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宜樺學者從政 仕途三級跳-民視新聞

 

總統府高層深夜的一紙新聞稿,匆匆決定了新任閣揆的人事更動,

或許確實有那麼點兒戲,也難免令人有更多的政治聯想.

但既然人事案已經底定,其實大家也不妨對新閣揆有些新的期許,會比較實際點.

 

新閣揆江宜樺院長是政治系的科班出身,

記得以前碩士班的時候,老師曾經勉勵我們:

人阿,讀甚麼都好,但重要的是要把讀的那個領域搞到精通,那就可以成為專家.

當時老師舉他一個學弟的例子,說著他在高中的時候,就立志要念政治哲學,

最終果然考上台大政治系,現在則是政治哲學的大師.

他口中的這位"大師",正是今天的江宜樺院長.

對於同是鍾愛政治哲學的自己而言,對於他的期許也就更高了.

 

當然,有很多人對這樣的人事案提出質疑:

認為現在國家不是要拼經濟麼?找個政治哲學背景的閣揆要做甚麼,

加上其他各部會人事案,大多也非財經背景出身,

更令人對於新內閣的前途,感到相當的憂慮.

我覺得呢...專才自然有專才的優點,

但專才更大的缺點,便在於往往深陷在自己專業的領域而無法自拔.

舉些最簡單的例子,便可知曉:

近來在閱讀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Joseph E. Stiglitz)的著作

"不公平的代價:破解階級對立的金權結構"(The Price of Inequality)中,

便提到經濟學家往往只注重到解決經濟面向的問題:

如全球化能夠在比較利益的情況下,誘發出最大的生產效率...

國家降稅的政策得以吸引國際資本的流入,以利於當地建設...

然而,他們往往沒有考量到來自於其他面向的流弊:

如全球化雖然提高了生產效率與節約了成本,

但卻無視於其所帶來產業流出國家的失業率所衍生的社會成本.

又或降稅確實讓資本流入,但流入並非用於當地的軟硬體建設,

而是進入了金融體系的投機遊戲中,反導致金融體制的不穩定...

所以說,或許國家當前的問題在於經濟,

但經濟問題卻存在著多面向的盤根錯節,

若單憑所謂的經濟專才,往往可能出現顧此失彼的窘況.

這就好像我經常覺得,台灣的奸商之所以越來越多,

泰半與近十幾年來EMBA課程的熱門脫不了關係,

畢竟當商人們彼此相互切磋成"精"之後,

往往也就從投資轉變為投機的思維了...

 

基此,我覺得江院長所提出的"通才觀點"挺好的,

倘若真能站在更高的角度去思維國家根本的難題,

並且用哲學本於人類關懷的角度去關照社會,

相信應該會有更不一樣的嶄新氣象才是.

當然,這是我的期許,

本著的,不只是基於一個同為政治人的鼓勵,

更多的,是來自一個小小國民殷切的懇望...

 

by-nc-nd  

, , , , , , , ,

心如石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