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個週末回家,兩天沒瀏覽新聞時事,
沒想到一來就來個大頭條—豬流感正在全球蔓延中,
迄今全球已經有一百餘人死亡,恐怖程度不下於當年的SARS!
這事件給我個人的啟發不在於表象的傳染病解決之道,
而是在於當代的一個根本問題—
在人類自以為掌握科學技術的當下,
為何還有那麼多環境與疾病的問題無法及時防範或解決呢?
不僅如此,每一次的災難事件似乎有越來越難以遏止的跡象,Why?

依個人的觀點,可粗略的將原因分為「存心之過」與「無心之過」兩種:

1.存心之過—經濟利益極大化下的算計
這或許是個還沒有發生過的危機想像,但顯然已經在許多電影中重複的
出現過:(1)OO7之明日帝國:媒體大亨為了製造獨家新聞而進行兇殺案;
(2)燕尾服:為了壟斷水資源而養了大量水蛭;(3)OO7之量子危機:為了
獨霸沙漠中的水資源而隱藏水源……諸多電影皆顯示出一個共同的議題:
在資本家經濟利益極大化的思維下,在未來,是否有可能先行研發出某種
病毒與解藥,繼而將病毒釋出,來達至藥品壟斷獨賣的龐大利潤。這並非
只是庸人的狂想,而是真有可能在未來出現的人造危機。

2.無心之過—科技廢棄物的汙染危機
在今日生物科技正夯的時代,基因的解構,讓人類彷彿已經可以隨心所欲
的進行各式各樣的演化實驗;而確實地,多樣化的試驗正在世界每一個角
落中進行著—小至實驗室的研究,大至國防生化武器的研發。只不過,在
這麼多生化重組的過程中,似乎很少有人會去質疑那些研究過後的廢棄物
質,究竟是如何處理掉的呢?是否有完全的銷毀機制能全然不汙染環境呢
?誠如電影「危機總動員」一般,當初正是因著生化武器的研究,病毒潛
藏於猴子身體中,最終蔓延開來而不可收拾。相仿的情況難道不可能在現
實生活中上演嗎?

基此,個人認為儘管在今天科技發達的時代,
在面對澔大自然界變遷的同時,還是應該抱持著一份謙卑的心態。
換言之,諸如複製人的實驗其實也沒甚麼了不起,
相信在未來的三、五年之間,複製人的成功應該不成問題;
但根本的重點一直都不是在這複製過程成功與否的本身,
真正要思考的是:
當複製人這個實體產出之後,它究竟應該以何種角色納入自然界呢?
要知道,科學家或許能取代大自然造物的功能,
但更替不了的,是大自然對於物種和諧關係的巧妙稟賦安排!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