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全民調與黨員投票的爭議僵持不下之際,
民進黨最終搞出了一個"提名委員會制",
由黨主席與七至九位"社會賢達"人士組成委員會,
由委員會擬出不分區立委名單,
最終再由中執會三分之二通過.
當然,要說中執會三分之二通過正是民主的程序,
但那多半只不過是徒具民主之名的橡皮圖章,
大家喬一喬而已,
最重要的在於這個委員會的機制,
說起來實在是既可笑又無厘頭,
也根本違反了政黨政治的原則.

這不禁讓我想起了一些日常生活中的大小事,
有時候,當自己感到人言危輕的時候,
總覺得自己的意見可能不會被採納,
就會假言一些較有權勢的人,
來說出自己的想法.
在歷史上,這樣的案例不勝枚舉,
記得之前一位學弟研究管子的政治思想,
他就曾告訴我,管子一書其實很多都不是管仲所寫,
而是後人為了讓自己的立論更加有力的說服人,
於是借用管子之名,以讓自己的想法能夠名留青史.
想不到幾千年前的技倆,現在民進黨居然又拿來用了.

試想:如果今天蔡英文主席沒有被爆出18%的爭議,
今天需要搞個甚麼社會賢達共同參與提名嗎?
也許由主席敲定或黨員與民調並行就可以過關,
但正是因為18%爭議無法止血,
蔡主席在黨內領導權威受到挑戰,
所以才需要藉由社會賢達在社會中的高度,
藉以鞏固自己的領導威信.
但重點在於:台灣還有甚麼社會賢達嗎?
找學術界,教授多半有鮮明的政治立場,
找企業界,難道不怕選出來都是財團立委嗎?
找社會界,真的要開始搞階級對立了嗎?
找宗教界,最好大家都是念阿彌陀佛嗎?
到底社會賢達的定義是啥?
還是主席認為某人是賢達就是賢達,
主要懂得奉行主席的意志就行.
這根本大大違反的政黨參與政治的初衷,
如果真的社會賢達就可以決定一切,
乾脆台灣也不用搞民主政治了,
用以賢傳賢的禪讓政治算了.

要知道,其實不分區立委與區域立委最大的差異,
在於不分區立委必須能夠代表黨的立場,
能夠切切實實的為黨的理念做把關,
所以,完全不由黨員參與人選的選拔,
本來就是很奇怪的事情,
或許人頭黨員是個積習難改的弊病,
但那終究只是技術面的問題,
民進黨更應該思考的是,
為何在黨員參與下所選出的不分區名單,
會與民意的期待存在著落差呢?
是不是根本整個黨的走向就不甚符合現今的民意呢?
否則如果黨意與民意相符,
何需懼怕黨員投票下的初選機制,
會選出不符合民眾期待的人選呢?
值得深思再三.

當然,既然這個社會賢達提名機制已定,
我倒是很期待看看這些社會賢達究竟是哪些人,
也很期待看到他們,
提出一份聖人級的不分區名單,
大家就拭目以待吧!!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