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記得小時候到美國遊玩時,
由於叔叔們住在黑人居多的芝加哥,
所以經常在街上看到黑人,
不止是我們小孩子,連爸爸他們在街上看到黑人都毛毛的,
(畢竟在台灣沒有見過甚麼黑人,這無關種族歧視...)
當時叔叔們就曾說:雖然黑人在美國的比例只佔少數,
但不久的將來,可能就會出現黑人總統.
果不其然,現在美國正是由非洲裔的黑人總統歐巴馬執政.
黑人現階段在美國也還不是最大的族群,
但大多數的人民卻用選票給了黑人擔任總統的機會,
證明了一個國家獨立的目的,並不在於讓最大族群當家作主,
而取決於獨立後能夠在國際上抵禦外來的不公義.

台灣獨立運動也有四,五十年的歷史了吧!
因著早年被外來政權迫害的歷史記憶,
使得台灣獨立運動每每皆與驅逐外來政權相互掛勾,
最終演變成今日藍綠對抗的爭執點.
也讓台灣獨立運動無法成為島內的集體共識,
只能淪為少數偏執團體的自我理想,甚是可惜!
倘若我們能夠認清:
獨立的目的,並不在於讓所謂血緣上的"台灣人"當政,
而是在於台灣能夠真正的擁有完整的外交權限,
讓我們能夠理直氣壯的向世界訴求不公義的對待,
我想,這才應該是我們欲訴求獨立的真正目標.

看到台灣跆拳道選手楊淑君在亞運遭到不公平的對待,
又看到中國媒體在記者會時對台灣代表隊名稱的揶揄,
才又讓我重新想起了"台灣獨立"的議題,
(想不到現在台灣的體委會居然只會要選手忍痛吞下委屈,
這算是甚麼國家,充其量只是個經濟體而已,
無怪乎現在的政府老是被批有失國格)
如果台灣獨立了,
我們可以堂而皇之的以"台灣隊"參與各種競賽,
可以公開的以"國家"的名義,對於不公平的判決進行相應的合理報復,
又如果台灣獨立了,
那些落跑於海外的罪犯,也可以正式的循著司法互助的管道,
一一的引渡回台,一個都別想跑掉,以維護台灣司法的公正性....

確實,如果台灣得以獨立,
對於台灣成為正常國家確實是有相當的助益,
然而,這獨立道路最大的絆腳石,
卻是那些支持台灣獨立相關社團的自我偏執,
因著他們對於所謂外省人的敵我意識,
因著他們認為台灣人應該當家作主的心態,
終究讓台灣獨立成為永不可能實現的南柯一夢.....

所以囉!要台灣獨立麼?
"欲練神功,必先自宮"
先放下那種身為台灣人的自我偏執吧!!^^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