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午的電視新聞又看到了一場鬧劇,
三個議員學蜘蛛人爬上景福門的城門樓,
大落落的把景福門上的國民黨徽給塗掉,
說是在保護古蹟,免於落入一黨獨大的陰霾。

對此,我的觀點是:
同樣的行為,在不同的時代下,顯然有著不同意義的詮釋。
在早先的國民黨威權獨大時期,
諸此的反體制衝撞行為是訴求民主改革背後的原動力,
又或像扯掉威權政黨議員的假髮者也可能被拱為英雄,
截因在於當初社會氛圍對威權統治的普遍不滿,
在既有法律體制無法獲得相應救濟的情況下,
故默許了這樣的脫序行為的合理性。
然而,在現今法治與行政體系已趨完備的社會中,
顯然地,我們所需要的是強調理性論辯的「議士」,
而不是漫無章法、一昧希冀衝撞體制的「烈士」,
在相關訴願或陳情途徑都尚未嘗試之前,
就貿然的上演誇張的脫序戲碼,
能夠博得社會多少好評,實在相當質疑。

就這個事件本身而論,到底是要「做事」或「作秀」的心態相當清楚:
如果是做事的態度,若認為市政府此舉有違反相關法規之處,
應該循正常行政程序提出異議,並責陳相關單位來裁量之,
這樣顯然是得不到任何媒體的注意,但事情卻能夠真正的獲得解決。
而如果是作秀的態度,自然地直接爬上標的物是最佳的選擇了,
不但可以吸引鎂光燈的焦點,也讓自己獲得了絕佳的免費宣傳,
但事情呢?爬上去就解決了嗎?恐怕不然吧!

最後,還是要重複強調的是:
在昇平的年代中,國家社會需要的是「議士」,而不是「烈士」。
是故,不要再作秀了!!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