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終於"又有死刑犯被槍決了,真是大快人心,
有時候也不知道法務部心理是怎麼想的,
不是還有40個死刑犯嗎?為何不一次解決,
也省得執行一次被關注一次的麻煩,
畢竟依法行政,何懼之有?

於此同時,廢死聯盟這次的動作明顯虛了很多,
大概已經認知道光憑著慈悲的訴求已然無力回天,
但請勿拿那些殺人犯,來與江國慶冤案相比好嗎?
簡直是大便比雞腿,套網友的話來說,
江國慶若地下有知,肯定也會氣得跳腳的.
當然,某種程度而言,我是很同情廢死聯盟的,
畢竟為了一個可能畢生都無法實現的理想而奮鬥,
那種滋味是很難為外人道的,
(就像自己的理想,
是成立台灣有競逐執政實力的左派政黨一般,
也許是那麼遙不可及,但始終都不會想放棄,這才是理想阿...
然而,理想無法實現,首先應該反躬自省,
反省自己到底是哪些論點無法讓人接受,
而不是馬上就給那些反對者扣上愚昧無知,義和團的帽子,
絲毫不知自我檢討....)
但我比較不能接受的是,廢死聯盟的做法,
並不是用"道理"與"論辯"來服人,
而是希冀用權威式的方式,來迫使大眾接受他們的理念,
從最早拿著聯合國的兩項人權公約,
要台灣政府必須遵守這份公約,
(好笑的是台灣又不是聯合國的會員國,
是聯合國不讓我們加入,那又把我們的人權擺在哪裡?
擺明了聯合國也不過是列強競爭下的產物而已,
還真把它當甚麼真理阿...笑死人了....)
之後又說馬總統承諾朝廢死方向進行司改,
又企圖拿總統的威信來壓法務部,
其後眼看大勢已去,就趕緊開始改成大法官釋憲一途,
期盼用憲法來封住大眾企盼執行死刑的悠悠之口,
最後氣力放盡,
甚至連執行死刑可能影響歐盟給我們申根簽證的論點都拿出來了.
(一輩子也去不了幾次歐洲,況若執行死刑去歐洲就要取消免簽證,
老子寧可多花幾千元簽證,也不願意看該死的死刑犯賴活著)
5盞燭光,5片黑紗,代表著他們昨日靜默的心情,
其實我倒是建議可以多五副棺材,幫幫死刑犯家屬辦後事會比較實際.

有時候,我覺得支持廢死的人應該要想想為什麼要有死刑,
某種程度而言,他就跟政府一樣,是一種必要之惡,
是一種為了維持秩序所必須存在的必要之惡,
社會秩序是一種演進的過程,沒有太多的道理可循,
只知道維繫著這份社會秩序,則社會便可正常的持續運作.
就拿選舉來說好了,每每選舉完後,大家的第一反應往往是:
阿....怎麼這種人也當選了....
阿....某某不是在開賭場的嗎?怎麼會當選議員阿.....
選舉的結果固然不如人意,但我們難道就能夠摒棄選舉,
而改採原始的以力服人嗎?(誰打贏誰就當選...)
死刑亦乎如此,殺人當然不好,
不論是殺無辜者或死刑犯都一樣不好,
但在沒有比死刑更能夠威嚇人民去從事重型犯罪之前,
它絕對還是有其存在的必要與價值,
儘管可能有冤獄,儘管違反了某些人的宗教認知,
但這就是必要之惡,沒甚麼太多裁量的空間.
(別再提甚麼廢死會降低犯罪率的甚麼鳥報告了....
因為國別國情根本就不同,有任何參考的價值嗎?
最簡單的例子,一個在台灣可能因缺錢而搶劫的人,
倘若他是生活在社會福利最佳的北歐國家,
也許福利金就夠他舒適生活了,還搶個屁阿....
這樣想想,就可以知道硬把國外數據套用到世界各國,
是多麼的荒謬阿....)

廢死聯盟們,請捫心自問,
現在科學鑑識已經很發達,司法程序也不再見容於黑箱,
倘若今天冤獄的可能性已經比死刑犯逃獄出來再犯的機率還低,
您們難道還支持廢死嗎?
如果不是,那我肯定您們,
因為您們可能真是出於杜絕冤獄的發生,
如果依舊支持廢死,那我只能同情您們,
因為您們只是陷入了一種宗教式的慈悲迷思,
而忘卻了這不是理想中的天國,這是現實中的社會,
社會,為了維繫秩序之故,永遠都有必要之惡,
畢竟當社會失了序,也遑論其他了....

當然,千萬也不要忘記:
對你們而言,原諒一個毫無相干的死刑犯,
可以說得雲淡風輕,因為無關利害,
但對受害者家屬而言,
死刑犯活著對他們而言,卻是一輩子的傷痛,
只要死刑犯伏法能夠讓受害者家屬有一絲絲的安慰,
這一槍,還是得開下去阿..........

曾部長加油,期待40死刑犯通通趴下去的一天....

wrote by yen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