訊息聯播

蔣富強皮膚專科診所ICON.jpg

 

最近從電影版看到「魯冰花」又要重拍了,
不禁又讓我想起這部我最愛的電影,
儘管看過不下數十次的第四台重播,
但還是看一次哭一次,
我想,那一份莫名的悲傷、以及對階級社會的感慨,
這一輩子都無法忘懷,
而這或也是我希冀投身社會運動的初衷。
不錯,就是那句話,那句永存於我心深處的話—
「有錢人的小孩,好像甚麼都比較會」。

當一個社會的象徵體系逐漸成型之後,
階級社會也就儼然的到來了,
而社會的型態也將來公平與正義越來越遠了。
就拿學歷來說好了,
窮苦人家辛辛苦苦的獲得一個不錯的學位,
最終可能因著沒有社會人脈而無法獲得相應的職務;
相對的,富裕人家輕輕鬆鬆的花個數百萬,
要搞個國外大學的EMBA學歷是多麼容易阿,
再輔以人脈與錢脈的相輔相成,
雖天賦遠不如窮苦人家,但最終結果卻遠勝於斯。
這或許也是階級逐漸形成世襲的根本原因所在。
但這真的公平嗎?
未必見得,其根本原因在於財富累積的方式:
當然,如果其財富累積係祖先世世代代辛苦耕耘而來,
或可說是祖上有德的庇祐,此類型的爭議不大。
但事實上,今天多少富貴人家的財富累積方式,
要麼搞內線交易,坑殺小股民的錢財,最終債留全民,
要麼攀附權貴,政商交相賊,相互穩固各自利益,
仰仗這種模式致富的,在台灣上流階層中可是大有人在,
但從來不見相關單位有任何查察的意願與行動,
這才是台灣邁向階級社會所令人感到不滿的癥結所在。
畢竟,用不義之財構築的階級架構,能讓人信服麼?

再則,我們國家對於幼兒培育所做的努力實在太有限了,
儘管我們已經是自由民主的國家,
但誠如印度籍經濟學家沈恩所言:
在基本生活匱乏的前提下,談論自由是沒有意義的。
當然,每個個人都可以是自由的,
但當我們三餐都成問題的情況下,
被迫去出賣勞力而維持生活的情況下,自由是空泛的。
誠如馬克斯所言:
我們有十足的自由選擇不同的老闆進行工作,
但可惜的是,我們沒有自由選擇不工作。
顯示出人們根本無法從出賣勞力的架構中跳脫出來,何來自由可言?
就像魯冰花中的古茶妹一樣,儘管有畫圖的天份,
但卻為了幫忙家中農事,而選擇放棄繼續學畫的機會,
這對一個存有天賦的小孩子,公平嗎?
當然,我們每天都在面對競爭,
但當競爭的條件是立基在階級而非能力的情況下,
這個社會豈不是相當悲哀嗎?
就像古阿明跟林志鴻在競爭學校的畫圖代表權時,
林志鴻的勝出顯然是基於鄉長之子的身分,
而非其畫圖功力勝過古阿明,
這樣的社會,會是大家所想要的嗎?
基此,爭論藍綠都是枉然,因為兩黨代表的都是權貴階層,
如何讓台灣避免邁入階級社會,才應該是現下的當務之急。

每每想起魯冰花,
還是不免憶起我最愛的那首歌—
夜夜想起媽媽的話,閃閃的淚光魯冰花。
聽到這首歌,總是想起媽媽的辛勞,
以及已逝去外婆生前的辛酸。
想到這裡,眼淚又不自覺的落了下來~~

 

心如石硯的CC創用3.jpg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eigodzilla
  • 貧富差距...真的是天生就有差距~~
  • 的確,但我覺得台灣現階段針對貧富差距的問題,
    是在於位居富人的一端,他們所累積財富的模式,多半都是不符合公義的:
    諸如黑心商品一堆,官商勾結,炒地皮,內線交易等不義之財...
    這才是社會大眾所在意的焦點所在.

    倘若貧富差距下的富人也都是苦幹實幹而累積財富所得,
    我想大家就不會有那麼大的怨念存在吧!!

    心如石硯 於 2014/07/07 11:2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