製作,

但與黑暗騎士系列比較起來,基本上,個人認為還是沒得比,

我想,主要的原因,應該還是來自於超級英雄間的特徵差異:

蝙蝠俠乃血肉之軀,因著兒時的黑色記憶,而有著嫉惡如仇的性格,

其本身的存在,就是一個具有社會爭議性的角色.

但就超人而言,一直以來,他並不被認為是執行著自我評斷式的相對正義,

而是像一種神明般的信仰,他所象徵的,就是一種無可否定的絕對正義,

因此在角色的性格設定與討論上,著實就少了許多可茲著墨的空間,

關於這一點,想想倒也是無可改變的事實.

另外,就這部片的屬性而言,基本上還是屬於絕對的動作片,

沿襲著導演查克史奈德的風格,超大場面的激鬥畫面不少,

因此想到電影院觀賞的朋友們,建議還是直接看IMAX 3D的版本,

相信會有著最佳的視覺效果饗宴.

 

或許這部電影並沒有像看完黑暗騎士般的感動,

但其中還是有著一些相當值得探討的議題,茲將其分享於下:

 

1.代間選擇的正義:

在電影的最初,在超人誕生的克里普星中,實行著人工生殖系統,

每個新生兒在出生前,即被社會預先設定好某種特定的功能與角色,

以此決定他們的天賦,待他們出生之後,便可憑此天賦來為社會做出貢獻.

這樣的生殖系統,其實很像是柏拉圖"理想國",以及亞里斯多德"政治學"中,

所闡述的"適才適所"的正義觀,也就是讓同等之人,作同等之事.

但超人的父親不認為這樣的生殖方式是正義的,因此用自然生殖的方式,

生下了超人,認為每個小孩子要走甚麼樣的路,

應該讓他自己擁有著選擇的自由與權利.

顯然的,這是自由主義概念下的代間正義觀.

就這兩種正義觀點而論,到底哪一種比較合乎正義呢?

這當然端賴自己的正義價值觀為何而定.

就自己的觀點而言,我覺得倘若真能夠像克里普星所設定的那種生殖系統一般,

在每個新生兒出生時,便能夠預知他的天賦為何,

則賦予其天賦所能夠辦到的社會地位與任務,讓其天賦得以發揮至極限,

其實反而可能是最佳的代間正義觀.

也許,這對與居於下層天賦的新生兒有所不公,

但倘若其真的只具備了最低的天賦,要他擔任更高的職務,

豈不也是一種強人所難的情況嗎?

就像自由主義者,經常會強調該讓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的機會,

但倘若一個沒有超能力的人,想要自由選擇當超人的機會,有可能成功嗎?

換言之,作白日夢的機會是開放給你了,但你就是永遠無法達到那個層級,

這樣的選擇自由與機會,是真實的?還是虛幻的呢?不證自明吧!

當然,很能夠理解何以超人的父親要去捍衛這樣的代間自由價值觀,

因為美國夢的終極價值,其實就是服膺著自由主義的理路而行的.

(這樣的價值,相信是所有美國人所根深蒂固,無可動搖的基石,

包括諾蘭應該也無可例外吧...)

 

2.天賦的誘導觀:

當超人小時候,開始發現他有超能力,

可以聽到所有聲音,透視所有物體的時候,

第一時間,他的反應不是異常的興奮,而是無限的恐懼.

他之所以能夠克服這樣的恐懼,在於他養父母的循循誘導,

教導他如何去專注的運用這些天生的能力,才成就了後來的超人.

換言之,一個孩子的天賦如何,是天生的,但也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性優先於天賦的,是如何去運用這樣的天賦,

如何學習著去操控這些天賦,並將這些天賦,

導向於對人類有貢獻的面向.

好或壞,其實每個孩子都可以有著自己的自由選擇,

但個人認為,完全的自由選擇,並非真正的自由,

而是必須在服膺著社會共同價值之下的自由選擇,

才是立基在社會集體生活下的真自由,

就像超人父母對他成長歷程中的幾番教導,

目的都在於希望他的天賦,未來能夠為社會做出貢獻.

 

3.意志力成就英雄:

說真的,整部電影儘管不乏打鬥橋段,

而超人也是強到怎麼衝撞都不會受到絲毫損傷,

但我覺得那些都不怎麼令人感動,

而且還真令人感到有點重複性的疲勞與冗長.

就全片的橋段當中,我覺得最令自己動容的,

反而是飾演養父的凱文科斯納,為了避免超人有超能力的身分曝光,

寧願選擇自己慷慨赴義的場景,讓自己看到了一個真英雄的象徵.

我覺得,凱文科斯納所欲呈現的,是想要告訴克拉克:

有超能力並不是成為一個英雄所必備的天賦,意志力才是,

有著大而無畏,為了保護所欲保護之人,能夠從容選擇慷慨赴義的,

才是真正的英雄,這樣的英雄,需要的不是超能力,

而是無比勇氣淬煉之下的鋼鐵之心.

對照之下,沒有超能力的強納森肯特(超人養父),

選擇用生命保護摯愛的舉措,無疑的是更高乎於超人的英雄情操,

而仰仗的,便是他那勇者無懼的堅毅意志力.

(諸如超人後來在遇到同類時,超能力弱化的情況下,

也都是靠著無懼的意志力,才能夠突破重重的困境的...

多少呼應了他養父所欲傳達給他的意念)

 

4.融合與同一的種族觀:

就超人父親與反派薩德將軍的觀點差異,

也呈現出了兩種對於種族觀念的不同:

超人父親認為儘管與地球人分屬於不同的人種,

但終究雙方一定可以因相互了解而融合在一起,

這是一種大熔爐的觀念,也是另一個美國價值之所在.

(就像電影中提到對於"S"的概念來說,

露易絲說這是英語的字母"S",而超人則說那在家鄉代表著"希望",

同樣的圖騰,有著截然不同的意涵,

但這樣的意涵,卻不一定要有著絕對的單一解釋,

任一方都不必一定要對方接受自己的定義不可.

相反的,經過彼此相互的認識與了解之後,

基本上,這兩個對"S"的認知是可以相互為證的:

當人們逐漸對超人有所了解後,體認到他能夠為捍衛地球做出貢獻後,

則超人身上的"S"圖騰,自然而然也就成為地球人的一種新"希望",

而使得兩種認知有相互重合的可能...

這個過程,是自然而然發生的,其中沒有任何強迫,

而是在相互了解中所產生的趨同默契,

這才是一種族群大融爐的基本概念...)

相反的,薩德將軍則認為地球人終究不可能接受相異人種存在,

因此與其未來遭到排斥而相互為戰,

不如一開始就將其滅絕,以求一勞永逸,

這樣對克里普人本身比較好.

針對這兩種種族觀,其實只能說各有其站得住腳的立場,

就像現實中的美國一般,對自己美國內部而言,

用的顯然是大熔爐的種族觀,希望境內所有族群相互融合;

但對美國之外的他國人而言,實際的作為,似乎又像是薩德將軍那般,

只要非我族類,抑或是對我族(美國)造成威脅的,

就會不惜一切的進行摧毀性的戰爭...不是嗎?

也就因為這樣,我才會說,哪一種種族觀比較正確,

實在也難說得準阿,就看自己是站在甚麼樣的利益價值下思考而已.

 

5.信任,才是溝通的橋梁:

記得有一幕超人在思考是否向政府自首自己就是外星人的時候,

他到了教堂找神父告解,神父明白的告訴他:

這就像信仰一般,有了信任,才有可能有相互了解的可能.

衝著這句話,超人於是選擇向政府自首...

說實在,我覺得這並不符合賽局理論中的囚徒困境立論:

當面對威脅的時候,要互信是不可能的,

縱使是在重複賽局下建立起信任,

但最後一次也絕對有著背叛的絕對誘因...

面對威脅的當下,選擇背叛而不合作,才是人性之所在.

這也正是為何劇中美國軍方,

總是無法相信超人是與他們站在一起的原因,

或是出於對未知事物的恐懼,抑或是上述之人性使然,

一直到電影的結尾處,還是免不了希望能夠掌控超人的行蹤,

也許...人只有在能夠掌控全盤的情況下,才有安全感吧!

(當然,超人擁有打不死的超能力,

完全可以跳脫出賽局理論下所分析的人性黑暗,

因此他選擇信任地球人,說實在對他也毫無損失,

才會抱持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吧!

倘若要不是他擁有不怕對手背叛超能力,

我想最終可能被地球人給出賣了都不自知吧!)

 

最後阿,還是不免給這種美國英雄主義式的電影,來一個小抱怨:

在電影的結尾處,美國軍方問超人:

我們如何能夠信任你不會對美國不利?

結果,超人回應:我生在堪薩斯州,一直生活在這裡,

這裡就是我的家,我怎麼可能傷害自己的家園呢?

恩...這樣的回答,顯然又是美國的一種自high心態作祟,

究竟超人是美國的超人呢?還是世界的超人阿?

顯然這部電影,還是沒有走出典型美國主義的色彩.

我倒建議,不妨讓超人在成長過程中,

讓他到世界各地皆有過短暫生活,模糊他的國家認同觀,

讓他可以從美國的超人,成為捍衛地球的世界超人,

那才是實現終極正義的真正救世主吧!

 

nEO_IMG_DSC_0008

(PS:一開始不懂為何找個相貌挺普通的演員來飾演超人,

但後來在劇中超人不時有著怒吼的橋段中,

才發現,亨利卡維爾發狂吼叫的模樣,還真是Man極了...)

 

by-nc-nd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 , , , , , , , , , , , , , ,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