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典禮紀實_25.jpg  

過了七月,八月正式升格為博四了(唉...真希望是另一個"士"),
儘管順利通過資格考的試煉,但總感覺距離畢業的路途還是頗遙遠的,
不過,至少未來的時間都比較得以自由運用了,
不用再被資格考的封建制度給侷限,其間的差異性還是很大的.

談談新年度的新希望,
自從經過婚宴的洗禮後,
或許我真的算是個善變的人吧!
現今制式的論文寫作似乎已經開始引不起我的興趣了,
畢竟寫來寫去,說穿了只是紙上談兵,
也不過就是炒炒冷飯,好像也沒有甚麼新意.
與我真正想要的社會關懷實在相差太多了.....
是故,取而代之的,是希冀成為一個專業的攝影師,
此舉非但能夠與既有的社會關懷理想相互結合,
(可以憑著最真實的寫真來記錄社會的各個角落)
也能在行動當中獲得愉悅的感受,
當然,這是在婚禮過程中接觸攝影師而起的想法.
想想,攝影師的工作,都是在每對客人一生中最高興的時刻,
佔有最重要的角色,其工作本身就是在分享他人的喜悅,
這樣的工作真是世間少有阿....(當然,前提要有case)

會有這樣的突發奇想,自然也是有原因的,
那便是姐姐下次回國準備送一台單眼數位相機,作為我的結婚禮物,
是故,有了設備之後,相信只要再精進一己的攝影技術,
假以時日,應該便能成為大師了吧!!
屆時,如果有記者知道這個訊息,
不知道會用[博士生築夢踏實 棄學術改玩攝影 闖出一片天]當標題,
還是會以[博士生失業沒頭路 迫以業餘拍照餬口]的報導角度來看待這事呢?
我想答案應該是後者吧,因為這裡是台灣............到處都是酸民..............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