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的辛酸_1.jpg  

這幾天心情相當不錯,因為有篇論文投稿被錄用了,
雖然不是甚麼太了不起的期刊,但也足夠讓自己感到振奮了.
或許是自己在學術的領域上有那麼點自負吧!
先前一再的因著領域不合而被退稿的經歷,
要說自己的自尊心沒有受損,那還真是騙人的,
還好來了這場及時雨,
讓我對於投稿一事又重新燃起了熱情與興趣.

當然囉!被接受刊登之後的瑣事才累人,
光是改論文格式,就已經整整讓自己爆肝了兩天以上,
總是不解何以格式對於學術界那麼重要,
畢竟自己總覺得內容才是根本,
形於外的格式應該儘可能的簡化才是,
徒然的以格式來冷卻了大家研究的熱情,
那又有何意義呢?
當然囉!那些學界大老或許有著不同的想法,
則我們這些小咖人物也只能夠追隨囉!!

猶記得先前與學長的聚餐中,提到投稿的事宜,
想不到學長居然說:
那有甚麼外審,都是人情請託居多,
打通電話過去,找人喬一下就可以刊登了.
聽到這裡,其實自己有那麼點灰心,
畢竟自己都是循著各期刊的要求,
從字數刪減,文獻格式,論文格式....一步步的下苦功修正投稿的,
但原來有關係的人並不是這樣搞的.....>.<
當然,學長自然是好意,目的在於希冀提拔我們這些學弟妹,
有這樣的關係可以運用自然很好,
但也著實讓人感慨,
曾以為學術界是個清流之域,
想不到原來也儼然反映著真實社會中的現實:
講人情,注重關係,對大咖的唯唯諾諾..............
其實跟現實社會的爾虞我詐,並沒有甚麼兩樣,
想想這樣也好,提早讓自己體悟到社會的黑暗面,
才不致於像不食人間煙火一般,
永遠長不大,永遠像個溫室中的花朵.

繼而,由投稿中想到了畢業門檻的蝴蝶效應,
在先前大家大鳴大放的在探討政經所博班的畢業門檻之際,
當時大致都已經閱覽過各相關系所的畢業門檻,
以台大作為比較
(當然,成大與台大尚有一定差距,但還不至於是XX比雞腿啦!)
台大並沒有要求所謂期刊發表的篇數,
換言之,其認為論文發表乃博士生本來就應該主動去做的,
而其反映出來的潛在結果,
是博士生相對會比較敢去嘗試投一些評等高的期刊(如TSSCI),
因為那些嘗試就算沒有成功,也不至於影響其畢業時程.
但就成大而言,規定發表幾篇外審期刊,有個畢業門檻擺在那裡,
反映出來的結果,就是學生皆會冀望先達到此門檻再說其他,
故泰半會趨向於投一些評等較低,相對容易刊上的期刊,
畢竟外審一篇稿件,往往就必須耗上三個月左右,
而大家根本就沒有太多的時間去賭這樣的或然率,
倘若三個月審查後被退稿,那豈不是就浪費了那三個月.
加上規定學生自身必須是第一作者,
這更是限縮了教授與學生共同合作的機會,
對於教授而言,某種程度上也是一種傷害,不是嗎?

所以說,在擬定一項制度之前,
似乎都要更為周全的考量到其背後所可能帶來的正反效益,
而在人情充斥的學術圈,正正經經的搞高門檻的制度,
無異於是死路一條,也無怪乎反映在逐年沒落的招生名額上,
畢竟叫人花費寶貴的歲月,打一場沒把握打贏的仗,有誰願意呢?

不過,從這裡也著實讓我實證了所謂"新制度論"的內涵,
原來制度的擬定,
還真的能夠促使得其下的行為者,
作出截然不同的理性選擇,
而其目的,只在於合乎制度本身的需求
呵呵.........這也算是一種人文學科難得的實證經驗吧!!...^.^
也期許自己那些已投稿,還尚在流浪階段的論文們,
都能趕緊傳來好的消息阿.......^^

PS:在此也感謝叔叔幫我修正了英文摘要,
著實省了一筆可觀的潤稿費.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