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自己的政治立場,從小在黨外運動的耳濡目染下,
對於當時身為反對陣營的民進黨多所鍾情,
他們的「反骨精神」無疑是我所崇敬的。
當然,而後在阿扁由平民轉變為貴族形象後,
再看看民進黨內對該事件的鄉愿,
漸漸的失去了當初的支持熱忱,
而第一次將選票投給了國民黨,也就是現在的馬總統。
不過,在馬總統上任之後,又令我逐漸的感到失望。

失望的理由,並不是現今的經濟不景氣,
畢竟這是全球性的問題,台灣自無法自外於該世界體系,
故經濟呈現衰退或無可避免。
然而,我所在意的是一個「國格」的問題。
每每看著總統在中外記者會、抑或接受國外媒體專訪的時候,
皆直接跳過翻譯,以極其流利的英語跟記者或外賓直接應對的畫面,
我心中所感受到的,並不是對於總統具有國際化的讚嘆,
而是感嘆自降國格的悲哀。

若有看過電影「雙面翻譯」的朋友,就能夠了解其中的緣由:
在諸如聯合國等大型會議的正式國際官方場合,
身為部長或元首的身分,其發言與演說必然要使用自己國家的語言,
以顯現出平等互惠與對多元價值的尊重,
同時也是對於自我文化的一種肯定。
讓我們看看彼岸的中國,每每看到胡錦濤會見各國重要官員之時,
你可曾看過他直接用外文與他國來賓對話嗎?沒有吧!
難道胡錦濤無法說一口流利英文嗎?我想不是吧!
這只是最基本的國際禮儀,以及表現出一種國與國之間的對等關係。
或許很多人不認為這有甚麼大不了的,但就國際禮儀而論,
這恐是嚴重失格的行為。

基此,在此呼籲馬總統,
喜歡英文、甚或讓女兒當美國人皆是個人私領域的偏好選擇,
但切莫用這樣的標準來治理國家,
您大可在私下同女兒或外國友人暢談英語會話,
但站在正式的國家場合中,請拿出總統的高度,
用自己國家的語言作為溝通工具較為適宜。
又如同國考加考英文的做法相仿,
試問基層的公務人員在平日的業務當中用到英文的機會有多少?
這樣的規定是否違反比例原則,
除非台灣已然將英文列為官方語言,則加考尚有其正當性。
僅僅希冀以「國際化」的理由來掩飾個人的媚外偏好,
說服力顯然是相當薄弱的。

綜言之,看著近日總統接受國外訪談的畫面,
直是讓人有一種錯亂的感覺,
到底您是我們台灣的總統呢?還是美國的智庫阿?
怎麼感覺您好像是幕僚在做簡報一樣呢?
當然,這重點在於個人的心態問題,
如果您是認為翻譯英文沒比您好,
則直接溝通雖有失身分,但或尚情有可原。
但倘若您的心態是認為用英文溝通可表現出一種較為高尚的魅力,
則台灣有您統治的一天,都將擺脫不出強國附庸的格局。

最後,引用過去的一位教授曾經說過的話:
語言本身只是一種溝通工具,本身並無優劣之分,
要知道,美國的乞丐也講英文,他有比我們高尚嗎?

英文固然重要,畢竟它是讓我們同世界溝通的最有利能力,
然而,是不是應該讓英文回歸其原有的功能性,
而不是成為一個假象的階級分野工具呢?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